59. 吸血鬼血魔不兩立
 
「你!?」我疑惑的說。
 
犀牛記淡然說道:「你感覺下我呢家嘅『血脈之力』水平。」
 
我集中注意力,小心翼翼的感受他的血脈氣息。
 
「第四……唔係……第五代?」
 




犀牛記無奈一笑,「係,我為咗得到情報同埋呢一把朗基努斯槍,付出咗我接近八成血脈之力。」
 
犀牛記在上一次黃大仙住處被埋伏後,就前往萬事樓,用自己七成半的血脈之力換取了能夠擊殺第二代血魔的「朗基努斯槍(仿制槍尖)」和第二代血魔位置情報。
 
他續說:「……而且我實力將會永久停留係呢個地步,不得吋進。」
 
「值得咩?」
 
他堅定的說:「值得……我要為教父報仇!!」
 




對犀牛記來說,教父就像他的父親,假若當初沒有教父教授他傳說生物的知識,也許他就早栽在光明組織或是其他傳說生物手中。
 
「我明白啦……」我還不是太相信他的說話,不過不要緊,要是他有甚麼歪主意,我定必要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咁佢……第二代血魔係邊?」
 
犀牛記望向大元邨街市,指著熟食平台。
 
「佢就係上面。」
 




犀牛記拿著仿制的朗基努斯槍槍尖,往熟食平台走去,而我則跟在他身後。
 
熟食平台。
 
剛踏入平台,我就感覺到很微弱的傳說生物反應,應該就是第二代血魔?
 
一股血的鐵腥氣味撲鼻而來,遠方一個倩影步出。
 

 
「係女人嚟嘅?」我驚訝的說。
 
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第二代血魔竟然會是女的。
 
她波濤洶湧,每踏一步都會引來胸前起伏不停的躍動,啡紅長髮及腰,臀部翹起,穿著一身火辣的鮮紅包臀連身裙,還要是齊陰長度,配上一對血紅色的高跟鞋,姿態極為妖艷,害我下體不爭氣的硬了。




 
「就係你!我就算死都唔會忘記你!!」犀牛記怒吼。
 
幹嗎他突然說出一句準備領便當的對白,難道他想幹甚麼傻事嗎?
 
血魔媚笑道:「呢個世界大把男人唔可以忘記我,多你一個唔多,少你一個唔少。」
 
「我要殺咗你!」
 
犀牛記一步踏出,手上槍尖發出幽暗紅光,紅光中洩漏出一點危險的味道。
 
血魔自恃實力高強,沒有閃避。
 
犀牛記一聲冷笑,速度突然加快十倍,比我獸化時的飛行速度還要快上丁點。
 




血魔感覺到犀牛記手上武器有些古怪,馬上急身退去,腳下一對「斗零踭」無阻她的步法,她行雲流水的退到十多米外。
 
犀牛記一擊落空,再接再厲,腳下踏個碎步,立定重心後跨步而去,槍尖瞬間刺到血魔脖子,血魔在被槍尖刺中之前,噴出一口濃血,濃血遮擋了犀牛記的視線,犀牛記冷不防一口「暗血」,雙眼中了個正著。
 
黏稠血液把犀牛記的雙眼粘著,暫時失去視力,犀牛記的速度大大下降。
 
「受死啦你。」血魔平淡的說。
 
犀牛記急步停下,把朗基努斯槍(仿制槍尖)平舉,那種幽暗紅光開始變得耀眼。
 
血魔在暗紅光芒下不敢妄動,她停止前衝,自然的往後躍去,她一聲口哨,為數不下二十名第三代血魔就出現在平台上。
 
犀牛記抹去眼上血跡,「佢哋交比你。」
 
「無問題。」




 
原來犀牛記找我來的目的就是防止有人阻礙他和第二代血魔之間的比拼,我當然會賣他一個順水人情。
 
要對付二十頭血魔,就必需進入獸化狀態,我發動獸化,一息間就化作一頭長有肉翅的漆黑怪物。
 
『邊個過黎……邊個就死。』我說。
 
在我的威嚇下,仍然有三頭不識趣的血魔奔跑過來,這一次我沒有藏拙,右手成手刀狀切去,一個、兩個、三個頭顱飛到半空,拉出三條長長的血柱。
 
『仲有冇人想上?』我嘴角上揚說。
 
「我今日就要殺死你!!」犀牛記手持槍尖撲去。
 
槍尖劃過第二代血魔,把她的右臂刺出一個五元大小的洞,奇怪的是洞口沒有復原。
 




「點解!你把劍到底係乜黎?」
 
犀牛記笑說:「呢把唔係劍,而係朗基努斯槍……只要比佢刺穿過嘅傷口就唔可以係短時間之內復原,只要你身上面再拮多幾個窿,你就會失血而死。哈哈哈!!」
 
朗基努斯槍是傳說中的神器,傳說中士兵用朗基努斯槍刺穿耶穌的喉嚨,藉此來宣告他的死亡。朗基努斯槍的特殊能力是「失血」,任何生物只要被朗基努斯槍刺中而造成傷口,該傷口將會在最少二十四小時內都不會復原。
 
「哼,我最多未搵嘢包住佢,再不停吸血。」第二代血魔堅定的說。
 
第二代血魔她全身上下開始流出血液,血液包圍著整個身體,然後快速乾掉,凝結成一套血色的盔甲,把傷口蓋上。
 
犀牛記臉色變得凝重,他再次持槍攻去,有了槍尖的幫助,血魔就算有血甲在身,也不敢硬接攻擊,始終每一次攻擊都能做成不能止血的傷口,要是再被犀牛記的槍尖刺多幾槍,恐怕血魔只要解除血甲,就要馬上失血而死。
 
血魔保持守勢,她知道以犀牛記第五代吸血鬼的實力,能夠拼發出這種力量,絕對是由於他手上的短劍(槍尖),而這種外來力量始終會有耗光的時候。
 
她猜得沒有錯,朗基努斯槍(仿制槍尖)的能力有兩個,其一是被動能力「出血」,其二是主動能力「弒神」。
 
「弒神」能夠以自身生命力化作力量,直至死亡為止都能夠持續發動,副作用是所使用掉的生命力將不會復原。
 
雖然血魔的想法正確,不過正所謂久守必失,在犀牛記的猛攻下,血魔始終被刺出一個又一個的傷口,還好有血甲補上,才不至於持續失血。
 
血魔明白假若再閃閃縮縮,不一定有命堅持到犀牛記的能力耗盡,只好主動出擊。
 
「哼!」血魔冷哼一聲,長腿如鞭踢出。
 
犀牛記硬吃一踢,同時持槍就刺,以命搏命的方式在血魔的左肩上刺出一個血洞。
 
犀牛記感到喉嚨一甜,吐出一口血箭,看來他的「弒神」技能沒有加強他的抗打能力。
 
血魔哄然大笑,沒有理會身上各處的傷口。
 
「就算你係我身上面拮幾多個傷口都係無用……」
 
血甲開始廷伸,把左肩傷口包起,「只要我持續使用血甲,就唔會有失血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