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呷醋
 
我把車停泊在一旁,走到Abby身邊。
 
「Abby?」我問道。
 
Abby滿身酒氣,抬頭望著我,「Chris……?」
 
「你做乜飲咁多酒?」
 




Abby無奈笑道:「因為我……好……煩……」
 
說罷,Abby就醉昏過去。
 
我扶著Abby,免得她倒在地上。我把醉倒的Abby運上七人車後座,先把她送回住處再作打算。
 
堅尼地城,家中。
 
小美在房內大喊:「返黎啦你?」
 




「係啊。」
 
我抱著Abby,把她放到沙發上。
 
小美從她睡房內走出來,「丹……咦?佢係邊個黎嫁!?」
 
小美眼神變得厭惡。
 
「佢係我朋友,我見佢係街邊飲醉酒,未帶佢返囉。」
 




「朋友!?」
 
「係啊。」說罷,我就去了廚房,在熱水壺中拿點熱水,泡了一條熱毛巾。
 
我把熱毛巾敷在Abby的額上,她陷入昏迷之中,就像一條死屍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小美問道:「佢無咩嘢啊嘛?」
 
「無掛……我估?」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拿了一點衣物就去洗澡。
 
即熱式熱水爐就好處,就是可以省卻那煩人的等候時間。
 
我把衣物掛起,脫下身上的禮服,走入企缸之中。我扭開熱水,蒸汽瞬間就把整個浴室弄得白茫茫一片,熱水拍打在我的頭上,讓我心靈的勞累一掃而空。




 
看來我並不適合從商,簡單的一個晚會都讓我近乎耗盡心神,要是下次再有這種活動,一定要想辦法推掉。
 
「嘔……」「嘩!!!」
 
出面傳來一陣吵鬧聲,我拿起抹身布把自己包著,就衝出浴室外。
 
「發生咩事!?」
 
小美拿著地拖,「你朋友啱啱嘔到成身成地都係。」
 
「哦……咁樣渣。」
 
「啊!!!」小美尖叫。
 




「又乜嘢事?」
 
小美右手掩臉,左手指著我下方,原來纏在身上的毛巾掉下來,我赤裸的站在小美身前。
 
「對……對唔住!!」我拿起毛巾,跑回浴室內。
 
我穿上睡衣,深呼吸了幾口後才敢出去。
 
小美對我說:「你朋友嘔到成張梳化同自己都污糟曬,我要幫佢換件衫先,你返番入間房度,我叫你出黎先好出黎。」
 
「哦。」
 
我回到睡房,閉上門,開啟電腦。
 
最近我為自己開了一個Facebook帳戶,還被不少以前的同學加為朋友,看到他們完全沒有羞恥的把我加入朋友,真想問問他們一句,我們有可能會是朋友嗎?




 
他們之所以會加我為朋友,只因我把職業一欄填上「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行政總裁」,以及上載了各種土豪照片,包括我的法拉利、私人飛機、私人遊艇等等,讓他們急不及待的把我加入好友,還不斷的讚好我的照片,更有幾位女同學邀約我去吃飯,只是我還沒有心情去和他們「玩」。
 
「你可以出黎啦,我幫佢換咗衫啦。」
 
我看見小美把Abby放到一旁地上,Abby已換上了小美的衣服。
 
「我聽日叫人黎洗下張梳化。」我說。
 
「咁你朋友今晚訓邊?」小美問道。
 
「唯有訓我張床囉……」
 
「唔得!」小美緊張的說。
 




「點解?」
 
小美紅著臉說:「佢訓我張床得啦!」
 
「咁你呢?」
 
「我同佢訓就得嫁啦。」
 
「咁……」
 
「一於就咁啦。」
 
「好……無問題。」
 
我抱起地上的Abby,放到小美的床上。
 
翌日早上。
 
自從搬來了堅尼地城,我再次回到日上三竿才會上班的生活狀態,至於小美,她一早就吃過早餐,就獨自上班去。
 
在朦朧之間,我感覺到有一個人睡在我身旁,我張眼一開,原來是Abby。
 
「Abby?」
 
Abby雙手張開,伸了一個懶腰。
 
「嗯……?咦!Chris?」她驚訝的說。
 
「你做乜訓咗過黎嘅?」
 
Abby看看自己的衣服,「你……你幫我換衫嘅?」
 
我坐起身,搖頭道:「唔係,你琴晚嘔到成身都係,係我朋友幫你換嘅,放心,佢係女仔黎。」
 
「哦……你朋友呢?」
 
「佢返咗工啦。」
 
「佢係你女朋友?」
 
「唔係。」
 
Abby臉上出現一抹笑容,「哦……唔該曬你喎,係街邊執我返黎。」
 
「你做乜飲到咁醉?」
 
Abby按著頭,「無,因為屋企出咗啲事啫。」
 
「咩事?」
 
「秘密。」
 
既然她不想說,我也不勉強。
 
「想食咩?」我問道。
 
她搖頭,「唔駛啦,我返屋企食就得嫁啦。」
 
「咁我車你返去啊。」
 
「好啊……唔該你。」
 
我去浴室稍作梳洗,換了一套休閒服。
 
Abby進入浴室後,足足弄了快半小時才肯出來。
 
「唔好意思,等咗好耐啊?」
 
「唔係啊,咁我哋行囉。」
 
我們去停車場取車後,就往Abby的家出發。
 
Abby現居於太子,為甚麼她昨晚會專程來到香港島買醉呢?應該就是由於她所說的「家中出了點事」,才會使她遠離太子來到港島。
 
我們去到太子某唐樓地下。
 
「到啦,唔該曬你。」Abby說。
 
「哦,咁好啦,拜拜。」
 
我假裝駛走,其實只是轉了一條街,把車泊在一旁,然後從後跟蹤Abby,進入了那棟唐樓。
 
我放輕腳步,沒有發出半點聲響。Abby開門進入單位後,我就走到她家門外。
 
「欠債還錢……」
 
幾個大字寫在她的家門外,看來是她的家人欠債。
 
「嗯?」
 
奇怪了,為何我會感覺到傳說生物氣息?
 
一陣破風之聲從我身後而來,我憑著反射動作,右手往身後一探,接住了一把飛刀。
 
「咩嘢人?」我淡然問道。
 
一個古怪的老人家站在上方樓梯轉角位,手上還拿著幾把飛刀。
 
「快-啲-走-」老人家說。
 
一陣腐臭的氣味由老人家身上傳來,害我要用手掩蓋鼻子。
 
「你到底係乜嘢人?」我再次問道。
 
「快-啲-走-」老人家繼續說。
 
這個老頭……他不是傳說生物,不過他的身上竟然沒有半分活人氣息,他是活死人?
 
「真係好臭……」
 
我取出藏在腰間的銀劍,「到底你係乜嘢黎嫁……咁鬼臭……」
 
要戰?要逃?
 
戰又怕弄臭自己,逃又過不了自己那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