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Abby的家人
 
老頭拿著飛刀站在樓梯轉角位,身上還有蛆蟲爬出,嘔心至極。
 
這老頭明顯是想趕走我而已,否則他早就強攻過來,或許是他知道我的實力比他強太多,或者,他背後的人知道我比他強太多。
 
一定是這樣,這個老頭是被人控制的,背後那個人就是我所感應到的傳說生物。那個人知道我比他強,才會派出這個老頭來趕我走。
 
那個人一定是住在這座唐樓內,要找出來嗎?
 




「快-啲-離-開!!!」老頭怪叫一聲,手上飛刀就往我擲來。
 
我拿著銀劍,輕易的格開所有飛刀。
 
他真是他媽的臭、他媽的礙事,還是先幹掉他吧。
 
我微蹲下去,右手反手拿著銀劍,雙腳一蹬往上面躍去,銀光一閃就幫老頭的頭顱搬家了,在斬掉他頭顱的瞬間,我掉下銀劍,往上面梯級再踏幾步,以免被老頭體內的腐臭體液濺中。
 
還好我作出這個英明決定,在老頭一分為二後,從他體內噴出很多紫黑色的血液,把整條樓梯弄得臭氣沖天。
 




「嘔……」那種臭味撲鼻而來,害我當場反胃,差點就要吐出來。
 
我感覺到傳說生物氣息消失了,是突然的消失了,在我的感應下他不可能瞬間消失,難道他是擁有瞬移能力的傳說生物?
 
很可疑,整件事都很可疑。
 
我致電回上水大宅。
 
「喂?」淑盈說。
 




「淑盈,幫我接比robot。」
 
「Ok……」
 
「主人。」生物機械人說。
 
「你馬上黎呢個地址……」
 
跟生物機械人交代了我的位置,我就走上天台,集中精神感應附近的傳說生物。
 
很快,生物機械人就來到。
 
她並不是由樓梯走上來,而是直接從街外跳上來,希望她的行為並沒有驚動其他人。
 
「主人。」她說。




 
我摸摸她的頭說:「robot,幫我感應方圓一公里之內所有傳說生物反應。」
 
「指令接收。」她說。
 
她閉上雙目,張開雙手,靜止不動。
 
「主人,下面十米有傳說生物反應。」
 
「下面十米……未即係Abby住嗰度?」
 
我和生物機械人一起往樓梯下走。
 
「無曬嘅?」我驚訝的說。
 




那個老頭的屍體,以及他身上噴出來的黑血都不見了。
 
「Robot,傳說生物係邊?」
 
生物機械人右手指著Abby家門。
 
果然是在Abby家裡,我要破開她大門嗎?
 
「打開道門。」我說。
 
生物機械人走到門前,一根指頭對著門鎖,幾條很幼的鐵條就從指頭伸出,在鐵條鑽入鎖匙洞後,門鎖被輕易開啟。
 
我推開大門,走入單位內。
 
「Chris?」Abby正坐在沙發上。




 
我雙眼發出神秘的力量,把Abby催眠。
 
「你知唔知道咩嘢係傳說生物?」
 
「唔知道……」Abby雙眼變得空洞。
 
「你係唔係人類?」
 
「係……」
 
看來Abby和這件事沒有關係,不過傳說生物反應就在這個單位內傳出,那就是說還有其他人在。
 
「Robot,傳說生物係邊?」
 




「感應中……目標確定。」Robot走到一間房的門外,打開房門。
 
一個老人家睡在床上,他身體上彷彿有一屠很重的黑氣包圍,那種黑氣帶有死亡的味道。
 
「Robot,佢係乜嘢生物?」
 
「資料核對中……核對中……核對完成,佢係食屍鬼。」
 
食屍鬼,一種靠獵食屍體而生活的傳說生物,他們能夠憑著天賦技能變成鬣狗,也能透過咬傷人類使人類感染上一種活死人病毒,製造出對他們來說很美味的食物-腐臭的活死人。
 
「哦……咁即係啱啱個隻喪屍就係呢條友整出黎。」
 
我咧嘴而笑,「既然係咁,就殺咗你啦。」
 
我右手長出尖長指甲,成手刀狀往床上老頭劈去。
 
「可惡嘅吸血鬼!!」
 
老人家一手拉起棉被往我掉來,我用手刀破開棉被,棉被內的棉花四處飛落,阻礙了我的視線,老人家乘著我未能看清他的位置,撞破窗戶往窗外逃去。
 
「Robot!追住佢!」
 
「指令接收。」
 
生物機械人從窗口躍出,我緊隨其後。
 
這個老人家會否就是Abby的父親?那就是說他在生了Abby後才被上位者轉化的?不過食屍鬼一向很少會轉化人類,他們只會把人類當作是食糧。
 
那麼他是如何被食屍鬼轉化的?
 
「Robot制服佢,唔好殺佢。」
 
「知道。」
 
我們沒有理會在一旁「食花生」的行人,專心的追趕著在前方不遠的老人家。老人家一把年紀,但是跑起來不比我們二人慢,要不是整街都是行人,我真想獸化後直接飛過去抓住他。
 
老人家躍過馬路,我們正準備跟上,誰知幾個雙目無神的人擋在我們前方,把我們攔下來,他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幼,身上都傳出陣陣惡臭。
 
「係佢整出黎嘅喪屍……」
 
生物機械人望著我說:「目標逃走中……進入調道模式繼續追捕。」
 
生物機械人抓著我的手,我感覺到附近的空間出現很微弱的波動,眼前的所有喪屍都消失掉。
 
「主人,目標係前方一百米外,我哋追上去再進行調道,返番去正常頻道就可以搵到佢。」
 
雖然我不明白她在說甚麼,但是我立刻長出肉翅,抱起她飛往前方一百米。
 
「主人!目標就係我哋下面。」
 
「好!」
 
我解除獸化,我倆雙雙平安降落。
 
「調道!」生物機械人說。
 
我再次感覺到空間出現微弱波動,就像變魔術一樣,那個老人家憑空出現在我身前三米。
 
「捉到你啦!」
 
我用力一蹬,抓著他的腿。
 
生物機械人隨後趕上,一手抓在老人家的脖子,把他重重的按在地上。
 
「你……你哋……」老人家說。
 
「我有好多嘢要問你……」
 
「嘩!做乜啊你哋!」路人甲說。
 
路人乙拿出手提電話,「快啲報警啊,有人打人啊!仲要係打老人家啊!」
 
「真係煩……」
 
要不是修真少女和白衣少年不讓我殺害平民,真想一爪抓過去殺光他們。
 
我環視一周,把所有人都催眠掉。
 
「Robot,進行調道。」
 
「OK。」生物機械人說。
 
我們三人再次進入那個沒有其他生物的神秘空間。
 
沒有煩人的路人在阻三阻四,我痛快的使用獸化,右手抱著生物機械人,左手抓著老人家雙手,往上水大宅全速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