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食屍鬼的襲擊
 
我解除獸化,盡量把傳說生物氣息壓制。
 
除非剛才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天空之上,否則就不會察覺到我的存在,我就賭一把,賭沒有人察覺到我。
 
二十位第二代食屍鬼,要是我能夠逐一擊殺,還是有機會了結他們,不過只有同一時間應付兩位或以上,一定會引來其他食屍鬼的注意力,那麼到時候我就死定了。
 
還有一點,雖然效果只是很微弱,不過食屍鬼也是吸血鬼可以吸取血脈的種族,俗語說:螞蟻肉也是肉,不吃白不吃。
 




在收斂氣息的同時,是很難搜索其他傳說生物的位置,只好慢慢在附近行走,碰碰運氣。
 
還好他們只在石湖墟附近搜索,沒有去到金錢村那邊,否則我只能馬上趕回去。我拿出電話,用Whatsapp跟淑盈交代了兩句,告知她我已經回到上水,並要她做好隨時逃去的準備。
 
只可惜新基地仍在建設中,否則就能要生物機械人帶他們去,對了!我可以要Robot先把她們全部人帶去「調道世界」,那麼就不用害怕被食屍鬼門找到Abby她們。
 
想到這個方法,我隨即與淑盈通訊,要求她們馬上跟Robot去另一個「頻道」避難。
 
只要她們一走,我就可以放心慢慢和食屍鬼們玩了。
 




大約三分鐘後,我收到了淑盈的短訊,她們已經進行了調道,並告知我能夠用Whatsapp跟她聯絡。
 
(注:調道世界並非處於另一個世界,只是處於另一個「頻道」,淑盈仍然可以使用Whatspp是基於Robot把訊號傳送至「現實世界」以及接收「現實世界」的訊號。)
 
萬事俱備,那麼就可以進行獵殺活動。
 
不知道食屍鬼的血脈是甚麼味道呢?會不會很好吃?
 
我繼續收斂氣息,慢慢在石湖墟內步行。
 




去到海禧廣場外,發現了兩名第二代食屍鬼,真可惜,要是只有一位的話,我就可以在他求救前擊殺他,既然如此,只好先放過他們二人。
 
就在我想再去搜索的時候,竟然讓我碰到一頭落單的食屍鬼,只可惜他只是第三代食屍鬼。
 
食屍鬼在新康街馬仔記外徘徊,根據我的觀察,他們都好像都有自己的負責區域,不過要搜尋Abby下落的話,不是應該如潮水散開、四出搜索嗎?他們現在的情況,倒反像等待某人或是布防似的。
 
難道……會有第一代來?不,剛剛的第三代說過,第一代是不會來的。
 
突然,我感覺到很強大的傳說生物氣息慢慢接近上水中。
 
「第一代!?」
 
為甚麼,為甚麼第一代會來?剛剛那人不是說過貴族不會輕易出手的嗎?操!我知道了,那個第三代根本就不清楚上位者的行動,他只是按照命令來到這裡,他只是按照自己的猜測而得出第一代不會來的結論,這次被他害死了。
 
怎麼辦?要逃?我只怕那位第一代已經察覺到我的存在……




 
在剎那間我就作出決定,我要逃!
 
不過我不可以逃得太過顯明,否則第一代一定會知道我和Abby有關,我要像路過似的,自然的離開上水。
 
第一代好像沒有朝我的方向走來,我應該安全……
 
我往上水火車站方向走去,在逃走中途,發現所有食屍鬼都朝我方向走來。
 
「發現咗我?」
 
既然被他們發現,那我就強行突破吧。
 
我沒有理會路人的目光進行完全獸化,朝天上飛去。
 




「走去邊啊?」
 
我只爬升了百多米,就被一隻手抓著肩膀,被他強行扯著,往上水華山方向飛去。
 
「嘭!!」
 
我陷入了地底十多米,全身上下疼痛得很。
 
『你……你係點樣做到?』
 
一個全身西裝的俊美男子站在地洞上,他手上還拿著一枝雪茄。
 
「哦?你問我點捉住你,好簡單遮,跳起、捉住,就係咁簡單。」
 
『你係第一代食屍鬼?』




 
他微笑點頭。
 
『點解你要捉我?』
 
「點解?因為我記得……當日就係你帶走嗰個人!!」他的氣息變得更強。
 
『嗰個人?』我裝傻道。
 
他躍下地洞,一拳擊在我的肚上,害我內臟翻滾,吐出一口胃液。
 
他咧嘴道:「如果你再係度扮曬嘢我就將你轉化再慢慢問……」
 
轉化?對了,他還有這一招……
 




『哼……如果真係去到呢一步我就算死都要你甩一層皮!!』
 
他聳聳肩,「Come On,只要你交佢出黎,我哋食屍鬼一族一定會將你當成盟友,你點解唔賣呢個順水人情比我哋?」
 
『放屁!』
 
「敬酒唔飲飲罰酒!」他怒道。
 
西裝男人右手握拳,往我擊來,我和他一樣右手握拳,以拳應去。
 
「嘭!!」
 
我倆拳頭相碰,狹窄的地洞被轟得更深更大,我整根右臂的骨頭都斷掉,要不是有「瞬間復原」,我的戰鬥力就會消去一半。
 
「嗯?有啲力水喎。」他甩甩右手,看來我的拳頭也能稍為傷到他。
 
『哦?係咩?』
 
我不可以再留手了。
 
我全身上下開始滲出血液,在身體上形成一層血甲,大大加強了防禦力。
 
西裝男人臉色變得認真,「血甲?血魔能力?」
 
『無錯……』
 
我要憑藉血甲的威力和他埋身肉搏,我雙手成爪探出,往他身上撲去。他右腳後退,踏出一個弓步,右手握拳儲力,往前揮出。
 
拳爪相碰,雙方各自退後三步。
 
『竟然比你接得住。』
 
西裝男人淡然說:「你叫乜嘢名?」
 
『哈,打打下問我叫乜名?咁你又唔講自己個名出黎先?』
 
西裝男人脫下西裝外套,「我叫歧實詺顐,咁你呢?」
 
『其實命運?咁奇怪嘅你個名?』
 
「唔準你侮辱我個名!!」
 
歧實詺顐左手握著我的脖子,咬牙怒瞪。
 
我馬上血霧化,退到十米外。
 
「霧化?唔係……有啲分別。」
 
再這樣打下去也沒有甚麼可能擊倒他,拖下去不知道會否還有其他第一代來到,那個時候要走就遲了。
 
要用藥丸嗎……?
 
歧實詺顐踏出一步,我一拳擊在地上,弄得灰塵滾滾。
 
「哼!雕蟲小技。」
 
歧實詺顐雙掌扇出,把風沙刮走。
 
本來灰塵一片的地洞被扇得回復清明,我在他扇走沙塵之前飛出地洞,往天上逃去。
 
「走?走得甩咩?」
 
歧實詺顐深蹲而下,用力一蹬,瞬間就出現在我身旁。
 
「落去!」歧實詺顐一掌拍來。
 
我硬生生吃了他一掌,往地上急速墮下,再次轟出一個地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