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危機
 
難道我真的完了?不,不可以的。
 
歧實詺顐降落到地上,哪怕他在幾百米高空上墮至地面,也沒有發出半分聲響,可見他能夠完美的控制力量。
 
「你都係乖乖地講出黎,未唔駛受咁多苦囉。」歧實詺顐說。
 
『……妄想。』
 




歧實詺顐額角布滿青筋,朝我走來。
 
他每一步都在地上踏出一個坑洞,看樣子他惱怒至極。
 
「我唔再同你玩……依家就要轉化你!」
 
沒錯,再踏過來吧……再近一點吧。
 
歧實詺顐站在我身前,一動不動,看來正準備轉化我。
 




我身上血甲被擊出一條裂痕,我悄悄把整個人完全血霧化,然後把九成九的身體穿過那道裂痕,離開血甲,朝泥土的間隙滲入,往同一個方向逃去。
 
經過我的測試,只要我不主動解除血霧化,分離出去的身體能夠一直保持血霧狀態,當然只要我一解除能力,離開主體(較多血霧)太遠的部份就會化作一堆血肉,失去生命,不過有「瞬間復原」的幫助,失去一點血肉並不算甚麼問題。
 
離開後,我不清楚歧實詺顐幹了甚麼,只知道大約一分鐘後,我留在那邊的一點血肉就被毀滅了,在他毀滅「我」的時候,我早已離開了上水華山,進入了粉嶺範圍,獸化經天空遠遁而去。
 
想不到我只是用了「金蟬脫殼」就擺脫了歧實詺顐,還好我沒有吃到藥丸。
 
飛到大埔,我就解除獸化,朝大埔墟港鐵站走去。
 




我用Whatsapp跟淑盈聯絡,「大埔火車站集合。」
 
大埔墟港鐵站。
 
我在火車站等了半小時左右,感覺到一陣空間波動,身旁所有行人都消失了。
 
「丹青。」淑盈站在我身旁。
 
我高興的把淑盈抱住,「淑盈!」
 
我緊抱著她,在她額角吻了一下。
 
「其他人都到齊?」
 
「係。」淑盈指著大堂另一方向,果然所有人都已經到齊。




 
「丹青,你有冇受傷啊?」淑盈憂心忡忡的上下掃視我的身體。
 
「無事,只係出咗少少狀況……唔好講住,我哋先去港島個面避一避先。」
 
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從調道世界前往港島,把根據地暫時更變為「某一個調道世界內的公司」。
 
我從現實世界中偷了一輛小巴,再把小巴帶到調道世界,當所有人都坐上小巴後,我就駕駛小巴朝港島區駛去。
 
調道世界真是有趣得很,為何除了建築物之外,所有生物或是死物都不會從調道世界中出現?既然沒有生物,又是誰仿照現實世界建造這些建築物?更進一步,假設我現在把一棟建築物毀掉,那麼現實世界的那棟建築物又會否同樣被毀?
 
我把這些問題一一跟Robot查證,結果是她並不清楚調道世界的原理,不過無論我們如何破壞調道世界,對現實世界都沒有半點影響。
 
港島。
 




小巴到達目的地,我帶她們去到滿月生物科研公司,建立暫時的根據地。還好公司佔據了好幾層位置,能夠提供足夠空間讓她們生活暫時生活,我還帶了很多日常生活用品去到調道世界,那麼她們就能夠生活一段較長的時間,當然,生活用品中也包括了食物(血)。
 
「世伯,你……係唔係要食活死人?」
 
世伯笑著搖頭,「唔駛……食活死人只係興趣,唔係必要嘅生存條件。」
 
「哦……」
 
那就好了,真怕要幫他抓人來變成活死人以供享用。
 
現在的情況可說是糟透了,大宅被發現,所有人被迫撤退到調道世界,底牌差不多都被那位「其實命運」知道了,那麼下次就不能再用同樣方式逃走,最麻煩的是在背後還有多位未出現的第一代,不用多,只要來多一位,我就一定死定了,然而藥就只有三粒,用一粒少一粒……
 
堅尼地城,家中。
 
我臥在小美的膝上。




 
「丹青,你呢幾日好似好煩惱咁嘅?」
 
我苦笑,「係……公司出現咗啲問題要解決。」
 
小美皺眉問道:「我幫唔幫到手?」
 
我坐起來,搭著她的肩膀,「放心,呢件事我一個人就可以解決。」
 
小美微微點頭,「加油,雖然公司重要,但係健康都好重要。」
 
「我知道。」
 
在小美面前,我假裝沒有任何問題,其實心底裡怕得要命,我很怕會被食屍鬼找到,很怕他們會傷害Abby,會傷害我的奴僕們,會害傷小美……我很想很想變得更強,成為整個世界最強大的人,那麼就可以為所欲為,更可以保護她們。
 




「丹青……」小美嬌柔的說。
 
「小美。」我們深情對望,相擁接吻。
 
小美用力的抱著我,「丹青……你係唔係想要?」
 
「想想……想要?」我口吃的說。
 
小美紅著臉點頭,「如果你真係想……我可以俾你……」
 
小美的一句話,讓我的下體快速充血。
 
正當我猶豫之際,小美脫下了睡衣,全身上下只穿著內衣褲。
 
小美紅著臉,別過頭,不敢看著我。
 
我嚥下唾液,抱起了她,把她抱回睡房放到床上。我把她壓在身下,隔著褲子磨蹭她的下身。
 
這一刻,我完全被色慾所控制。
 
我溫柔的吻在她臉頰上,她輕輕推起我,為我脫去上衣,在她為我解衣之際,我同時脫去褲子,赤裸裸的壓在她身上。
 
「嘩……乜男人嗰度咁大嫁?」小美驚訝的說。
 
我微笑不語,幫她脫去胸罩,她害羞的用雙手按著乳頭,看著她的羞澀動作,讓我身心都燃燒起來。
 
我拉開她一對手,再幫她脫去底褲,她雙腳夾緊,不讓小穴露出。
 
我注視著她的雙乳,雙手微微輕揉著,她雙手掩蓋著臉,輕聲喘氣。
 
我把她完全抱入懷中,好好感受著零距離的擁抱。
 
「小美……你知唔知我發夢都無諗過可以同你係埋一齊。」我在她耳邊說。
 
小美滿臉笑容,「丹青,我愛你。」
 
我的心卟通的跳,「小美,我都愛你。」
 
我跪在小美身上,好好享受她的一對穌乳,我在乳上輕揉,感受小美乳房的觸感。我張開嘴,輕輕的吻在她乳頭上,小美整個人就像觸電似的,震了一震,伴隨著舌頭轉動,她雙手抓著枕頭,雙腿張開,發出陣陣呻吟聲。
 
我由她的乳房吻起,慢慢往下移動,在她的大腿內側輕吻,再用口突襲她的小穴,她冷不防我一口含下,大叫了一聲,雙腳更往我夾來。
 
我按著她雙腿,舌頭在小穴上上下掃動,引出淫液。
 
「啊……」小美雙手抓著我的頭髮呻吟。
 
我的舌功在多次訓練下,已變得可以輕易讓人高潮不斷,片刻間就讓小美這名沒有性經驗的少女達到數次高潮。
 
經過數次高潮,小美經已喘氣不停,轉過身稍息。
 
我爬上去,撫摸她的髮端,才發現小美已經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