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美國幫派勢力
 
翌日,在探訪時間開始之時,我們已經到達了醫院。今天,我還見到小美的父親。
 
「小美……!」小美父親臉掛怒容。
 
小美完全無視父親的憤怒,淡然說:「Daddy。」
 
小美父親指著小美,「你知唔知你粒聲唔出走咗去,搞到你媽咪成日心掛掛,仲搞到william好擔心你啊!」
 




小美臉色不悅,「William點解要擔心我?」
 
「因為佢係你未婚夫!」
 
「唔係!佢唔係!而且我已經有男朋友。」小美繞著我的手。
 
小美父親怒瞪著我,「你係邊個?」
 
「世伯,我叫徐丹青,係小美男朋友。」我伸出右手。
 




世伯雙手抱胸,「男朋友?咁你係做乜?」
 
「做乜?」
 
「我係問你份工係乜啊!」
 
「我無打工。」
 
小美父親大喊:「無打工?」
 




為甚麼所有人的父母反應都是一樣的?
 
「係,因為我自己開咗間公司。」
 
我把卡片拿出,遞給世伯。
 
世伯接過卡片,取出老花眼鏡,認真的看著卡片上的字。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
 
「係。」
 
「哦……」世伯臉容不停幻變,陰沉不定。
 
世伯問道:「咁你公司市值幾多?」




 
我輕嘆一口氣,「唔知道。」
 
「咁你身家有幾多?」
 
「身家……無認真計過……」
 
「有冇一千萬?」
 
「冇……」
 
世伯怒說:「一千萬都無!?」
 
小美踏前一步,怒瞪世伯,「你唔好咁失禮人啦!」
 




我把小美拉過來,「冇一千萬咁少,我諗無十億都有八億。」
 
「港幣?」
 
我搖頭道:「美金。」
 
「十……十億八億美金。」
 
「係。」
 
世伯如變臉一樣,變得和藹可親。
 
「哦,丹青,小美識到你我好放心,係呢,你要唔要一齊入去睇下未來岳母?」
 
我額角流出一滴冷汗,「唔駛啦世伯,你同小美入去得嫁啦。」




 
世伯和顏悅色道:「好,咁小美我哋入去啦。」
 
小美冷哼一聲,自己先行入去,世伯望著我笑了笑,才走入病房。
 
二人走進病房,留下百無聊賴的我。
 
回想當天,要是我沒有得到吸血鬼能力,要是我沒有覺醒催眠能力,要是我沒有使用催眠來取得大量金錢,那麼到了今天,世伯就算知道我和小美拍拖,都定必會用盡一切手段來棒打鴛鴦。
 
不消一刻,小美就和世伯從病房步出。
 
「丹青,我哋返去先啦。」小美拖著我的手說。
 
「好,咁世伯再見啦。」我說。
 




世伯微笑點頭,「再見啦丹青。」
 
離開醫院,在紐約街頭。
 
「Daddy真係好失禮人啊!」小美怒道。
 
我抱著她的腰,「都唔係啊……」(只係貪錢啫。)
 
「咁係啊嘛!佢做乜係成個腦入面就只係得個錢字?對佢黎講,呢個世界除咗錢之外係唔係乜嘢都唔重要??」
 
小美越說越氣,氣得雙眼通紅,全身抖震,我抱著她腰,往一間咖啡店走去。
 
我買了兩杯熱巧克力咖啡,另外點了一件香蕉葡萄鬆餅。
 
小美右手托腮,心不在焉的拿起咖啡,然後放下。
 
「伯母情況好嚴重?」
 
小美嘆一口氣,說:「媽咪情況唔太樂觀,醫生可以做嘅都做曬,食家要等個血塊自己消失。」
 
看見小美憂心忡忡的樣子,使我心痛得很。
 
『喂,靚女,一唔一齊去行下街啊?』
 
幾名黑人站在我們的位置旁。
 
『快啲行開。』我用英語說。
 
戴著橙色cap帽的黑人甲,身體靠前,用他的胸肌壓在我臉前。
 
『中國豬,彈開啦你!』
 
我瞪著他說:『死黑鬼,我係香港人。』
 
黑人們被我一句「死黑鬼」氣得爆炸,把桌上食物掃到地上,其中一人還抽起我的衣角,朝我臉上打來。
 
我不閃不躲,悄悄在臉上化出一片血甲,待拳頭擊在血甲後,馬上把血甲解除。
 
黑人甲痛得用雙腳夾著腳頭,痛得落淚。
 
「丹青!!」
 
『捉住條女!』黑人乙說。
 
黑人丙走往小美位置,我一手推開黑人甲,擋在小美身前。
 
小美哭起來,從背後抱住我,「丹青,你無事啊嘛?」
 
我笑著說:「唔駛驚,我學過空手道,佢哋唔夠我抽嫁。」
 
黑人丙說:『黃皮狗!仲係度講乜嘢鬼話?交你條女出黎,我哋就放過你!』
 
我右手握拳,『真係好遺憾,我無諗住放過你哋。』
 
黑人丙還未弄清情況,就被我一拳直擊在腹部,要不是我控制力度,單是這一拳就足以打死他。
 
黑人丙應肚即飛,撞中身後牆壁,倒地不起。
 
黑人甲大驚,走到黑人丙身旁,黑人乙則嚇得離開咖啡店,逃去無蹤。
 
「拿,呢啲黑鬼睇落去好好打,其實只係紙老虎。」
 
「我哋快啲走啦!」小美驚慌的說。
 
「哦。」
 
我放下一張百元美金,就跟小美離開咖啡店,上了一輛計程車往酒店駛去。
 
酒店。
 
「小美,你沖個涼先,我落去買啲嘢食返黎。」
 
「唔駛啦,叫酒店送上黎未得囉。」
 
「我想食嗰啲嘢酒店無得叫,放心,我好快返黎。」
 
「咁你小心啲啊。」小美吻在我臉上,「記住唔好去頭先咖啡店個頭。」
 
「你當我傻嫁咩。」(當然要返去報仇啦……)
 
我放下小美,就離開酒店,回到剛才的咖啡店。
 
十多名黑人殺氣騰騰的站在咖啡店外,看來就是黑人乙去找的救兵。
 
黑人乙看到我,指著我大喊:『係佢啦!!』
 
一名臉上有幾條疤痕的黑人往我走來,其他黑人恭敬的跟在他身後。
 
『黃皮豬,就係你打傷我兄弟?』
 
我咧嘴而笑,『係啊黑鬼。』
 
他怒不可遏,拔出一根手槍指著我額頭。
 
我迎頭而上,用額頭頂著槍管,右手緊握他拿著槍的手。
 
『你……你做乜?』他嘗試拔出手槍,臉色驚恐的問道。
 
『我做乜?幫你囉,你唔係想開槍射我咩?』
 
黑人經過多次嘗試都未能拔出被我抓著的手槍,就一拳往我胸膛打來,我伸出左手接住拳頭,同時用右手夾硬按下他在扳機上的手指,幫他扣下扳機。
 
「嘭!」
 
我頭部中槍,整個人往後一仰,我往後踏了一步穩住去勢,站直身體,額前傷口慢慢復原,從傷口推出一枚子彈。
 
我拿著子彈,用舌尖輕舔,『仲要唔要黎多下啊?』
 
黑人身體抖震不停,跨下流出腥臭黃液,嘴巴和眼睛張開,眉毛上揚,鼻孔張大。
 
『怪……怪物啊!!!』黑人用盡吃奶的力大喊。
 
我一手提起他的衣領,『你哋搞我我可以放過你哋,你哋竟然想染指小美,就算死一百次都無辦法可以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