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收伏幫派
 
酒店的電視正在播放一段新聞……
 
『XX咖啡店外發現多具屍體,死者全部都係被捏碎喉嚨至死,……』
 
小美坐在床上,「嘩……係唔係有連環殺手啊?」
 
不是的,只是我把他們殺掉。
 




「美國治安真係差。」我胡言亂語說。
 
我關掉電視,「係唔係出發?」
 
「係啊。」小美拿著手提包說。
 
每天的探訪就像例行工事似的,每天見到世伯,世伯都會熱情的跟我打招呼,談論著各種關於金錢的話題,有意無意間更何我透露他公司出現財政問題,其實只要他大大方方的跟我要錢,我一定會幫助他的,怎樣說他都是我未來岳父,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來到紐約快將一星期,經過了屠殺黑人小幫派的活動後,讓我想到了一個主意。每個地方的地方勢力,都是一個很重要的力量,也許他們不能夠幫助我擊殺傳說生物,不過卻能夠為我建立情報網,為了日後的發展,我決定在美國收伏一些幫派,納為己用,以壯大我的情報網或是地區影響力。
 




每夜小美睡覺的時候,我都會走到街頭,只有在黑夜的時候,你才會看到真實的社會,真實的世界。
 
紐約街頭。
 
某條冷巷,幾個小混混在吸食大麻,吞雲吐霧,在牆邊有一個小混混正在使用他的小臘腸愉悅那位被壓在牆上的女人。
 
正在充電的小混混們,壓根兒沒有留意到我的到來。
 
『喂,你哋係咩嘢幫派嫁?』我問道。
 




幾個小混混離開充電狀態,頭顱不停搖動,藉此弄醒自己,看著幾個小混混像跳舞般整齊搖頭,真讓我眼界大開。
 
『你……係邊個?』小混混甲稍為清醒過來。
 
我取出一疊美金,『你哋邊個可以同我介紹下紐約幫派勢力分布,我就將呢疊錢送比佢。』
 
小混混們雙眼發光。
 
小混混乙說:『喂,一齊打暈佢啦,條友咁撚有錢,身上面一定仲有好多。』
 
『好!我哋一齊上!』小混混甲說。
 
除了那個還在忙著活塞運動的小混混,其餘的小混混把我包圍起來,還把包圍圈慢慢收窄。
 
『交曬啲錢出黎!』小混混丙取出小刀說。




 
我搖頭道:『講解比我聽,錢就歸你。』
 
『兄弟!上!』
 
小混混們往我襲來,他們用拳頭、小刀,朝我身上各處擊去,我在他們攻擊的同時出手,右手長出鋒利指甲。
 
我單臂舉起轉了一圈,身上衣服染成血紅色,地上多了五具屍體,五個西瓜似的斷頭在小巷中滾動,還撞到牆邊。
 
還在溫柔鄉中的小混混,被一個頭顱撞中,發覺到這邊的情況,連忙拔出陽具,連褲子都不穿,跌跌碰碰的逃去。
 
被小混混抽插完的少女軟趴趴的睡在地上,原來那少女中了迷姦藥,才會在此任他們魚肉。
 
我抓著小混混的肩,把他按倒在濕漉漉的小巷地面。
 




『唔好……唔好殺我啊……』他嚇得不停往後爬,尿液由褲管漏出,和地上的污水混和。
 
被我殺掉的小混混都是很標準的美國人樣貌,而眼前這一位小混混卻長有一張亞洲臉孔。小混混穿了一件灰綠背心,右手上臂紋了刺青,是五個漢字-「成日。上。甜網」,真是古怪的刺青。
 
『我唔係要殺你,只係想問你一啲問題。』
 
『好!好!好,我乜都會答你嫁!』他跪在地上,雙手合十。
 
『你識唔識講中文?』
 
『唔識……我係土生土長嘅美國人,爸爸係香港人,所以遺傳咗佢嘅亞洲樣。』
 
『你手臂上嘅紋身係?』
 
他伸出右臂,『我嘅中文名,係紋身師傅幫我改。』




 
『哦……咁你英文名係?』
 
『David.White.Clinton』
 
『哦……』
 
(本文往後將簡稱他為甜網。)
 
甜網疑惑的看著我,『個紋身係唔係有咩問題?』
 
我露齒而笑,『無問題。』
 
甜網不停搖頭,『有問題嫁一定,老豆第一次見到我個紋身個陣就係咁樣笑我,一定係有問題嫁……』
 




我沒有理會他的碎碎唸,『下一個問題,紐約有乜嘢幫派,你又係隸屬乜嘢幫派?』
 
『主要有四個大幫派,以美國人為首嘅幽靈火車,只召收黑人嘅黑暗秩序,唐人街福建幫,同埋新冒起嘅狂歡樂土。』
 
『咁你係?』
 
『狂歡樂土,加入咗一個月。』
 
在我的要求下,甜網把狂歡樂土的詳細背景告知予我。狂歡樂土是以青年為骨幹成員的幫派,最年輕的成員不過七歲,最年長的成員亦不超過二十四歲,假若年齡超過二十四歲,將會被強制解除幫派資格,沒有人可以例外。
 
狂歡樂土只進行一個範疇的業務,那就是毒品,他們會在年輕人的派對場所銷售各式各樣迷幻藥,甚至是迷姦藥,由於幫派中人了解年輕人的想法,他們所售賣的毒品深受年輕人歡迎,使幫派在短時間內得到鉅額金錢,實力直逼其餘三個本土幫派,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存在。
 
『好,David,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咩……咩嘢事?』
 
『成為狂歡樂土揸fit人。』
 
『邊有可能啊!?』他嘴唇顫動。
 
我拍拍他的肩,『有可能,拎住呢個電話,我會再揾你。』
 
我把一部手提電話交到他手中,轉身離去。
 
『記住,唔好妄想逃離我嘅操控,我要搵你出黎,只係一件好簡單嘅事。』
 
『係!我知道!』
 
一切的事本來盡在我安排之下進行,卻想不到我最不想發生的事始終都是發生了。
 
手提電話中的訊息:「丹青敵襲速回」
 
我看著這六個字,心沉了下去。
 
「小美,公司有緊要事,我要返去先。」
 
小美抱一抱我,「放心,我一個人都無問題嫁。」
 
我把她緊緊抱在懷中,深怕會失去她似的,我用右手掃開她的秀髮,在額角上淺淺一吻。
 
「我好快返黎。」
 
「嗯。」
 
我離開酒店,往高處走去。
 
飛機實在太慢了,要趕回去就要親自飛回去。
 
我化作黑夜中的惡魔,朝著名為香港的城市全速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