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天師戰食屍鬼王
 
山林中。
 
我盡量壓抑著氣息,再加上有食屍鬼的氣息在干擾,天師們不會輕易發現我。
 
我剛去到山林之中,就聽到一陣嘈雜的人聲。我隱藏在樹上,悄悄偷窺那邊的人群。
 
為數不下十位天師,正在包圍一個老年男人,該男人星眉劍目,神情出隱約流出一種霸王之氣。
 




「食屍鬼王……乜你終於唔再走拿?」天師首領臉帶笑容問道。
 
食屍鬼王沒有回答,只是筆直的站著。
 
天師們互相點頭,一同取出道符。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天師們整齊跺地,天上雷光大作,一道天雷直劈在食屍鬼王頭上;食屍鬼王右手高舉張開,用掌心接下天雷,天雷的威力把食屍鬼王右手打成灰燼,右肩燒焦。
 




天師首領微笑道:「睇你可以食到幾多下。」
 
食屍鬼王望著天師,目無表情。
 
天師首領怒道:「再黎!!」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天雷再次打下,這次食屍鬼王用左手接著天雷,左手同樣被轟成灰燼。
 




失去雙臂的王,仍然筆直的站著。看樣子,天師們下一擊就能把食屍鬼王殺掉,這樣的話Abby就能夠順利成為王,我們就能夠解除食屍鬼的威脅!
 
可惜,我的如意算盤並未有打響。
 
食屍鬼王突然咧嘴而笑,雙肩傷口處長出新的手臂。
 
「瞬間復原?」天師首領大驚,「無可能,食屍鬼無可能識瞬間復原!」
 
食屍鬼王問:「點解你咁肯定?」
 
「你……你咁多年黎一直都無用過?」
 
食屍鬼王點頭,下一秒,天師首領的頭就飛上半空,頸部傷口噴出血柱,失去頭顱的身體頓時仆倒在地。
 
包括我在內,沒有人看到剛才發生了甚麼事。




 
「師兄!」眾人道。
 
食屍鬼王舔嘴道:「等我日行一善,送埋你哋上路,唔駛你哋師兄孤身上路。」
 
五秒,他只用了五秒就殺光了天師。
 
我被他的力量嚇倒,王的實力果然很強,比我還要強得多。
 
食屍鬼王望向我的方向,「睇得好過癮啊?」
 
看來他一早就發現了我,我只好苦笑搖頭,從樹上躍下。
 
「吸血鬼?」王問道。
 




我點頭。
 
王續問:「就係你救走候選人?」
 
我取出藥丸,點頭。
 
王怒瞪著我,「快啲……交返佢出黎!」
 
王雙腳踏出一個坑洞,他往我撲來,速度之快讓他身後出現音爆。
 
早在他撲來之前,我就已把藥丸吞下,藥丸入口即化,恐怖的藥力運行全身,力量無窮無盡的湧出。
 
我身上發出恐怖的威壓,王臉色一變倒飛而去,我感覺到體內力量已經遠超過尋常第一代傳說生物,難怪李懷說吃下就能到達第一代的巔峰境界。
 
就在我享受著體內澎湃力量的時候,我感覺到有三道目光正在注視我,兩道在香港方向,一道在歐洲方向。




 
會是誰在注視我?
 
食屍鬼王擺出架勢,「你係乜嘢人?點解可以一瞬間變到咁強?」
 
我扭動關節,「普通吸血鬼。」
 
食屍鬼王不敢藏拙,馬上發動獸化,變成一頭鬣狗。
 
「獸化?我都識。」
 
我也發動獸化,背上長出肉翅,全身上下變成漆黑色,力量快將翻了一倍。
 
王說:『獸化?唔係……你唔係吸血鬼,你到底係乜嘢黎?』
 




我說:『我係吸血鬼。』
 
『……多說無益。』說罷,王用他強而有力的後腿一蹬,張口朝我頸噬來。
 
我還沒有完全掌握變強了的身體,只來得及往右閃開,同時化作血霧。
 
王穿過血霧,『霧化?唔係……唔係普通霧化。』
 
我重組身體,朝鬣狗一拳打去,鬣狗速度極快,在躲開拳頭的同時在我前臂咬下,傷口頓時變得痲痺,是毒,他的唾液中有毒。
 
我果斷把右肩血霧化,斷開右手,再「瞬間復原」出新的右手。
 
行,我有能力擊殺他!
 
我全身包著血甲,左手右腳一同擊出,王曲腳蹲下,朝我撲來。
 
拳腳入肉三分;血甲應聲破開。
 
我與他都受了傷。
 
我重新補上血甲,要是沒有血甲擋住,我的腹部就直接被他咬中,那麼就會由於中毒而失去活動能力。他的毒很恐怖,普天之下的劇毒都不可能侵入我的身體,不過他的毒卻可以一瞬間侵入並進行破壞,只要我稍一分神被他咬一口,那麼我就一定會輸。
 
王站在我前方戒備,憑藉回復能力,他已經恢復過來,要殺死他,就一定要給他致命傷。
 
我拿出朗基努斯槍尖,就讓我慢慢磨死他。
 
『我一定要殺死你!!』王發狂的說。
 
王往我襲來,鬣狗狀態的他,速度快得恐怖,就算我以現在的第一代極限水平,也難以清楚看見他的動作,只能憑著反應和感覺來作出迴避。
 
我的血甲出現一道又一道裂痕,要不是我持續進行補充,血甲早已被毀,而我亦會被他咬到,那時候就會是我落敗之時。
 
『係機會!!』我心中暗想。
 
我開始習慣他的速度,眼睛能夠輕微看到他的動作,在他飛撲過來的時候,我用朗基努斯槍刺中他的左肩,鮮血不停從他左肩流出。
 
他往後退去,他發覺了傷口不能復原,『你把武器係乜嘢黎?』
 
『爛槍尖。』
 
王肩上傷口血流不止,只要我再讓他多幾個傷口,那麼就勝利在望。
 
我握著槍尖,往王大步踏去;王不敢再和我搏招,小心翼翼的瞪著我並和我保持距離。
 
『受死!』
 
我用槍尖突刺,王四腳一撐,就往天上躍去,我背上肉翅馬上拍動,出現在他身前,槍尖化作一抹銀光,刺往王的胸口。
 
我說:『你輸啦。』
 
『唔係,係你輸啦!!』
 
王化回人類身體,欺身避開槍尖,左手握在我手腕處,想把朗基努斯槍搶走,我隨即緊握槍尖,不讓他奸計得逞。
 
我兩降落回地面,槍尖抖動,王突然放手,我重心一失,倒頭栽去,王獸化而上,咬在我大腿。
 
王的尖牙輕易破開血甲,我在電光火石間把大腿血霧化。
 
怎料到王的右爪往我胸膛抓來,中個正著,血甲被毀,左胸感到麻痺,顯而易見是他爪上亦有毒。
 
胸口中毒,還未來得及血霧化,毒液就已經漫延全身,我全身麻痺,無法控制自己,就連獸化都被逼解除。
 
『就等我即刻轉化你,再揾嗰個候選人出黎……』
 
王張口咬來,我看得很清楚,卻連指頭都無法動個半分。
 
完了,竟然一口就讓我落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