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解決食屍鬼
 
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毒液已散佈全身,要不是吸血鬼體質在持續修復身體,但是這種古怪的毒都足以殺死我。
 
「停手。」某人道。
 
王抬起頭,看著前方樹林。
 
一個年輕人從樹林中步出,他身上沒有傳說生物的氣息,是一個人類,就連其他的特殊能量波動都沒有,是一個普通人類。
 




『區區人類,竟然夠膽阻礙本王?』
 
那人走到我身旁拿起了朗基努斯槍尖,安裝在一枝合金長棍上。
 
接著他蹲在我身前,「當日你幫我報仇,今日我救你一命,咁我哋之間再無『因果』……」
 
「犀……犀牛記?」
 
這位年輕人正是犀牛記,他身穿雪白襯衫,黑色西褲,亮黑色皮鞋,跟他的年紀有些不搭配。
 




犀牛記揮舞手上長槍,「依個就係『朗基努斯槍』嘅真正狀態……」
 
王怒道:『人類,受死!』
 
王身後出現音爆,身影一閃就出現在犀牛記臉前,犀牛記臉上掛著笑臉,手上朗基努斯槍發出耀目白光,犀牛記把長槍輕輕點出,一道空間裂痕就把王重重擊飛,使他骨頭盡折。
 
王瞬間復原,往後退去。
 
「走?」犀牛記說。
 




食屍鬼王馬上使用「瞬間復原」,修復了折斷的骨頭。
 
『你到底係乜嘢黎!?』王感到害怕,退到一百米後。
 
雖然一百米對於這個等級的生物來說,只不過是半步之遙,但是生物在驚恐的時候,終是會嘗試和敵人拉開距離,哪怕只是丁點距離。
 
犀牛記輕彈槍尖,「只要殺咗你……我就唔會再比『因果』束縛!」
 
朗基努斯槍白光大作,犀牛記化作一個幻影,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站在食屍鬼王的身後。食屍鬼王化回人形,他看著自己胸口的血洞,不能相信眼前的少年竟然有著比王還要高強的實力。
 
食屍得王嘴角流出鮮血,「果然好強……你到底……係點樣做到?」
 
犀牛記微笑道:「因為有我係萬事樓嘅人。」
 
「萬事樓……?原來係咁……」食屍鬼王滿足的笑了。




 
犀牛記點頭。
 
食屍鬼王仰天而笑,「大限之前……可以同你交手……我好滿足……」
 
帶領著食屍鬼一族征戰數百年的食屍鬼王,終於氣絕身亡。
 
而我,因毒力發作,意識已經變得很模糊。
 
犀牛記托起我,「我送你返去……或者係……之前……我哋都唔會再見……保重……」
 
意識變得渾沌,令我聽不清楚犀牛記的話語,眼皮變得很重很重……
 
到我清醒的時候,已發覺身處在酒店床上。
 




「丹青!你終於醒啦!」Abby流著淚說。
 
「依度……我……係邊個送我返黎?」
 
Abby說:「琴晚有人拍門,爸爸話感覺到係你嘅氣息,我一打開門就見到你訓咗係度。」
 
應該是犀牛記送我回來……
 
「原來係咁……係呢?世伯呢?」
 
「爸爸話王已經死咗,我已經開始繼承食屍鬼王,好快我嘅實力就會突飛猛進,而佢就準備帶我走,返去食屍鬼嘅發源地,所以佢去咗買機票。」
 
「走?點解?」
 
Abby低下頭說:「唔知道,佢只係話我聽,要成為王,就一定要返去發源地一次。」




 
「哦……咁我哋會唔會再見?」
 
「會!!……會嫁一定……」Abby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做咩喊?」我驚慌的問。
 
Abby嚥下淚,說:「我唔知幾時先會再返黎……」
 
「你唔返黎我去揾你未得囉。」
 
Abby 哭得更慘。
 
我連忙找出紙巾,為她拭去淚水。
 




「丹青……如果當日唔係你幫我手,肯扮我男朋友,我就會比佢哋班人恥笑……今次唔係有你唔要命咁幫我哋,我同爸爸都會比食屍鬼殺死……」
 
我伸手搭在她肩膀,讓她依靠在我身旁。
 
她情緒稍為平復,「我好羨慕Rose,可以做你嘅奴僕,同你一齊生活……我發覺我已經愛上你……」
 
「Abby……我……」
 
除了小美以外,Abby是第一個在沒有成為我下位者的情況下,而愛上我的女人……
 
我心臟猛然一跳,握著她的手。
 
我用力的抱著她,讓她感受到我對她的愛意。
 
我喜歡她嗎?一定有;我愛她嗎?也許,不過就算我真的愛上她,我也不可以跟她一起,因為我已經有了小美。
 
雖然身體的變異讓我時時刻刻都被色慾所控制,但是對於感情,我還是有一份堅持。
 
真是矛盾至極。
 
Abby含情默默的看著我,我跟她對望,從那水汪汪的眼眸中,我能夠清楚看見她的愛意,她的嘴往我臉上對來,我任由她吻在我唇上,那軟綿綿的觸感就是我能夠給她的一點補償。
 
Abby舌頭伸進我口,跟我的舌頭碰上,在細小的空間中,兩根舌頭盡情的糾纏在一起,發洩著彼此之間的愛意。
 
「啜……」
 
雙唇分開,Abby滿臉通紅的看著我,她纖手一推,用那柔弱的手把我按下,她把我的衣服脫去,坐在我身上。
 
Abby羞恥的拿起我的陽具,用她生硬的口技為我服務,從她的動作、眼神中皆能讓我能受到濃濃的愛意,巨龍不知覺間堅挺而立。
 
我再控制不住,反客為主,把她壓在我身下。我快速的脫去她所有衣物,再把陽具放在乳溝之間往前伏下。Abby用雙手擠壓乳房,用乳房來套弄陽具,同時張口含著陽具。
 
我弓著身,好讓陽具頂得更入,突然,Abby推起我。
 
Abby用手指翻開外陰,示意要我插入。
 
「Abby……?」
 
她坐起身吻著我,主動用小穴頂著我的陽具,她臉容扭曲地把小穴慢慢套上龜頭。
 
「啊!!」
 
Abby還是處子之身,就和小美一樣,她的小穴不可能受得了我的巨龍。
 
Abby知道我在擔心她,她強忍痛楚,強行擠出一個笑臉’,縱然疼痛萬分,她仍然努力的討好我,忍痛扭動腰部。
 
現在我們維持著男上女下的姿勢,我微微側躺,好讓Abby的腿張開,我提起她的一條腿,用手按著她的膝蓋,把她的腳固定在我身上,再溫柔的進行抽插。
 
很快,疼痛變成快感,初嘗人事的Abby開始享受著抽插所帶來的快感,呻吟起來。
 
我一隻手握在Abby的34C上,隨著抽插節奏來按壓。
 
「Abby,我要射啦……」
 
Abby不停點頭,握著我的手。
 
濃濃的精液射進Abby的子宮……
 
我倆雙擁,感受著對方的體溫,感受著零距離的接觸……
 
翌日,我送Abby跟父親去機場。
 
「Abby……你一定要返黎搵我。」
 
Abby點頭。
 
Abby父親看看手錶,「阿女,要行啦。」
 
「世伯,要好好睇住Abby。」
 
「我會嫁啦,放心啦丹青,我哋唔會有危險,Abby亦都會好快繼位。」
 
「嗯,我知道……」
 
Abby用力的抱著我,「丹青……我愛你。」
 
「Abby……」
 
我……我也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