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乾坤鼓動天地無償功》
 
修真少女臉帶微笑,她身上的恐怖氣息正在快速消失。
 
『你……?』
 
修真少女輕拍手中樹枝,「我已經將我所有真元力封住係丹田之內,跟住落黎我只會單憑先生授予我嘅《乾坤鼓動天地無償功》同你一戰。」
 
我冷笑道:『你唔用嗰啲力量,只不過係比普通人強少少嘅人類。』
 




「睇下點?」
 
修真少女手持樹枝往我慢慢步近,我的毛孔竟然不受控的豎起,為何她沒有了之前的威壓,仍然會讓我覺得眼前這個少女是一個極之危險的人物?
 
我控制血甲修復手中血劍,變回長劍狀態。
 
修真少女在我十步外止步,我們二人形成劍拔弩張的局勢。
 
我不敢亂動,我有一種感覺,只要我先動半分,她就有能力馬上擊殺我。
 




她見我不敢妄動,淡然一笑,持樹枝攻來。她只是輕輕的把樹枝刺出,我卻感受到這一刺之中蘊含了不平凡的「規則」,對!就是「規則」,就像是萬物的法則……應該是天道?雖然是簡單一刺,但是卻包蘊著深不可測的味道。
 
我知道要弄傷她,就一定要冷靜應對。
 
血劍刺出,後發先至,與樹枝相撞。一如我所料,堅硬的血劍輕易被樹枝刺斷,我馬上補上一劍,修真少女隨即挑起樹枝,往另一把血劍打來。
 
「痛快!!」她大笑道。
 
可惡……被一個女性壓制的感覺真不好受!
 




樹枝在毀去兩把血劍後並未有止住去勢,仍然往我刺來,在我的左肩開出一個血洞。
 
『哼!』我冷哼一聲,往後躍去。
 
左肩傷口瞬間復原,想不到六分鐘不到的交戰,已經讓我血池剩下不足三成儲存量,藥力只剩下不足一分半鐘效果。
 
真可笑,我明明是前來送死,竟然會由於實力不如她而感到不甘,罷了,死了之後就不用再煩惱。
 
想通了後,我豁然開朗。
 
「喔?成個人唔同曬。」
 
她感覺到我的決意,赴死的決意。
 
我笑而不語,微蹲而下。




 
跟她硬碰硬的情況下,我不可能是她的對手,要嬴,也是絕對不可能,不過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在她身上弄一個傷口,或是被她殺掉。
 
我把力量集中在肉翅上,我要以更快的速度飛撲過去,然後不要命的掃出一爪。
 
肉翅震動,音爆頓生,我右爪張開,往她頭上劃去,她淡然的挑起樹枝,朝我右爪攻來,我咧嘴而笑,毫不理會她的攻擊,左爪攻往她的小腹。
 
她黛眉一戚,左手成掌拍來。
 
我右手被樹枝毀掉,化作一堆零碎血肉;左手與她掌對上,未能傷到她。
 
修真少女說:「無可否認你真係好強,不過始終都係同我相差太遠……」
 
我收掌後退,她樹枝暴射而出,朝我胸口擲來,冷不防她突然攻擊,我胸口就被樹枝貫穿。鮮血從心臟位置噴出,染紅了一地,她在我受傷同時,送上一拳,我只好暫時不理會胸口傷勢,用左手專注地把她的拳頭擋下。
 




「嘭!」
 
憑藉血甲之威,我的防禦力比她高,縱然如此,我們雙方都沒有取到好處。
 
「係時候要送你上西天。」修真少女說。
 
她四肢並用,往我襲來,我在她的拳腳攻擊下就連呼吸的時間也沒有,身上接二連三出現傷口,血池所餘無幾,藥效只剩下十五秒。
 
哈,我終於要死了吧?只可惜,未能傷她分毫。
 
她左手往我右肩劈下,把我本已重傷的右肩完完整整的打得粉碎,她接著用右手往我左胸抓去。
 
在這生死關頭,她突然著手。
 
『做咩?仲唔出手。』




 
她仰天大笑,「哈哈哈,我終於憑無償功突破咗合道後期!!」
 
我不明白她在說甚麼。
 
她合指一算,往天上飛去。
 
『你想走!?』
 
她於半空俯視我,「你命不該絕,睇在你幫我突破境界,我就送你一個順水人情,放你一馬。」
 
『放屁!』
 
她右手往前方輕點,就破開一道空間裂縫。
 




「永別。」這是她最後的話語。
 
她走了,我感覺到她真的走了,結果我就連死都做不到。
 
胸口血洞經過三分鐘後自行復原,我解除獸化,駕車回家。
 
新界,木屋。
 
「丹青你返黎拿?你隻手!?到底發生咗乜嘢事啊?」淑盈緊張的問道,她急得落淚。
 
我雙目茫然,「我好痛……」
 
淑盈扶著我,「個傷口痛啊?係唔係遇到其他傳說生物啊?」
 
「我個心好痛……」
 
「丹青……到底係乜嘢事啊?」
 
我雙眼一片霧氣,淚如雨下,我很掛念小美啊。
 
淑盈一聲不發,只靠在我身旁,用她纖瘦的身體支撐著我。
 
「丹青……雖然我唔知發生咗乜嘢事,但係你仲有我哋……」
 
是嗎……?可是我的心就像穿了一個洞……
 
手提電話震動。
 
「喂……」
 
「徐丹青?我係李懷。八仙嶺修真者已經離開咗呢個『次元』,所以我哋嘅交易取消,不過你放心,個三粒藥丸我哋唔會收返。」
 
「哦。」
 
「仲有,生物機械人今個星期內會整好。」
 
「唔該曬……」
 
「就係咁,拜拜……嘟嘟……」
 
我把手提電話放下。
 
到底我應該怎樣做?活在世間多一秒鐘,我就痛苦多一秒鐘……
 
翌日,在淑盈的強迫下,我飲了大量鮮血包,右手重新長出,血池也快將滿瀉。
 
(注:飲血包不會帶來性慾)
 
雖然我假裝沒有事,不過淑盈還是發現了。
 
淑盈整天到晚都跟著我,深怕我會做傻事似的。
 
「丹青!你要振作啊!」淑盈搖動我的身軀。
 
我強顏歡笑,「放心,我會。」
 
事隔兩天,老實說,我求死之心已經消去大半,既然錯事已成,繼續自怨自艾也不是解決方法。
 
我想到了一個補償的方法,就是把小美的記憶消去,沒錯,我要把所有有關於我的記憶都從她腦海中消去。
 
那麼現在就要先找到小美。
 
我先去一趟萬事樓,打探小美的下落。
 
萬事樓。
 
我一如以往走進升降機,去到一個方形房間。
 
這房間的裝潢極為富有「中國風」的味道,有一些木製屏風放在左右兩旁,兩邊牆壁則是入牆式的書櫃,左邊所放的是佛經,右邊所放的是武功秘笈,在房間中心位置,有一蒲墊,墊上有一人盤膝而坐。
 
「你為何事而來?」那人問道。
 
他是一個穿著僧袍的光頭男子,看似是一位僧人,不過從他那張充滿殺氣的臉,就知道死在他手下的人並不少,還有他身旁那柄暗紅色的刀,那刀身上的紅色難道是血?
 
「我想知道一位朋友下落。」
 
「誰?」
 
「小美,方紹美。」
 
僧人雙手合十,「施主可知道欲要得到情報,就要付出相應代價?」
 
「我知道。」
 
僧人閉目點頭,「很好,代價是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