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自殺
 
傷害了小美,失去了小美,我不想再活了。
 
我要自殺。
 
怎樣自殺?
 
對……可以找她。
 




我強忍心中痛楚,駕車前往八仙嶺。
 
再見了小美……希望你能夠忘掉我,好好過活……
 
八仙嶺。
 
她一定可以殺死我,沒錯,她只要放出幾件修真器具,就足以滅殺我。
 
我完全獸化,飛上半空,大喊:『快啲同我出黎!!!!』
 




叫聲在山頭間回響不停,很快我就感覺到一種恐怖的威壓。
 
修真少女突兀的在半空出現。
 
「係你?之前嗰隻惡魔……上次有『先生』幫你,你先至可以拎返一條狗命,做乜又走返黎送死?」
 
『廢話少講!!受死!!』
 
我取出藥丸吞下,好讓她以為我是來真的。
 




我的實力不停提升,直至到達第一代巔峰境界。
 
修真少女冷笑一聲,取出一把鑲有寶石的長劍。
 
「既然你黎送死……我就親手殺死你!!!」
 
修真少女立於半空,手上長劍朝天一扔,劍化萬劍,萬劍把我完全罩起來,死亡的氣息不停纏繞到我身上。
 
(好強勁嘅實力……好……佢一定可以殺死我。)
 
修真少女操控著萬劍刺來,我降回地上,臉帶微笑看著朝我飛來的萬劍。
 
(小美,對唔住……好對唔住……)
 
我閉上眼,等待萬劍穿身而死的結局,然而我所想的事並沒有發生。




 
我張開眼,發現萬劍止於我身前,它們都靜止在半空不動。
 
『你做乜唔繼續?』
 
修真少女在半空俯視著我,「哼,你想假借我手自殺?」
 
『係又點?你又想殺我,我又想死,點解唔可以各取所需?』
 
「我對於已死嘅人完全無興趣。」說罷,修真少女就轉身離去。
 
『咪走住!』
 
我背上肉翅一扇,往她飛去。
 




修真少女頭也不回,右手張開,一朵荷花朝我飛來,荷花在我身前爆開,所掀起的風壓把我吹回地上。
 
『咪走!!唔好走!!!!』
 
我低下頭,全身顫動,『好……你唔殺我,我就殺曬呢座山上面所有人,之後再殺曬全香港嘅人,殺曬全世界嘅人!!!』
 
修真少女止住去勢,怒道:「你敢!?」
 
好!濫殺無辜果然是她的死穴。
 
『點解唔敢!?』
 
「好,你咁想死我就殺咗你!!」
 
修真少女寶劍再次出鞘,化為萬把飛劍在半空飄浮。




 
修真少女雙手捏出一個法訣,「萬劍神訣!!」
 
萬把飛劍就像有了靈性一樣,布下了奇妙無比的劍陣,它們好像十劍一組,又好像百劍一組,或是千劍一組,以特定的規則在旋轉。
 
『終於黎啦……』
 
我全身肌肉鼓脹起來,就讓我轟轟烈烈的死去吧。
 
萬劍自動對準我飛來,我背後肉翅一扇,主動迎上,往最接近我的一堆飛劍躍去。雖然我想自殺,但是當我看到她的「萬劍神訣」,竟然有一種想破解它的衝動。
 
我化作血霧混入劍陣之中,有形之劍未能斬中無形的我,我雙手時而凝聚、時而化為血霧,每當我的手凝聚一次,就有一把飛劍被我毀去。
 
「你呢隻惡魔算係有少少本事,不過咁樣你又點應付?」
 




修真少女手中法訣一轉,萬劍歸一,變回那把寶石寶劍,她右手握著劍柄,左手捏著法訣,往前揮出一劍。
 
一道劍光往我斬來。
 
我不敢輕視她的攻擊,馬上化作血霧散開,誰知劍光所碰到的血霧,都會被完全毀滅,她看似隨意的一劍,就把我血池中三成的血液消耗掉。
 
「陸續有黎!!」修真少女連續揮出三劍。
 
三道劍光互相交疊往我劈來,我解除血霧化,用血甲保護身體,拍動背上肉翅,一道音爆就在我身後出現,下一秒我已經出現在八百多米外,誰知並未有如想像般擺脫了劍光,劍光仍然以不比音速慢的速度往我襲來。
 
唯有硬抗。
 
我吐出一大口鮮血,用鮮血化作厚厚的血盾,我雙手握著厚重血盾,重身上下再以血甲加護,這是我目前最強的防衛狀態。
 
『即管黎啦!!』
 
第一道劍光把血盾一分為二,第二道劍光破開了我身上血甲,第三道劍光把我右手齊肩斬斷。
 
疼痛充斥右邊身,然而痛覺並未有塞礙我的集中力,我眼中就只有修真少女這名可怕的敵人。我沒有花時間造出新的右手,在失去右手同時肉翅一扇,身後發生音爆,我就出現在修真少女身前,左手成爪送去。
 
「快係幾快,不過無用。」
 
修真少女取出一個葫蘆,我感覺到爪前出現一陣吸力,爪勢就如泥牛入海,消失無形。
 
『哼!睇你吸到幾多下!』
 
她的每式每招都會引起我的戰意,我雙腳配合左手作出車輪攻擊,只可惜仍然不能破開她的古怪葫蘆。
 
「無論你點攻擊都唔會有用,依件法寶係我師傅傳比我嘅仙器,就算係合道前期修真者全力攻擊,都無可能攻破。」
 
她右手突然握拳,往我左爪對上,我感到體內氣血翻湧,簡單的對拳已讓我受了內傷。
 
『吐!』我吐出一口血箭。
 
三分鐘已過,我失去了第一代巔峰實力。
 
剛才的巔峰狀態都不能傷她分毫,以我現在的實力,更加不可能擊敗她。
 
她嫣然一笑,從半空降落至我前方十米。
 
「我唔再用修真器具,」她拾起腳邊一條樹枝,「我就用佢黎同你打。」
 
『你咁樣做係睇少我?』被人看輕讓我心情變得很差。
 
「非也非也,『先生』傳我一套武功,以你嘅實力有資格同我練練手。」
 
『武功?』
 
修真少女立了個弓步,雙手下垂。
 
她閉上眼說:「隨便出手。」
 
我咬牙切齒,一定要讓這妞子後悔。
 
我用「瞬間復原」生出右手,取出最後的一枚藥丸含在口中,肉翅輕拍,往前急飛,右手握拳擊出,朝她臉門打去,她右肩輕微的動了,我右手腕骨就被怪力擊碎,我連忙倒飛回來。
 
是她的樹枝?為甚麼會快到我完全看不清楚?不過以樹枝的強度,以高速擊在血甲上定必會化為碎片,為甚麼她手上樹枝仍然完好無缺?
 
「請。」她張手道。
 
我深吸一口氣,用指甲劃破手腕,讓鮮血流出,再用「血甲」把鮮血化作兩柄血塊長劍,這是我之前想到的血甲應用方法之一。
 
我雙手各持一把血劍,把口中藥丸嚥下,並不打算留後路,反正我的目的只是尋死,在死之前能擊傷她就行了。
 
力量再次充盈,肉翅一拍又是一道音爆,我以血劍直劈下去,在巔峰狀態下我終於能夠看到她是如何出手,在她出手同時,我以左劍補上,擋在樹枝攻擊軌道上。
 
血劍和樹枝相碰,血劍只是稍稍阻擋了樹枝的去勢就被一分之二,另一把血劍還沒擊中她,就被樹枝擊斷。
 
我的手上只剩下兩把斷劍。
 
「哦?唔錯,可以睇到我嘅攻擊。」
 
『哼,戰鬥依家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