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那段被遺忘的過去

我從玻璃中看到自己的樣子,現在的我應該是十幾年前只有六、七歲的狀態。

我靜悄悄的跟在小女孩身後,不敢掉失,也不想讓她發現我在跟蹤。

小女孩拿著一張紙條,四處張望,看來她是在找一間店舖。

她好像發現了目標,正準備穿過冷巷,我跟在她身後,一起走進冷巷。





「小妹妹,自己一個人啊?」

一個瘦骨嶙峋的男人,穿著泛黃的菊花牌內衣,一條破破爛爛的短褲,一雙殘破不堪的人字拖鞋,用色迷迷的目光看著小女孩。

小女孩驚恐的往後退去,她轉身逃去,我跟她四目交投,她就逃到我背後。

「哦?有朋友仔啊?嘻嘻,男既女既我都啱嫁。」

他媽的,原來是個痛態戀童癖,就讓我好好教訓你吧。





「你呢個道友,如果再唔走我就會去叫警察黎捉咗你。」

「啊……好驚啊,驚到我硬曬啊,」他一隻手放在褲頭上,上下擺動,「過黎幫叔叔啊,叔叔好辛苦啊。」

「好啊。」我說。

我走近他,用了一個膝撞,準確擊在他的小弟上。

「啊!!好痛啊!!!!!我屌你老母!!」





在他弓身抱J的時候,我拖著小女孩的手往冷巷外跑去,只要離開冷巷,他就不敢亂來。

「想走!?」

道友往我追來,他的腳比我們長,力氣亦比我們大,很快就追到我們。

我右手用力一拉,把小女孩從後拉到我身前,右手成掌推出,為她加速,把她送出大街,然後我轉身立定,立一馬步,與道友對峙。

「死?仔,作死啊你?阿叔條撚都敢踢?我就用佢屌撚爆你個屎忽!」

道友張開雙手朝我抱來,我重心往下移,蹲下掃出一腳,可惜力度不夠,未能絆倒他。

「死?仔,反應又幾快喎。」

我沉聲道:「哼,我就放你一馬。」





我乘他站姿未穩,朝冷巷外跑去,剛出到冷巷就見到小女孩帶著兩位警察來到。

小女孩說:「警察叔叔,個壞人就係入面啊!」

「你睇住小妹妹,我去睇下咩環境。」警察甲說。

警察乙點頭。

很快,警察甲就從冷巷中帶著那名道友走出來。

警察甲問道:「小妹妹,係唔係佢啊?」

小女孩點頭。





警察乙把小女孩帶到一旁,記錄她的的資料。

警察甲撐著腰,「死道友,想搞小朋友!?」

「唔係啊……我只係……」

「只係乜嘢啊,返去警局先講!」

警察乙對我們說:「小朋友,壞人比警察叔叔捉走咗啦,你哋快啲快屋企,唔好係條街度亂走啦。」

「係!」小女孩說。

警察帶著道友離開。

小女孩笑著跟我說:「啱啱唔該曬你啊。」





「唔駛客氣。」

「係呢,你叫乜嘢名啊?」

「我?我叫做徐丹青。」

「徐丹青……你好啊丹青,我叫做梁淑盈啊,你叫我淑盈啊。」

「卟通。」我的心猛然一跳。

對了,我竟然忘記了,我一早就認識淑盈,沒錯,我早在六歲的時候已經跟淑盈相見,我們還是好好的朋友……對!我們是好好的朋友!!!

「嗯?乜嘢事啊?」





「無事……淑盈,我哋可唔可以做朋友?」

她眉開眼笑,「當然可以啦。」

淑盈,我記起來了,我一切都記起了。

一陣天旋地轉之感由心而生,我感到一陣暈眩,然後就出現在萬事樓內……

「淑盈……原來我一早就同你認識……」

那神秘女孩說:「無錯,你係好耐之前就已經認識佢。」

「淑盈……點解你唔同我講。」

「有用咩?佢直至到今日,都仍然記得當日所發生嘅事,都仍然記住你們之間嘅友誼,而你,你一早已經忘記。」

「淑盈……」我跪在淑盈身旁。

神秘女孩嘆了一口氣:「我唔明白點解你可以咁花心,不過呢樣嘢都唔係你可以控制,始終『命運』早就注定。」

我拭淚道:「唔該你……唔該你快啲救返淑盈啊!!」

「既然你完成要求,萬事樓一定會幫你達成願望。」

神秘女孩雙手捏一法訣,身後頓時出現八道虛幻身影。

身影們都只是一團又一團的光芒,光團的形狀都是人形,不過我未能看到他們的容貌。

其中一道身影說:『次元意識流由我黎隔絕,「佛國」負責阻隔因,「異能」負責阻隔果,「幽冥」會幫你去帶淑盈魂魄返黎。』

「好,咁我負責將佢肉體回復到死亡之前。」神秘女孩說。

一陣宏大而恐怖的氣息由他們九人發出,席捲整個房間,乃至整個世界。

「好強大嘅實力……」我整個人不能動彈,只能勉強的趴在地上。

其中一名身影雙手合十,梵光乍現,令人由心的感到和祥。

另一名身影右手指出,整個空間靜止不動,就像一切的因果都盡在他一指之中。

第三名身影化作黑煙消失不見,再次凝聚時手中已拿著一個光球,光球中散發著淑盈的氣息。

神秘女孩右手一招,光球就飛到她掌心上,只見她眼牟中再現時鐘圖案,左手發出強烈白光,她用左手拍在淑盈身上,右手把光球擊入淑盈體內。

光球融入體內,淑盈隨即嬌吟一聲,「嗯……」

八個身影慢慢淡化,最後消失於房間之內,神秘女孩眼牟回復黑白分明,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我握著淑盈的手,「淑盈!」

「丹青?點解……點解我無死到嘅?」

「點解!點解你要咁傻……」淚水爭先恐後的從眼眶掉下。

淑盈雙眼一紅,用手為我拭淚,「因為我唔想你難過。」

「你死咗我會好過咩?」

「對唔住……」

「唔係……係我對你唔住,我竟然會唔記得咗你……」

我緊緊的抱著淑盈,享受失而復得的激動。

神秘女孩說:「標童。」

房間內出現空間裂縫,白衣少年從裂痕中步出。

原來白衣少年的名字就是-標童,為何他的名字會這樣奇怪?還是這個只是他的代號?

「你幫我去教訓嗰個人,我要佢知道影響先生嘅計劃會有乜嘢後果……」

標童,也就是白衣少年拱手道:「係。」

標童的頭髮變成近乎白色的淡香檳色,他取出一枚藍色石頭,藍石發出耀目藍光,標童身旁發生奇怪現像,空氣變成蛋殼般剝落,慢慢變得模糊,待空間回復平靜後,標童已經消失不見。

神秘女孩說:「你可以帶埋佢走。」

我點頭,抱起淑盈,離開萬事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