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記憶抹殺

十多年前,上水。

年幼的徐丹青在巧合情況下拯救了差點被性侵犯的梁淑盈,自此,他們就成為了最好的朋友,而淑盈亦順理成章成為了丹青最重要的朋友。

那時,徐丹青剛剛升到二年級,開始受到司徒志雄的欺凌,就只有小美一人願意跟他做朋友,不過他和小美真正熟絡的時間,是小二的下學期。

天平邨,天祥樓下的公園。





「丹青啊,你做乜整損咗隻手嘅?」札馬尾的小淑盈問道。

小丹青笑著說:「無啊,唔小心撞到之嘛。」

其實,他手上的傷口是司徒志雄故意撞倒他造成的,不過丹青不想淑盈擔心,所以很少跟她說有關於學校的事,而淑盈好像明白丹青的處境,不會追問。

「哦,係呢,你黎唔黎我屋企度玩啊?」

「好啊!」





淑盈拖著丹青的手,去到天祥樓某單位。

淑盈拉開鐵閘,帶丹青進入自己的家。

「盈盈,你帶咗朋友仔返黎啊?」一位年約三十尾的女士問道。

淑盈露齒而笑,「係啊媽咪。」

「入黎坐啊朋友仔,盈盈,去拎對拖鞋比人。」





「知道。」

淑盈拿了一對hello kitty 毛毛拖鞋給丹青。

「唔該。」

「唔駛。」

小丹青穿起hello kitty 拖鞋,樣子很逗趣。

淑盈拿出了最珍貴的家家酒套裝跟丹青玩。

「丹青,你做爸爸,我做媽咪。」

「哦。」





小女孩總愛玩這種角式扮演的遊戲,不過年幼丹青看來也很喜歡玩家家酒遊戲。

淑盈拿著玩具鍋,把玩具青椒、玩具雞蛋掉進去。

「老公,就煮好飯啦,你沖個涼先。」

丹青用力點頭,「係!」

小丹青落力的做好「老公」的角色,跟淑盈玩了整個下午,直至日落西山才急忙跑回家。

一個月後,安國新邨,徐丹青的家。

一團黑煙在半空出現,黑煙扭動。





『桀桀,等我整蠱下佢先……』

黑煙穿過徐丹青的房窗,在小丹青臉前晃動。

「乜……乜嘢黎嫁?」小丹青嚇得臉青。

黑煙把小丹青包住,發出一陣暗紫光芒,小丹青就昏迷不醒。

『跟住到個女仔……』

黑煙飛往天平邨方向……

黑煙在淑盈的家門外凝聚,化作小丹青的樣貌。

「叮噹。」黑煙按動門鐘。





「係,黎啦。」

小淑盈扭開大門,「丹青?」

「淑盈,同我去玩啊。」

「媽咪,丹青黎揾我去玩啊。」

淑盈媽在廚房大喊:「咁你同佢去玩啦,四點前要返黎。」

「哦!!!」

黑煙帶著淑盈去了樓下的公園。





黑煙對著小淑盈說:「我要同你絕交。」

「吓……」

「我好辛苦,我係學校不停咁比人蝦,佢哋成日打我,我唔想再其他人相處,我只係想自己一個人生活!」

小淑盈拉著丹青的手,「我明白嫁……你放心啦,我會同你做好朋友嫁。」

小淑盈露出一個天真爛漫的笑容。

黑煙甩開小淑盈的手,「你唔明嫁啦!我要同你絕交!」

「我明嫁,因為……因為我都係得你一個朋友渣。」

黑煙怒氣滿盈,一巴掌打在小淑盈的臉上,「絕交!」

說罷,黑煙就往安國新邨方向跑去。

淑盈按著通紅的臉,痛得掉淚。

「我明嫁丹青,我都只係想自己一個人,不過你係我唯一嘅朋友,我一定會等你返黎嫁……」

淑盈家境清貧,父親早死,母親又因關節問題不能工作,只能靠著綜援生活,學校舉辦的大小活動淑盈都不會參與,更別說小朋友們的生日派對,她壓根兒沒有錢去買禮物送給別人,久而久之,學校內的人都知道了淑盈的景況,他們開始疏遠淑盈,更在背後說她的壞話,說她是一個沒有爸爸的小乞丐,因此沒有人願意做她的朋友。

直至到那天,淑盈用她一星期不吃早餐儲下的零用錢,去到石湖墟打算買一件西餅給媽媽慶祝生日,不幸遇上道友,接下來就遇到徐丹青。

淑盈很高興,因為丹青對他很好,她覺得丹青和她是同一類人,所以很快就跟他熟絡,誰知因為黑煙的介入,自此,他們就沒有再相見。

直至到十多年後某天,淑盈剛巧放工回家路經石湖墟;受體質影響的徐丹青,找到了淑盈,並以她作為第一個獵物。

淑盈第一眼已經認出丹青,只是她不知道為何丹青會像野獸似的,她很害怕,卻又很高興見到老朋友,她唯一一的朋友,只是她這位老朋友卻在她脖子上狠狠咬了一下,被咬的淑盈馬上感到一陣火熱,身體自然有了反應,然後就被徐丹青強暴了。

被強暴後,淑盈變成了吸血鬼,憑著兒時的記憶,她找到了徐丹青的住處,找到了她的『主人』……

這就是梁淑盈的過去。

回到現在,次元外的混沌空間。

標童破開空間,到達了次元和次元之間的混沌區域。

「我知你係度……快啲出黎。」標童抱胸說。

一團黑煙突然出現。

「就係你將徐丹青嘅兒時記憶抹去?」標童問道。

黑煙扭擰的說:「係……咁又點?」

標童張開雙手,微微傾前,「先生應該同你講過,係完成嗰件事之前,呢個次元嘅事你唔可以干涉,但係你一而再、再而三咁作出干涉行為,係唔係當先生講嘅嘢係耳邊風?」

「桀桀,點敢呢我。」

標童咧嘴而笑,「係咩?咁就等我幫你變得再聽話啲。」

標童右手發生變異,長出白色毛髮,指甲變得銳利無比。

他左手捏一法印,「爪道法訣-空空無明。」

標童右爪劃出,四周的空間出現動盪,黑煙不能破開波動中的空間,只能眼白白看著白光閃過。他被白光蒸發,不復存在。

「係百年之內,你都唔可以踏足呢個次元半步。」說罷,標童就離開了。

遙遠的次元,一個跟地球完全一樣的星球,有著很相近發展的世界。

那一邊的「美國」,一座高樓大廈之中,一個瘦削的灰白男子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可惡……只不過係先生嘅爪牙都咁囂張……」

他慢慢站穩,走到一個冰箱前。

「等我拎件收藏品出黎肢解,等我條氣順返啲先……」

他打開冰箱,一具中女的屍體被塞進細小的冰箱內。

「放心啦你……我一定會將你變成一件好優美嘅藝術品,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