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羅摩耶那史詩(八):蘇巴娜伽

蘇巴娜伽跪在地上,看著兩具屍體。

羅摩不屑的說:「你走,我唔會殺你。」

羅摩和羅什曼回去小屋中。

蘇巴娜伽滿臉茫然,看著自己兄弟的屍體。





「對唔住……係我累咗你哋……」

黃豆大的淚珠從她眼角流出,把身上的衣服沾濕。

蘇巴娜伽身穿一條白色布條,淚水把布條染得透明,乳頭在透明的布下若隱若現,是啡色的乳頭。

我不小心看得分神,差點就要洩露出氣息。

蘇巴娜伽提起兄弟的屍首,往北方而去。





一個想法在我心頭湧現,既然她就是第一代羅剎,有沒有可能把握這個機會擊殺她,再吸取血脈?這個想法在腦海中閃過一瞬就馬上被否決,第一代的實力比我一定要強大得多,沒有藥丸幫助的情況下,我沒有十足十的信心能夠擊敗她。

我回到樹屋,卡拉和蒂娜見我平安回來,都鬆了一口氣。

「已經無問題,可以放鬆少少。」

她們點頭。

我坐在窗邊,開始細想剛剛的事。





第一代傳說生物的實力應該很強,為甚麼三王子只用了兩箭就殺了兩個第一代羅剎?最奇怪的情況是,在三王子射出箭矢的時候,就連丁點兒古怪波動都沒有感應到,難道秘密就是三王子手中的弓,他的弓才是「天國武器」?要是我得到那把弓的話,會否得到相同的實力?

夜深,為了證明我的想法,我決定潛入他們的小屋,盜取神弓。

小屋之外,我伏在牆上,小心感應屋內動靜。

屋內寧靜得很,偶爾傳出沉重的呼吸聲,應該是鼻鼾聲。

「唔好郁。」有人在我身旁輕聲說。

是蘇巴娜伽?她為甚麼會在這裡?為甚麼我感應不到她?

我壓低聲線,「你想點?」

她說:「跟我行。」





蘇巴娜伽把我帶到草原外的一個樹林。

蘇巴娜伽在我身前,把第一代羅剎的氣息完全釋放,她的實力果然很強大。

「你到底想點?」我淡然問道。

「你係羅摩間屋出面想做乜?」

我悄悄感應四周,附近就只有她一個人在,必要時就試試以我現在的實力能否幹掉一位第一代羅剎……

我說:「無,只係咁啱見到有間屋係度,未過去睇下。」

蘇巴娜伽挺胸道:「你當我傻嫁?如果真係咁你做咩要隱藏氣息……而且,你下午就已經係附近出現過!」





原來她早就發現了我的存在。

「果然呃唔到你……其實我只係想去睇下把弓。」

「弓?你係指三王子嘅弓?」

我點頭。

「哼,原來係咁,不過我唔會比任何人威脅到羅摩嘅安全。」

蘇巴娜伽右手成掌拍出,在電光火石之間,我化出一層血甲,背上肉翅用力一扇,後退百米;蘇巴娜伽沒有放過我,她緊隨而上,左手握拳擊出,往我的腹部打去。以我現在的速度竟然不可以擺脫她,只好先血霧化,讓她一拳落空。

「咩話?」她驚訝的說。

她應該沒有見過血霧化能力。





我把握她的失神,凝聚肉身,一把手刀朝她脖子用力劈下。她感覺到我的攻擊,當堂回過神來,身體一移就躲開了手刀。我硬收手刀,左腳朝她腳下一掃,把她掃得雙腳離地,乘著她在半空的瞬間,我雙手握拳一同揮出。

在半空中,她借不了力,不能躲開我的拳勢,只能用雙手硬生生接下重拳,她被我一拳擊進泥土中。

「可惡!」她說。

要是錯失了這個機會,我就可能會輸,我的攻勢可沒有停止,雙手如同「日字衝拳」似的連環擊出,錘打在她身上各處,看似柔弱的攻擊,每一拳都起馬有三百公斤的重量,就算是第一代羅剎也難以吃得消。

在我連環重拳攻擊下,蘇巴娜伽吐出一口血箭。

蘇巴娜伽臉色一變,眼神變得銳利,她用腳一撐,就把我踢飛到三十米外,她從泥洞中躍出,往我身旁閃來,一道白影閃過,她的拳頭就擊在我的胸骨上,我連忙加厚胸前血甲,才勉強擋下了她的一拳。

「仲未完!」她說。





她抓著我的肩膀,右手成爪劃出,朝我臉門襲來,要是被她擊中,我的腦袋肯定會如西瓜爆開;我化作血霧,再次避開了她的攻擊。

「淨係識得用古怪招式!」蘇巴娜伽怒道。

原來她完全沒有方法應對血霧化,只要我小心應對,絕對可以贏!

既然不怕被她所傷,我就放棄防守,完全進攻。

我擲出一把血珠,讓它們變成堅硬的血針,如雨水般密集的血針往蘇巴娜伽飛去,她瞪大眼晴,張開嘴巴,驚訝不已。血針刺入蘇巴娜伽體內,血針化作一片片血塊,把她的血管阻塞,這是我自創的血甲應用方法之一。

血管受阻,她馬上感到被刺的部位傳來麻痛之感。

「你做咗乜?」

「我做咗乜?哈哈……你果然無實戰經驗,你今次輸硬。」我淡然說。

就拿她來試試血甲的各種應用方法。

我用血甲加長了指甲的長度,每條血指甲都是峰利的刀片,雙手一合,十條血指甲就往蘇巴娜伽夾去。

蘇巴娜伽礙於血管受阻,活動能力明顯減弱,不過就算速度被削減,以第一代的速度已足以躲開血指甲的攻擊。我可沒有那麼仁慈讓她有休息的時間,指上血甲再度幻化,變成兩把長劍,左劍從左下挑上,右劍從頭頂劈下,她怒瞪了我一眼,用手硬抗血劍,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她的一對玉手竟然可以擋下血劍,看來應該就是羅剎的能力之一,難怪那天年長羅剎能夠徒手擋下天國武器的攻擊。

不過我相信她的能力有限制的,有可能是只有雙手能夠使用,也有可能是自主使用,所以剛才才會被血針刺穿皮膚。

蘇巴娜伽的氣息突然改變,她從衣服中取出一張青面獠牙面具。

「估唔到比你迫到我要用佢……」蘇巴娜伽把面具戴上臉。

她的氣息馬上變得更為強大,那個面具有古怪,可能是特別的裝備,也有可能是她的另一種能力。

她身上散發的氣息令我感覺到死亡正在接近,我馬上獸化,並把血甲維持,不再保留任何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