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羅摩耶那史詩(九):還有一著

戴著面具的蘇巴娜伽實力變得比剛剛強了一倍有多,第一代傳說生物實力再翻一倍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我能夠血霧化都不一定能夠保住性命。

蘇巴娜伽輕踏一步,身後就出現音爆現像,我立刻發動血霧化,一陣強烈的風壓把血霧吹開,在我苦苦堅持下才沒有因為血霧分開太遠而被逼解除能力。

蘇巴娜伽朝血霧胡亂進攻,看來這是她唯一能夠想到的方法。

雖然這個方法很愚蠢,卻很有效,以她第一代力量水平,一舉手、一投足都能夠牽引出強大的氣流,氣流正正是血霧化的弱點,要是我硬要維持血霧,我的血池就會被急速耗損,被迫解除血霧只是遲早的事。





既然如此,我決定兵行險著。

我解除血霧,凝聚肉身。

「乜你終於唔再匿埋拿?」蘇巴娜伽說。

我呼了一口氣,用血甲包圍全身,保持著完全獸化狀態。

『蘇巴娜伽,你已經輸咗。』





「哈,睇過點?」

蘇巴娜伽用力一蹬,重拳擊在我的腹部,血甲應拳而碎,內臟翻騰,喉嚨一甜,我把喉中一口血強忍而下,沒有吐出。

她對我造成很大的傷害,讓我雙腳一軟,差點就仆倒在地,我往前用力踏出一步,穩住身體。

「就等我殺咗你。」蘇巴娜伽說。

我嘴角勾起狡猾的弧度,「既然唔夠你打……我都唔再任性落去。」





我右手握拳平放於胸前,食指中指舉起,「本來打算用拳腳功夫制服你,只可惜我哋嘅力量始終相差太遠。」

蘇巴娜伽抱腹蹲下,身體顫動不停,身上開始出現汗珠。

「你……你做咗乜黎?」蘇巴娜伽痛苦的問道。

「做咗乜?我依家操控緊你嘅血,令到佢哋停止流動。」

之前進入她體內的血針,早已化作血液,慢慢侵占著她的身體,經過足夠的時間,她體內五成的血液都受我所控。

我慢慢步近蘇巴娜伽,把她的面具脫下,她精緻臉容上流露出無限的恐懼。

「你想點!?」

我奸笑道:「我想點?我要轉化你。」





說罷,我撥開她脖子上的秀髮,讓尖銳的犬齒破開她粉白的嫩肉,吸啜她的血,吸啜她的血脈之力。

鮮血經過口腔進入喉嚨,在喉嚨內被快速吸收,精純的血脈之力不停在體內凝聚,我感覺到實力就像乘搭直升機般火速提升,直至去到99%血脈之力水平才停下來。我的血脈之力已經到達近乎完美的地步,只可惜還差不足1%的血脈仍未成功突破。

被我咬了一口,蘇巴娜伽的呼吸變得急速,眼神開始散渙,我流暢的脫去她的布衣,讓她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她羞愧的用手蓋著私處,我拉開她的手,用右手去玩弄她那珍貴的私處。

「唔……唔好……」她含淚說。

「太遲啦。」

指尖沾滿了粘手的淫液,我把淫液放到鼻子前輕嗅。

「處女?」





處女和非處女淫液的味道有著微小的差別,這個差別普通人類難以單靠嗅覺分別,不過我身為擁有超強五感的吸血鬼,自然有能力分別。

我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在我的腦海中除了色慾就只有恨,要不是我的血針,恐怕我就要被這個婊子殺掉。

我用雙手撐開她的腿,用盡全力的把巨龍頂進去。

「啊!!!!!!好痛啊!!!!!!」她大喊。

我抓著她去乳頭,每一下抽插都頂入最深處,她的淫液分泌越來越少,令到她的痛楚加劇。

「求下你……停手啊……」

「求我?如果唔係我好彩,我早就比你殺死!!」

我難忍心中怒火,抽插速度變得更為猛烈,她的小穴受不住抽插,血絲伴隨少量淫液從小穴流出,她在我的強攻下已經開始受不了。





看著她淚流滿臉的表情,讓我感到快意;她越是痛苦,我越是快樂,巨龍的攻勢亦會更為猛烈。

「啊啊!!!啊啊!!!!」她哭著大喊出來。

我用力抓著她的乳房,狠狠地中出了她。

……

看來今晚難以盜取神弓,我只好抱著蘇巴娜伽,返回樹屋。

我跟卡拉和蒂娜交代了蘇巴娜伽的來歷,就走到床上好好的睡一覺。

夢中。





有一個人站在我面前,很熟悉,是很熟悉的感覺,我應該見過他的,不過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他……

『你好。』他說。

「你好。」

他臉上掛著一抹淺笑,眼牟中各有一道金黃閃電,他的樣貌極為俊美,比女人還要美。

『估唔到我哋會以依個形式見面。』

我皺起眉,微微側頭,不明白他的說話。

『好快我哋會真真正正咁見面,不過係見面之前,你一定要變得更加強大,起馬強大到可以靠自己嘅力量黎同我哋見面。』

「你哋?」

他笑說:『無錯,係我哋,不過你應該一早就同佢哋見過面……只係你無留意。』

「乜嘢我哋佢哋?」

『當你要知道嘅時候自然會知……係呢,依一次黎,我係有啲嘢想同你講。』

「咩事?」

『你要記住,你身邊仲有其他人,你再唔係自己一個人,希望你唔好重蹈覆徹。』

說罷,他的身影開始變淡。

『仲有,先生留咗一件好重要嘅道具比你,記得要好好善用……再見。』

「喂!唔好走住,我仲有嘢要問你!!」

我從睡夢中清醒過來,大汗淋漓。

「主人?」卡拉睡眼惺忪的看著我。

「無事,我發惡夢啫……」

清晨,蘇巴娜伽坐在我身旁。

「蘇巴娜伽?呵欠……你個名太長,以後叫就叫你做娜伽。」

蘇巴娜伽點頭 ,「主人,我哋要快啲走。」

「點解?」

「因為大哥佢黎緊。 」

「你大哥係?」

「魔王拉伐那。」

這個名字有點眼熟,對了,是神話中從梵天手中得到不死甘露,不受凡人以外神魔所傷的魔王拉伐那。

我問:「佢黎又點?」

蘇巴娜伽紅著臉說:「如果佢知道你……咗我,可能會殺咗你。」

想不到蘇巴娜伽的來頭那麼猛,真的要好好處理,免得釀成大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