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阿修羅王

被人數上壓倒勝的敵人所包圍,我能夠擊倒他們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重的原因是羅剎;這一群第一代羅剎使用了面具後,實力不比我弱多少,要我對付兩、三人絕對是遊刃有餘,不過要我對上三十位面具羅剎,實在是痴人說夢。

『睇黎……無能力嘅人係你先啱。』阿修羅首領說。

『我諗你太睇少我,雖然我無能力殺曬你哋,但係你哋同樣無能力可以殺到我。』

我還有防守能力近乎無敵的血霧化,既然他們實力沒有超越我,單憑血霧化我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或者,不過我哋目標由始至終都唔係你。』

對了,他們的目標是那個少女,目的很簡單,是要殺掉她吧?不過,在阿修羅族寄羅剎族之間是有關係的前題下,而羅剎族又願意幫望殺掉那少女,為何羅剎族不簡簡單單的交出那位少女,而要曲折地找我去劫獄,再來帶走她?

『放開我!』

少女被兩名阿修羅押出。

『你哋係想殺死佢?』我試探式的問道。





首領呆了一秒,說:『唔係……』

『咁你哋想對佢做乜?』

『唔關你嘅事。』

首領步向少女,用手把她提起。

『我哋走。』首領說。





『唔可以走!!』

是七悅異逸的聲音,我回頭一看,發現他站在山洞之上。

七悅異逸發動了三頭六臂,六手拿著各式武器道:『放開佢……』

首領為難的說:『七悅大人,我哋咁做都只係……』

『我叫你哋放開佢!!!!』七悅異逸咆哮道。

押解著少女的兩位阿修羅不能反抗七悅異逸的王者氣勢,鬆開了手。

少女馬上往七悅異逸跑去,她淚流滿臉,不停呼喊著七悅異逸的名字。七悅異逸躍到少女身旁,用力的抱著她。

『我終於可以見到你啦。』七悅異逸滿足的笑說。





少女含著淚,微笑點頭。

羅剎首領,一位男性羅剎說:『你哋竟然比佢黎到依度,即係我哋之間嘅同盟關係已經解除。』

阿修羅首領咬牙道:『唔係!我依家就殺咗個女仔!』

七悅異逸怒道:『你敢!?』

七悅異逸左手抱著少女,右手伸出張開掌心,『王的烙印!』

一道閃光由七悅異逸掌心飛出,直擊阿修羅首領的身上。阿修羅修領被強制解除了三頭六臂,痛苦的倒在地上滾動,氣息大幅度減弱。

『七悅大人,為咗阿修羅族,你一定要殺咗依個女人……』首領痛苦的說。





『為咗佢,我可以放棄一切。』七悅異逸平淡的說。

羅剎首領說:『阿修羅,機會已經比曬你哋,既然你哋出唔到手,就等我哋出手。』

羅剎首領躍身而上,一拳擊往七悅異逸。

七悅異逸架出雙劍抵擋,要以第二代水平應付使用了面具的第一代羅剎,無異於以卵擊石。

果然,雙劍完全無法抵擋拳頭分毫就被拳頭擊斷,拳頭直擊在七悅異逸的胸口,他隨即被打飛到十多米外,按胸吐血。

少女發狂似的跑到七悅異逸身旁,跪在地上哭個不停。

『七悅 ……』

七悅異逸搭著少女的手,『我一定會保護你 ……』





『你快啲殺咗我啦!殺咗我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

七悅異逸用力的抓著少女的肩膀,『只要我仲有一口氣,我都會保護你!』

羅剎咧嘴而笑,『其實你真係想幫佢嘅話,你自殺未得囉。』

七悅異逸苦笑道:『如果我聽你講自殺咗左後,你一定會揾人殺佢。』

羅剎沒有否認,『我咁做只係為咗羅剎族。』

看來兩個族群之間發生了一件很複雜的事,而事件的主角就是七悅異逸和她的女朋友。七悅異逸能夠使用王的烙印,代表他就是阿修羅王,至於那個少女身份也絕對不簡單,很有可能 ……不過她的實力只有第三代水平,整件事都很可疑。

羅剎步近七悅異逸,少女用她柔軟的身體擋在二人中間,試圖保護她的愛人。





七悅異逸艱難的撐起身,額角布滿汗珠。

『等我黎。』

阿修羅首領爬起身,『七悅大人!』

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有點兒觸動到我的內心。我因為體質問題而變得一天到晚都想著情色之事,不過所謂性愛,有性有愛才是真正的性愛,愛而無性者,生活枯燥;性而無愛者,彷如禽獸。我很尊敬七悅異逸和她的女朋友,他們真真正正做到願意為伴侶犧牲而沒有半分的考慮,單是這一份愛意,就足夠我為他們出手了。

『停手!』

我背上肉翅猛然一拍,掀起一道音爆,右手並成劍指往羅剎後腦刺去。羅剎轉身,左手握拳揮來,右手張開往劍指靠去。他用右手擋下我的攻擊,左手朝我腹部打來,我左腳屈曲,用膝蓋撞走他的拳頭,再快速換步,右腳如鞭踢出。

我的速度明顯比他快,縱然他看穿了我的攻擊,也沒法閃避,被我一腳踢飛。

『你……』七悅異逸聲線顫動的說。

『帶你女朋友走先,佢哋由我黎擋住。』

七悅異逸說:『但係,』

我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

七悅異逸慢慢點頭,『咁好,依一個恩情我唔會忘記。』

我右手舉起輕撥。

七悅異逸扶著少女,往林中走去。

羅剎一族出現在七悅異逸二人身前,各人劍拔弩張,看情況誓要把二人攔下,我兩個踏步去到他們身前。

『你哋首領都唔係我嘅對手,我要佢哋走,你哋會攔得住咩?』

我掌心滲出一層血液,雙掌化為血掌,兩腳一蹬,就往羅剎們衝去。我左右手不停出手,朝附近的羅剎身上拍去,在他們的身上印上一個又一個的血掌痕;他們也不是省油的燈,在我的身上造成多個傷口,最深的一個刀痕更深可見骨,要不是有血池的幫助,單是這一輪的攻擊已足夠把我挫骨揚灰。

在他們身上拍出多個血掌印後,我倒飛而去,站在七悅異逸二人身旁。

我手中握著幾柄血飛刀,隨意扔出,毫無目標力度,卻能以接近音速飛往各羅剎的血掌印處。面對音速的飛刀,他們都沒能作出反應就已身中多刀,血飛刀進入身體後,刀尖馬上液化,化作血液湧入他們的體內。

轉眼間,我就限制了這十多名羅剎的活動能力。

不過……我的血池只剩下兩成。

而我的敵人還有十多名面具羅剎,二十多名三頭六臂阿修羅,情況糟糕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