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阿修羅與羅剎的危機

中了血飛刀的羅剎無不痛苦倒地,很明顯他們並不會魔王逼出血液的技巧。

我調整呼吸後,對七悅異逸說:『你哋由嗰面走,我泊咗一部艇仔係岸邊。』

『係!』

七悅異逸拖著少女的手,消失於樹林之中。





羅剎和阿修羅們一起把我包圍。

阿修羅首領恢復過來,說:『你知唔知你係度做緊乜?』

『阻止你哋殺人。』我說。

羅剎首領說:『你咁樣做,只會令到羅剎族同阿修羅族一齊步向滅亡!』

我皺眉道:『你咁講係乜嘢意思?』





阿修羅首領抱胸道:『就等我話比你知,七悅大人嘅過去……』

七悅異逸,一位普通的阿修羅族人,他是一位後天阿修羅,在一次車禍中被轉化為阿修羅。在他成為了阿修羅後,他努力的修練,目的只是為了報答阿修羅一族的救命之恩,也許是他的心意感動了上天,在上一任阿修羅王快將老死之時,七悅異逸成為了侯選人。

基於七悅異逸對阿修羅族的忠誠,大家都很支持這一位侯選人繼承王位。

在七悅異逸快將進行傳承的時候,他認識到現在的女朋友,一位羅剎族的族人。

命運巧合得很,原來她的女朋友也是王的侯選人,對於羅剎族和阿修羅族來說,他們的交往無疑是一件美好的事,只要兩族的王通婚,兩族就能締結邦交,在泰國就能成為最強大、最有影響力的傳說生物族群。





可惜命運就是愛作弄別人,正當少女準備開始傳承之前,她受到了光明組織的伏擊,身受致命傷勢,那時候七悅異逸在關鍵時刻趕到現場。看到浴血女友,七悅異逸整個人發了狂,以一己之力屠殺掉整個光明組織,並救出了愛人。

少女所受的傷勢實在太重,等待她的就只有死亡。七悅異逸不想失去愛人,他竟然動用阿修羅最後一步傳承來強化少女的身體,使她的傷勢停止惡化,並讓傷勢能夠慢慢復原。

雖然少女最終獲救,卻令到兩族陷入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七悅異逸因失去最後一步傳承,實力只能停留在第二代水平,她女友則連傳承都還未開始就受到重傷,後來還得到阿修羅傳承以保全性命,在阿修羅傳承的干擾之下不能開始羅剎傳承,結果令到阿修羅族只有第二代的王,至於羅剎族就只有第三代的王。

一個王的實力,絕對影響到一個族群的力量,羅剎族為了能夠有新任的王出現,曾經想過殺掉少女,卻被七悅異逸出手阻止,更揚言,只要少女一死,他們兩族之間就不死不休。

至於阿修羅族,七悅異逸努力的提昇實力,希望能夠靠自己實力提昇到第一代水平,族人見到他的決心也沒有作出阻撓,阿修羅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底氣,全憑他們一族擁有四位神階的修羅王在後盾,即婆稚阿修羅王、佉羅騫馱阿修羅王、毗摩質多羅阿修羅王、羅侯阿修羅王。

這樣的結果下,使兩族(特別是羅剎族)不敢讓他人知道自己的王不能完成傳承,要知道沒有第一代王的種族,只要被其他種族或是光明組織聯手攻擊,很有可能就會覆滅。

王的實力最高不就是第一代水平,為何王那麼重要?原因很簡單,就是貴族問題。王能夠製造出十位第一代貴族,除非王被人以壓倒勝的力量擊殺而來不及生出貴族,否則十位第一代貴族都能透過王的能力不停補充。





另一方面,王死亡後又會有新的王出現,在這兩個條件下,一個種族可說是永遠不會滅亡的。

不過要消滅一個種族的方法還是有的,就是追殺。

只要別人一直在追殺某種族的成員,直至該種族剩下王與十位貴族,再在相約的時間內把王和十位貴族殺掉,一個傳說生物種族就會完結。

食屍鬼一族就曾經試過差點被光明組織的聯合軍所消滅,歷史中亦出現過不少被消滅的傳說生物種族,他們之所以會絕種的原因都是由於王太弱。

要完成傳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一個種族在失去王的一段小時間內,就是最容易被消滅的時刻,而一個王的離世,按道理王會在短時間中快速成長,這段成長時間越長,就越危險。

所以現在的羅剎和阿修羅族,可說是危在旦夕,只要被他人知道兩族的王都無法繼續傳承,一定會被人追殺,不管是其他傳說生物或是光明組織。

我聽完阿修羅首領的講解,我終於明白了。





也明白了他們找我來的原因,大概就是想我幫手演一場戲,一場「少女不知道被誰人劫走又不知道為何死了」的戲,然後羅剎再派人出來假裝成痛不欲生、後悔莫及、誓要查出兇手的姿態,就能促成兩族結盟,那麼就算七悅異逸是否第一代水平也沒所謂,因為只要有羅剎族在,阿修羅就不會有滅頂問題,另外,只要有阿修羅的第一代族人幫手,羅剎的勢力就能快速擴展開去。

很妙的計。

『換言之,你哋想殺死羅剎王?』

阿修羅和羅剎一同點頭,只要新的羅剎王出現,就能繼續傳承,也能完成計劃。

『不過事到如今,七悅異逸已經知道你哋所做嘅嘢,個如意算盤點都唔會打響。』我咧嘴笑說。

阿修羅首領無奈低頭,『的確如此,咁樣我哋唯有……』

『殺曬佢哋兩個?』我幫他說下去。

我臉掛微笑,看著他們說:『或者對你哋黎講,有一個強勁嘅王係好重要,只不過對佢哋黎講,對方先至係世界上最重要嘅嘢。』





『所以?』羅剎問道。

『所以七悅異逸先會咁強大。』

羅剎抱腹大笑,『強大?佢就算幾咁強大都只不過係第二代!一個第二代又點可能帶領到阿修羅一族?』

『點解唔可以?』我續說:『我實力都只係第二代,不過你哋當中任何一個都唔會係我嘅對手,就算你哋一齊上都無可能殺得死我。』

『你!』羅剎咬牙道。

『一個人嘅強大並唔係由於佢嘅身分,而係基於佢嘅選擇。』

我看著掌心說:『七悅異逸作出依一個選擇,正正代表佢好強大。』





沒錯,一個人要能夠不惜一切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才是真正的強大,這一種強大或許不會讓你得到毀天滅地的實力,但是會令到你的心靈變得無比強大。

一方世界戒指發出微弱白光,剎那間又熄滅,是我眼花嗎?

我握緊拳頭,『如果你哋真係要對付佢哋,我唔介意殺曬你哋。』

我保持著完全獸化、血甲、血面具,如箭在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