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腦內的聲音

白龍王緩緩後退,幾位一身白衣白褲的人從屋頂上跳下來,站在白龍王四周。

他們把白龍王護在中心位置,同一時間有大量憎人、白龍王弟子把這個房間包圍。

『你咁嘢係乜嘢意思?』我問道。

白龍王說:『先生好著緊你,只要你有事或者先生就會出現,到時候我就可以再見佢一面……』





『哼。』我完全獸化。

『你不仁我不義,就等我殺曬你哋。』我生出長而尖的指甲,掃視四周。

『你依隻邪惡嘅生物,就等我哋淨化你。』某禿驢說。

我仰身大笑,『邪惡?設下陷阱,再引誘我黎依度,點睇都係你哋邪惡啲喎。』

某白龍眾大喊:『放肆!』





我雙腳一蹬,站到那白龍眾旁。

『放肆!』我大喝一聲,用指甲斬下他的腦袋,鮮血從無頭屍身噴出,染污了這片「清靜地」。

他們人數之多,恐怕是為了結下甚麼陣法,根據《該死的光明組織》一書中所說,部分光明組織很擅長使用陣法一類功夫,能夠把天地間的能量集中一處再多加運用,據聞一些傳說中的陣法更擁有滅殺神明的力量。

『淨土陣!』禿驢說。

果然他們是想使用陣法,僧人們立於各個方位,手中拿著法器揮舞,他們牽引著大地之間的浮游力量,把它們以特別的流動方法集結著在陣中。





房內的力量濃度慢慢提昇,讓我感覺到有一絲危險,本能告訴我不可以讓作他們成功結陣。

我右手掌心滲出血珠,用力一甩,血珠呈扇狀飛去,白龍眾有默契地護在僧人身前,用手中法器或是肉體抵擋血珠。

光明組織的成員都有一個弱點,就是身體強度與常人無異,那些以肉體抵擋的人,馬上就被血珠所殺。

『再黎!』我重施故技。

這一次,血珠還沒甩出就被蒸發掉。

『哼!』我冷哼一聲,身體暴射而去。

當我雙腳躍出之時,卻發覺完全發不了力,跌倒在地。

獸化被強行解除,我感覺到所有吸血鬼異能都不能使用。





禿驢嘴角上揚道:『淨土陣已成,任何邪惡生物係陣入面都會變成凡人。』

『我唔信!』

突然,就像被百斤重擔壓在身上似的,我用盡全力才勉強站起來。

『你應該知道我無講大話啦。』禿驢合十道。

這次糟透了,就連血霧化都用不了。

『你哋想點?』我問道。

白龍王說:『我只係想你陷入危機,咁樣先生就好有可能會現身出黎救你。』





他們不是想取我性命那就行了,只要時間一久,我一定可以找到機會逃去,不,我要自殺光他們才能泄心頭之憤。

只想不到那禿驢竟然開口,把形勢瞬間改變。

『我無答應過你唔殺佢。』他看著白龍王說。

白龍王臉色不悅,『你咁講係乜嘢意思?』

『任何邪惡生物都應該死!』說罷,禿驢朝我躍來,他一棍擊在我的肩膀上,把我的鎖骨打斷。

錐心之痛使我額角布滿汗珠,我明明受過比現在更嚴重的傷,為何以往所感到的痛楚卻沒有比今次的劇烈?也許是吸血鬼體質擁有麻醉的特性,能夠大幅度減輕痛楚,在淨土陣的影響下我異能盡失,所以連同麻醉特性都被消去。

禿驢提棍擊來,朝我頭頂拍下,他氣力之大恐怕只用一擊就能把我腦袋打碎。

在我的視野中,木棍慢慢接近我的頭頂,只要它與我的頭顱相碰,我應該就會死。





我得到了強大的力量,卻像螻蟻般被人殺掉?命運真是喜歡作弄人。

我沒有辦法了,已經沒有任何可以脫困的辦法。時間變得很慢,四周的東西都像變成慢鏡,這就是死亡之前的感覺吧。

『你想比低賤嘅人類殺死?』

「我唔想……」

腦海內雙角血面具突然出現,在面具後多了一個人,一個戴上了雙角面具的人。

『你嘅實力唔止咁多。』

「我嘅實力?你又係邊個?」





『我係你,亦都唔係你。』他說。

在他臉上的面具突然消失,在面具之下是一具俊美的臉孔,在他的眼牟中各有一個綠色六角形圖案。

我按著太陽穴,「你係邊個……?我唔識你嫁喎。」

他臉上掛著一個怪異的微笑,『識,你識我,唔單止識……』

我倆對望靜止不動。

『你唔可以死。』

我疑惑的看著他。

『將你身體控制權暫時交比我……』

「交比你?」

『無錯。』

「……好!只要可以逃過依一劫,我就交比你!」

他咧嘴而笑,『絕對無問題。』

我感覺到身體不再受控,但是意識仍然清醒,感覺就像第三者看著自己似的。

木棍只剩下不足一個手掌的距離就會敲到我的頭顱上,我伸出左手,抓著木棍。

『咩話?』禿驢大驚。

我嘴角上揚,右手一拳擊出,擊中他的腹部並透體而出。

『你……!?.』他瞪大雙眼,不敢相信。

我拔出手,感受著身體內的情況,有一種很奇妙的力量在我全身上下游走。

『太耐無郁動身體,就搵你哋黎開下刀。』我說。

我伸展身體,全身骨骼發出炒豆般的聲響,『依一個身體實在太弱……不過遲啲有時間先再焠煉,就等我殺曬你哋先再算。』

我右腳踏出就出現在眾人身旁,右手輕描淡寫揮出,右邊一排的僧人和白龍眾隨即一分為二。

『血……我要更多嘅血!』鮮血把我全身染紅。

我左腳一撐,左邊的僧人和白龍眾就化作肉泥,奇怪的是他們沒有被擊飛,只是在原地化作肉泥。

白龍王聲線顫抖的說:『你……你係邊個?』

『我?我未係徐丹青囉。』我詭異的笑道。

『唔係……你唔係……』

我往他靠近,右手輕點,他身邊的四位白龍眾就被轟成肉泥。

白龍王全身顫抖,『你……』

『我?』

我眉頭一皺,『哼,依具身體實在太弱……算你好彩。』

我感覺到身體一酸,就重新取回身體的控制權。

白龍王坐在地上。

失去了淨土陣,我能夠再次使用吸血鬼力量。

我看了白龍王一眼,發動完全獸化,往外面飛去。

我沒有殺白龍王,也許是我還帶有一點期望,能夠從他的口中得到更多有關先生的情報。

酒店。

剛到達酒店,就發現那個古怪伯伯正在酒店大門外徘徊。

『係你!?』我早已解除獸化。

伯伯望看著,眼神震驚得很,『點解,點解仲未發作嘅?』

『發作?果然係你做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