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寧宣。八仙。先生

八仙嶺。

白衣少年-標童打了一個響指,他和徐丹青二人就消失於寧宣眼前。

寧宣冷哼一聲,降落到地上。

「哼!佢恃住有先生照住先會咁嚚張!」寧宣跺地說。





在大部份情況下,寧宣的說話方式都不是文皺皺的。

『寧宣!休得無禮!』天上傳來壯嚴的聲音。

寧宣聞聲後,單膝下跪,拱手道:「寧宣見過師父!」

半空上出現了一個虛幻投影,『免禮。』

「師父,為何你今天會來找弟子?不是說過在弟子飛升之前,眾師父都不會來見弟子的嗎?」





『因為今天有貴客到。』

「呵呵,呂大仙,你實在太客氣啦。」

「係邊個!?」寧宣站起來緊張的問道。

在她身後,一個身穿整齊西裝的男子慢步而出,他年齡應該只有二十五、六歲左右,不過雙眼中的神彩卻絕非二十五、六之齡可擁有的。

『先生,很久沒見。』呂洞賓說。





先生說:「的確。」

「你就係先生?」寧宣詫異的問道。

在寧宣眼中,眼前的男人完全沒有特別之處,根本就是一個平凡的人類,不能理解師父對他的態度會那麼尊敬。

先生抱胸微笑道:「寧宣,你係唔係唔明點解『先生』會咁弱?」

呂洞賓插口道:『宣兒,休得無禮,你眼前這位是先生的八大分身之一,雖然只是在八大分身中實力是最弱的一位,可是他的神通卻並不比其餘七位弱。』

「呂兄,果然對在下很了解。」先生古井無波的說。

『先生言重……』

「估唔到天庭無參與『滅世連鎖』都會咁清楚我嘅實力,你哋一定係派咗人去窺探?」





呂洞賓沉默不語。

先生輕拍雙手,看著寧宣說:「言歸正傳,我今日黎係為咗報答你賣咗一個人情比我。」

寧宣皺眉道:「你係指放走咗隻惡魔?」

先生點頭。

先生取出一枚銅錢,「雖然係你眼中佢係一個十惡不赦嘅懷人,而佢的而且確係……不過佢對於依一個大千世界黎講,係好重要嘅一個人。」

寧宣冷哼一聲,「哼,有幾重要?」

『宣兒!休得對先生無禮!』呂洞賓怒道。





寧宣雙眼一紅,她是八仙的寵兒,自從遇到八仙後就獲教授各種修真之法,更傳授各式珍貴修真器具,師父們從來沒有呵責過她一次,想不到今天最疼鍚她的呂洞賓師父竟然會為了眼前人而怒斥她,心中委屈油然而生。

「知道……」寧宣咬牙道。

「呂兄,不用如此斥責她。」

『是。』

先生用右手姆指和食指夾著銅錢,「為咗報答你放徐丹青一馬,我就送你一件小禮物比你。依一個硬幣係跟咗我好多年嘅修真器具,佢嘅名叫做『順天幣』,能力係製造一個球狀空間,係空間之內可以完全隔絕所有因果,就算係次元意識流都唔可以探測到你嘅存在,換言之,只要你係空間入面飛升,就絕對唔會受到天罰攻擊,換言之,最後一步一定可以成功。」

「你……你係講真嘅?」寧宣雙眼發光。

寧宣實力已達合道後期,只差半步就要飛升,不過修真者飛升是一種逆天而行的事,天道會降下九天玄雷來滅殺一切妄想逆天而行之人,以保持世界平衡,多年來數之不盡的修真者就是被抹殺於最後一步。

『先生,宣兒不可以接受如此貴重之物。』呂洞賓緊張的說。





呂洞賓對寧宣使用傳音入密,『千萬不可以接收,否則後患無窮!』

「是。」

先生臉上牽起一個帶著玩味的笑容,「哦?為何?」

『先生的禮物太過貴重,遠超於放徐丹青一馬的價值。』

「哈哈……呂兄果然心水清。」

呂洞賓當然明白先生的用意,先生想給予寧宣一件過於珍貴的東西,使寧宣有欠於他,日後一定會用甚麼手段把寧宣帶走,甚至帶到先生的「大千世界」去,這個結果是他和七位老友都不能夠接受的。

先生搔頭道:「不過唔比返啲嘢你,就會變成我欠咗你。」





呂洞賓心中暗想:『胡說!你的體質明明不會害怕因果業報!』

先生手上憑空多了一片白玉玉簡,「好,咁就送佢比你。」

『先生,這是?』呂洞賓問道。

「依一個玉簡入面記載咗一部功法,係我透過理解天道後創造嘅一本武功秘笈。」

寧宣疑惑的說:「武功秘笈,但係我……」

先生點頭道:「我知道你係修真者,天下間所有人都信奉『大道三千,只取其一』,單憑一道而得天道,雖然咁做法的確可行,但係最後的終點一定唔會高。」

寧宣聽先生一席話,體內好像有點東西破開了。

「依一部武功名叫《乾坤鼓動天地無償功》 ,睇落去係一本高深武功秘笈,實際上係可以透過當中理論得知天道,如果你透過佢而飛升,你日後成就一定會高好多。」

「真係嘅?」

先生點頭。

呂洞賓說:『唉,我明白了,宣兒,你就接過玉簡,謝過先生。』

寧宣接過玉簡,雙膝跪下,拱手道謝。

呂洞賓搖頭嘆息,心中暗想:『宣兒這傢伙已經對先生有了一點忠誠之心,再這樣下去,恐怕先生的奸計就會得逞。』

先生滿意的笑,「好,咁我就演示一次《乾坤鼓動天地無償功》比你睇,記住,我只會做一次。」

「係!」寧宣猛然點頭。

「呂兄,麻煩你幫我布一結界。」

『沒問題。』

投影雙手張開,幾面黃旗朝八仙嶺多個方向飛去,黃旗迎風即脹,化作百丈巨旗。

這個世界,完全沒有人發現到八仙嶺的動靜。

黃旗之間出現一陣黃氣,整個八仙嶺都被黃氣所包圍。

先生皺眉道:「呂兄,這個結界太弱。」

呂洞賓心中大驚,雖然先生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不過他的無間分身完全沒有威能,就算他想使用天道中任何一條大道要領,都不會有足夠力量作為推動原料,又怎可能發揮出毀天滅地、破壞結界的威力?

『先生,這個結果是我所會的最強結界。』呂洞賓淡然說。

先生合指一算,「罷了,這次由我來。」

先生雙手結印,一陣空間波動從他後方出現,八具光之投影出現在他背後。

『無間。』眾投影道。

「大家好,我要一個能夠擋住《乾坤鼓動天地無償功》嘅結界。」

某投影說:『容易,今次由我黎主導。』

『係。』眾光之投影道。

『立!八方混沌陣!』投影手中結印,猛然分開。

投影說:『佛國!』

另一投影化作金光萬丈的巨大身影,發出耀眼祥和之光。

投影說:『幽冥!』

一具投影由光轉暗,化作一堆暗黑雲霧包圍著八仙嶺。

投影說:『無間!』

先生投出順天幣,在半空張開一個半徑一公里大小的屏障。

投影說:『成功。』

先生點頭,「寧宣,你要好好睇清楚!」

「係!」

……

半小時後,八仙嶺只剩下寧宣一人。

寧宣看著掌中玉簡,心中激動得很,本來修真者就不應該,也不會有過份的情感波動,但是她看過先生的演示後,久久不能夠平復心中的激動之情。

「有咗依本功法,我一定,我一定可以成功飛升!」

她想起了先生最後的一句話,「徐丹青會再黎搵你,到時將會係你一場機遇,另外,記住幫我好好教訓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