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招惹

『找到目標,來頭很猛!』

短短幾個字表達出那邊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我要去看個究竟,不過美國境內一定有教廷的人,貿貿然隻身而去會否引發教廷的追殺?

看著姨姨整天心不在焉的樣子,無論如何我都要去美國一趟。

人工島。





「你真係要去?」淑盈皺眉問道。

我點頭,「我一定要咁做。」

淑盈拉著我的手,「我明白啦,你要小心。」

「放心,我一定會平安返黎。」

淑盈嫣然一笑,與我相擁。





我坐上私人飛機,由人工島出發往美國。飛機由Robot駕駛,在進入美國領空前我就進行獸化,偷渡進去。

美國,紐約。

我到達了和甜網約定的咖啡廳。

『老大!』

甜網穿了一身與他完全不搭配的西裝,拿著一個文件袋走過來。





『你做乜著成咁?』

『龍頭係要著成咁先得嫁。』

『哦……差啲唔記得你已經上咗位。』

甜網笑著說:『全靠老大你比我嗰一億美金,我用嗰筆錢黎招兵買馬、收買人心、壯大自己實力,先至可以坐上龍頭依個位。』

『廢話少講,我要你搵嘅人呢?』我拿起盛載鮮血的酒杯道。

『老大……今次真係弊傢伙,你想搵嗰個女仔原來係福建幫龍頭個仔嘅女朋友。』

我皺起眉說:『咁又點?照帶佢返黎未得囉。』

『老……老大,你知唔知道福建幫嘅勢力有幾強大?』





我按著額頭,『算,你比佢哋地址我,我親自去帶佢返黎。』

甜網給了我一個地址,是在紐約唐人街的一間中菜館。

希望此行不要弄出太大的動靜。

紐約唐人街。

我穿了一身休閒服裝,白色短袖T恤、啡色及膝短褲,朝福建飯店走去。

在唐人街上,很多華人在閒逛,不難聽到熟悉的廣東話。

福建飯店,一間唯恐別人不知它是中菜廳的餐館。飯店門前放有五爪金龍畫像,不管內外都以「中國紅」為主色調,兩件俗氣得讓人髮指的玉獅毫無章法的放在大門兩旁。





『先生幾位?』門口接待處女職員用英語問道。

「一位。」

她知道我會廣東話後,同樣以廣東話說:「一位依面啊。」

她帶我去到窗旁小桌,是一張四人飯桌。

「飲咩茶?」

「普洱。」

我觀察店內的職員,除了坐在帳房前的大叔外,所有的職員都沒有社團中人應有的戾氣。

目標確定,我就往他走去。





我不打算弄出風波,直接把他催眠。

「你係唔係福建幫嘅人?」

「係……」

我拿出表妹的照片,「知唔知依個女人係邊?」

「佢同大少一齊……」

「咁大少係邊?」

他指著天花,表妹就在上面。





「唔好比人上黎騷擾我。」

「係……」

我從狹窄的樓梯走上去。

想不到二樓的空間比地下還要要大,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從哪個房間開始。

「啊啊……」

呻吟之聲由盡頭的房間傳出,我皺起眉往那間房走去。

我右手運勁推出,直接把門鎖連同房門一同推開。

兩條肉蟲在床上纏綿,在床邊小櫃和地上都放滿色彩繽紛的藥丸。

「你!你係邊個!竟然夠膽阻住本大少happy?」那赤裸的少年說。

他就是福建幫龍頭的兒子。

表妹像吃了迷藥似的,臥在床上做一些沒有意義的動作。

「你對佢做過乜嚟?」我淡然問道。

「我屌你!入撚咗嚟仲咁串?」

我右手一招,手上就多了一根血淋淋的膊胳。

「啊!!!好痛啊!!!」龍頭兒子按著傷口大喊。

「殊。」我左手食指放在唇上。

龍頭兒子渾身顫抖,不敢作聲。

「依家我問你答,明唔明?」

他緩緩點頭。

「你對佢做過乜?」

「無……」

我輕彈出一點血珠,血珠化作血針射穿了他的耳朵。

「啊!!」

我微笑道:「你再講廢話我就唔係射耳仔咁簡單。」

我丟掉他的膊胳,「再問你一次,你對佢做過乜嚟?」

「我……我餵佢食咗啲迷幻藥,等佢可以high啲。」

「佢係自願做你女朋友?定係被迫?」

「自願。」

「好。」

我把他催眠掉,確認他沒有撒謊,本來想放他一馬,不過我不喜歡他對我的態度,於是就把他的子孫根給廢了。

我幫表妹穿回衣服,抱起她離開二樓。

「你……你做乜嘢啊?」表妹在我背上聲若懸絲的說。

「唔好嘈。」

我到達餐館大堂,好十幾名穿上西裝的彪形大漢拿著鐵通站在大門。

看來剛剛的動靜太大,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我把表妹安放在一旁,往大漢們走去。

「你停係度。」大漢指著我說。

我嘴角上揚,不發一語。

大漢青筋暴現,一棍往我敲下來,我往一旁踏出一步,巧妙的躲開了攻擊。大漢一擊不成,怒氣滿盈,他發狂的持著鐵通朝我亂打,我往前大步踏去,閃進他的胸前,正正是他的攻擊軌跡的盲點。

我右手並成劍指,朝他胸口一刺,他的心臟就被我刺破。

大漢嘴角流血,軟趴趴的仆倒在地。

「上啊!!」其他大漢一擁而上。

我赤手空拳的應付剩下的十多名大漢,以他們普通人類的能力,在我面前比小孩還要不堪,完全沒有威脅,我只用了幾招花拳繡腿,就把他們全部打得非死即傷。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揹著表妹,離開了飯館。

酒店。

「嗯……依度係……啊!!你係邊個啊!!」表妹大喊。

我看著她說:「我係你表哥。」

「你亂講!我都無表哥!」

我冷笑道:「你細細個就過咗黎美國,當然唔識我。」

我取出姨姨的照片,「我係黎接你走,接你返去香港搵姨姨。」

表妹怒道:「唔去啊!我唔要再見到佢!!」

我呼出一口氣,「咁你想點?你想繼續食毒品?繼續做江湖中人嘅女人?你都唔細,都成十六歲女,你真係想咁就一世?」

「你理得我!」

表妹氣沖沖的奪門而出。

「唔準走!!」

我追出去,幾個踏步就攔在表妹身前。

「你唔好阻住我!」表妹怒道。

我食指放在嘴唇上,一手把表妹按在地上,化出一道血盾保護我倆。

子彈從走廊盡頭射來,把兩邊的牆壁打成蜂窩。

「福建幫……估唔到你哋竟然咁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