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美國教廷

表妹嚇得失聲痛哭,我維持著血盾保護著她。

我一個箭步衝到槍手所在位置,右手指甲變長,一個揮手就把槍手們的生命盡數收割。

「睇黎要好好教訓你哋。」我拍拍雙手說。

我走到表妹身旁,「無事啦。」





表妹往我撲來,抱著我痛哭。

我把她送回房中,她哭得太累,很快就睡著了。

這個地方不安全,我要甜網為我安排一個安全睡處予表妹,同時要盡快把她送去香港,另外夠膽挑釁我的福建幫,就給我乖乖的去死吧。

甜網和手下來到。

『老大。』甜網說。





甜網身後二人呆若木雞,甜網當堂一個巴掌打過去。

『食懵你哋啊?仲唔叫阿公?』

二人按著通紅的臉,尷尬的說:『阿公。』

真老套的稱呼,罷了。

『幫我送佢去安全地方,有咩閃失我就殺曬你哋。』





甜網猛然點頭,『係!』

目送三人帶走表妹,我就開始復仇計劃,要不是有神的印記礙事,我鐵定會直接把福建幫的地盤盡數打成廢墟。

第一步,我要殺掉他們的掌舵人。

在華人街內,明顯多了不少兇神惡煞的大漢,看來福建幫把幾中部份的打手召回。

我再次去到福建幫的飯店,飯店外,十多名身穿西裝的大漢把大門完全擋住,氣氛沉重。

我走過去,一位大漢隨即用他那根脹鼓鼓的手臂攔下我。

「今日唔做生意,快啲走!」他說了一口流利的廣東話。

我微笑道:「我唔係黎食嘢,我係黎揾你老闆。」





他皺起眉,「老闆?」

「嗯,你哋嘅龍頭大佬。」

他拔出手槍,「你係咩嘢人?」

「黎討債嘅人。」

我隨意拍出一掌,他就被我打飛到十多米外,頓時變得滿身紅腫,全身骨折,半死不活。

其餘大漢沒有一起攻來,反而靠在一起往後退去。

敵退,我進,我把他們迫進飯店內。





「你哋大佬係邊?」

他們滿臉汗水,不敢作聲。

一位老態龍鐘的老伯,靠他手上的拐杖左搖右擺的往我走來。他的老態沒有掩蓋身上沉積多年的霸氣,單憑這種過人的氣勢,我就肯定他就是福建幫的龍頭。

若果他是龍頭,為何兒子會那麼年輕,難道有甚麼養生之法嗎?

「你就係龍頭?」

老者點頭,「就係你整傷我個仔?」

「係。」我嘴角上揚道。

開玩笑,哪止是傷,根本被我弄廢了。





「哦……」他淡然說。

所有人變得鴉雀無聲。

「咳……」老者乾咳一聲。

二十多位穿著純黑色神父長袍的人從二樓和大門魚貫而入,手中都拿著銀白色十字架。

「係教廷……」我說。

既然他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就不再隱瞞,直接發動完全獸化。

神職人員說:『卑劣嘅惡魔,竟然膽敢傷害無辜嘅人類?』





『無辜?黑社會害埋害埋咁多人又點會無辜啊?哈哈!唔記得你哋教廷最鍾意講大愛,只要班仆街肯悔改就可以上天堂,計我話教廷先至係包庇邪惡嘅組織。』

神職人員臉色不悅,『廢話少講,就等我哋送你返去地獄。』

雖然他們沒有給我危險的感覺,但是難保他們會使用「神聖力量」,為保安全,我把血面具一併發動。

兵貴神速,我一手就往那位神職人員抓去,輕而易舉把他的頭顱抓成一片血肉。

其他神職人員沒有絲毫動搖,這種違和感令我感到有點不對勁。

『你上釣啦!』

他們手上的十字架一同發出白光,照射在我的身上,我的皮膚被白光燃燒,灼熱疼痛纏繞全身,我以最快的速度為自己補上一層血甲,再使用瞬間復原修復身體。

三位身穿紅色神父長袍的神職人員步出,二男一女。

為首的男人道:『估唔到你身上面已經被加上神嘅印記,都可以咁夠膽周圍殺人。』

另一男人說:『今次你能夠死係我哋三個手上,都算得上雖死猶榮。』

女人說:『無錯,都算得上係神嘅恩賜。』

是三個狙魔人,不知道他們的實力有多強?

要是他們三個擁有和秋嬣哥哥相約的水平,我能否平安逃去也成問題。

他們三人很有默契的朝我跑來,手中各拿著兩根長銀針。我雙手張開,一道血幕在身前出現,兩掌一推,血幕化作成千上萬的血針往三人飛去。

三人臉掛笑容,手上銀針化作銀光,把血針盡數擊落。

『好快!』我由心的說。

『惡魔!受死!』

狙魔男甲右手銀針甩出,自己則往我撲來,我左手朝銀針一拍,把它擊飛,右手握著一把剛化出來的血劍,與狙魔男甲手上另一根銀針對上。

「噹!」

狙魔男乙乘著我們維持膠著狀態,朝我背後攻來,我用肉翅猛然一拍,直接用風壓把他吹走。

狙魔女把雙針插在地上,十指相交合上,閉眼禱告,大氣中的力量快速的往她身上聚去,是在發動「神聖力量」。

『退!!』

我用盡全力揮出一劍,恃著血面具、獸化的力量疊加,就算是狙魔人也不可能受得了我全力揮劍。狙魔男甲被我一劍擊退,撞在牆上。狙魔男乙再次到達我後背三米外,他雙針齊刺,我一個轉身,把血劍擲出。他雙眉緊皺,銀針交叉於胸前,擋下血劍。

狙魔女一拳朝我臉門打來,我沉腰立個馬步,右手和她對上。

「嘭!」

她在力量上仍然未能及得上我,和我對拳一下就受了暗傷,嘴角滲出血絲。

跟他們三人交手後,我已經了解他們的實力,兩個男狙魔人的基礎實力比狙魔女強得多,所以就算狙魔女動用到「神聖力量」,實力只能和兩位狙魔男相約。

全球就只剩下四十八位狙魔人,在這個小小的飯店內竟然就有三個狙魔人?在這裡一定發生了或即將發生不尋常的事,否則哪怕是四大幫派的龍頭也絕對沒有可能請得動三位狙魔人。

我要活捉其中一人查出真相,至於另外兩人就給我去死吧!

我已經知道了他們三人的極限,就先由最弱的開始擊破,我雙手長出鋒利指甲,背上肉翅一拍,出現在狙魔男乙的身旁,沒待他反應過來,我就以轟雷之勢把他的心臟取出,在他眼前捏爆。

本來我想留下那名女的,順便大幹她一場,只可惜要對付狙魔男甲的話,難保會被狙魔女攻擊,為保安全,只好先殺掉狙魔女。

狙魔女見到我殺掉狙魔男乙後,馬上發狂似的往我襲來,難道狙魔男乙是她的男友或是親人?若然是真的話,我可說得上極之幸運,在我們這種層次的戰鬥中,一絲的分神或是衝動都是致命的失誤。我把握她暴走的瞬間,引她往我攻來,雖然在憤怒狀態下的攻擊威力會大增,不過攻擊軌道卻會單純得多,我早已準備好躲開她的攻擊,而且在躲開攻擊的同時,右手放在她頭頂、左手放在她下巴,雙手用力往外一拉,她的頸骨就被我弄斷。

不管人類的力量有多強大,身體仍然是那麼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