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失手

短短的三十秒內,就剩下一位狙魔人。

『你……』他驚訝的說。

要是我瞬間全力爆發,他們任何一個都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不過我也不可以放鬆,眼前的狙魔人實力雖然比不上秋嬣哥哥,但是也不容忽視。





在兩位狙魔人死去的同時,眾多的神職人員終於慌了,他們不敢走,亦不敢動,活像一個個木頭人站在原地。

比起神職人員們,福健幫的成員更為驚訝,他們第一次看到這個層次的戰鬥,第一次看到能夠獸化的人類,眼前超越他們想像的事把他們多年來建立的世界觀完全擊潰。他們要不撒了整褲子尿,要不嚇得坐在地上,四肢僵硬。

狙魔人深呼吸了幾口,右手輕點在額頭、胸口、左肩、右肩,天地間的力量開始凝聚在他身上。

糟糕!他也會使用神聖力量!

我不能讓他有聚集力量的機會,右手一拳往他頭上擊去,只可惜我還是遲了一步,他的儀式已經完成,兩根銀針朝我刺來,我收拳側身,在銀針旁閃過。





『惡魔!受死!』他咆哮道。

『哼,睇下點。』

我繼續往前飛躍,跟他拉開距離。

既然他可以使用神聖力量,為何要等到同伴死光才使用?

也許是他的力量有時間限制,也許是他的力量幅作用太大,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我現在只要堅持下去,時間一到他的能力一定會解除。





狙魔人眼神變得凶狠,他放下銀針,赤手空腳的朝我走來。

『受死。』他平淡的說,右手握拳擊出。

我不敢怠慢,右拳以螺旋線揮出。

很沉重的一拳,就連我的指骨都快將裂開,他敢以凡人肉身和我對拳,一定比我難受。一如我所料,他的右手變得紅腫,不過他並沒有哼叫一聲,改用左拳揮來。

他瘋了吧。

我繼續用右手與他對拳,就像剛才的情況一樣,一拳就把他左手廢了。

他沒有慌忙,雙手廢了就改用腳,右腳提起往後拉,朝我左腰踢去。

『愚蠢!』我大喝一聲,架起右腳擋去。





他一擊不成,換腳再來,這次我可沒有讓他再主導著攻擊,右手比他更快的擊出,打在他的氣門。

他被我打飛撞在後方牆上,吐出大量鮮血。他抹去鮮血,用怪異的笑容看著我。

他緩慢的說:『惡魔……你今次輸咗啦。』

『哈哈,點睇都係你輸咗。』我化出一把血劍。

『咳咳……』他所吐出的血夾雜著少量肉塊,『神啊,請你令到眼前嘅罪人得到同我一樣嘅感受,等佢明白您嘅大能。』

他身上射出一道耀目白光,白光照射在我身上。

我感到一陣劇痛,是痛徹心扉的痛,雙手、胸口疼痛得很,劇痛狠狠衝擊我的意識,意識開始變得散渙。





他拍拍衣服,調整衣領,完好無缺的站起來。

『惡魔,我都話咗你今次玩完。』

『你……』

一定是他的能力,他的能力是把所有傷勢轉移到敵人身上,自己復原,敵人受創,是很狠毒的能力。這種能力的恐怖之處,就算我現在不停發動瞬間復原,都無法把傷勢修復。

我意識變得模糊,眼皮變得越來越重……

……

「嘭!」

我感覺到被人摔到地上似的,從昏迷的狀態甦醒過來。





我被困在一個狹小的空間,應該是一個盒子,更準確來說應該是一個棺材。棺材蓋已被牢牢的封好,沒有任何光線能夠射進,我感到胸口、雙手仍然疼痛萬分,我的傷勢還未復原。

棺材外的騷動引起我的注意。

『做乜得返你一個人啊?』

『唔關你事。』這是狙魔男甲的聲音。

『你哋三個擅自離開負責地區,唔好以為教宗唔知你哋想做乜。』

『我哋想去邊係我哋嘅自由。』

「嘭。」有人撞在棺材之上。





『你哋想點!』狙魔男甲怒道。

『我哋唔會比你哋依一班「新生代」改變教廷嘅傳統。』

『好笑……教廷發展方向,神早已經有決定!!』

『係咩?殺咗佢……』

出面傳來嘈吵的聲音,很明顯打鬥已經展開,只可惜我被困在這個細小的空間內,不能觀察外界的情況。

大約五分鐘後,外面回復平靜。

我細心的感應,外面已經沒有任何動靜,我用腳撐開棺材蓋,新鮮空氣湧入鼻腔之中,空氣之內還夾雜著濃濃的血腥味。

我爬出棺材,是一張漆黑的棺木。

滿地的屍骸把這片土地染成血紅,單是看到他們的殘缺屍體,就能想像到在剛剛五分鐘內,這裡發生了多麼恐怖的戰鬥。我發現那位狙魔男甲的屍體,他的左右手被人削去,胸口穿了一個大洞,滿臉驚恐的表情,看來連能力都未能發動就被人殺掉了。

驚恐是代表他見到意料之外的人或事嗎?殺他的人……會是他熟悉的「朋友」嗎?

「哼。」我冷哼一聲,就往市區走去。

他們把我運到某大廈旁的冷巷內,還好我身上有手提電話可以辨別方位,現在距離酒店並不算遠。當其他人發現這裡的屍體後,一定會嚇一大跳吧,也許會有特別的組織清理這些屍體,否則凡人早就知曉我們的存在。

我的雙手和胸口仍然疼痛得很,不知道這個狀態會持續多久。

看來教廷內部出現了內戰,最少有兩個陣型,所謂的新生代應該是類似革新一派?教廷在選舉之前出現內戰,到了選舉當日又會有惡魔來襲,只要我好好運用,一定可以把他們完全消滅。

酒店總統套房,是甜網安排的五星級酒店。

『老大!』

『表妹係邊?』

『佢係房入面訓緊,我哋安排咗好多兄弟係酒店附近巡邏,老大可以放心。』

『嗯。』

我走進自己的睡房,脫掉上衣,查看自己的傷勢。除了疼痛之外,從外表根本看不到任何傷口,也許是這個原故,我才不能使用瞬間回復。

「咦?」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疼痛完全消失。

我甩甩雙手,完全正常,再用力呼吸,胸口亦沒有疼痛,狙魔人的「轉移傷害」能力應該是有時間限制的。

我離開睡房。

『甜……David。』

『係!』甜網跑過來。

『幫我訂兩張機票返香港。』

『咩嘢時候出發?』

『越快越好。』

『係!我即刻幫老大搞掂佢!』

突然,我感覺到背後一寒,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我腦海中。

剛才的狙魔人要是沒有死光、要是還有神職人員倖存,他一定會感覺到我身上刻有神的印記,為甚麼他沒有殺我?不,也許他已經在跟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