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初戰第一層

這個掛名妹妹比我少七歲,才剛到十六之齡,本應處於人生中最完美體態的她,凹陷的胸部卻成為了她的缺憾。

我苦笑一下,想起了同為十六之齡的大波妹三人,她們可比我這位掛名妹妹可口得多了。

「哥哥。」妹妹說。

我點頭,再撥了一通電話予Miki。





「喂。」

「老闆。」

「你即刻黎堅尼地城。」

「但係我要餵bb飲奶……」

「帶埋佢黎,我要你今晚係我屋企訓,幫我睇住細妹。」





「之不過……」

「一萬蚊。」

「我執好行李就即刻黎,嘟嘟……」

父親復仇計劃已經有了一個初步概念,不過還未有時間實行,就先讓Miki照顧妹妹,從長計議。

我成為第一代吸血鬼後,實力出現了本質上的提升,現在的力量大概是第二代時候的2.5倍,而心之力具有增幅能力,配合起來使我實力大增。





現在的我可挑戰第一層嗎?

我接了Miki,把她和妹妹送返住處。

「Miki你今晚訓我間房。」

「係。」

「阿妹你訓另一間。」我指著姨姨之前用的睡房說。

妹妹點頭。

安排好二人睡處,我離開住處走到街上,進入某條人跡罕至的小路。

我確定附近沒有路人,立刻發動心之力,把心之力傳送到一方世界戒指上,眼前景象變得模糊,當重新聚焦後,我已經身處在一片大草原上。





看見眼前的高塔和中國風大殿,我已經成功去到戒指世界內。

一個光影在我身旁飄浮,「你想挑戰第一層?」

我點頭。

「依家既你,或者可以成功。」他平淡的說。

我推開遠吉塔的大門,門很輕,卻發出令人牙酸的金屬磨擦聲。

大門內是一個純白空間,我慢步而入,大門隨即關上,純白的世界瞬間轉變成混沌空間,完全喪失上下左右的概念。

「呵欠,你終於黎拿?」一位身穿黑色乾濕褸、深灰色西褲的男子說。





他的臉容被一堆濃霧包圍,就像打上了馬賽克似的,讓人看不穿他的原貌。

他雙手拍拍自己臉頰,「哦,你睇唔到我個樣?唔緊要,你去到好快就會知道我哋係乜嘢人。」

此人語氣輕浮,帶有一點稚氣。

他的氣息忽現改變,站得筆直,右手打了一個響指,我們所站之處就變成一個擂台。

「正式介紹,我係第一層守門人-無間,通關條件係打低我。」

我不敢鬆懈,他的氣息除了帶點傲氣外和凡人無異,倒反讓我感到不妥。

他伸出右手張開,「做乜唔出手?」

我全身獸化、血甲披身、臉戴面具,心之力也準備就緒。





「好,咁我上啦!」我說。

我沒有藏拙,一上場就使出渾身解數,揮出最強大的一拳。

落空了。

他沒有閃避,我的攻擊亦沒有偏差,卻落空了。

「發生乜嘢事?」我站穩腳步,難以置信的問道。

他拍手叫好,「好強勁嘅一拳,啱啱踏入『得道階』就可以揮出近乎係得道階巔峰嘅一拳,果然係@#$%。」

「你講咩話?」





他笑著說:「係喎……你仲未可以知道,不過唔緊要啊,睇你依家嘅情況好快就可以知道『真相』。」

我皺起眉,化出一把血劍。

「你唔出手?」我問道。

他驚訝的說:「我?如果我要出手你實輸嫁喎……」

「試下先知!!」

我握著血劍飛身而去,在心之力的增幅下,單是這一揮劍已經比音速還要快,只見他依舊一動不動,劍刃從他身旁劃過。

「又係咁……」

我的確瞄準他的頭頂劈下,完全沒有任何東西在我們之間阻礙攻擊軌道,他亦沒有移動,劍卻無法碰到他分毫。

很詭異的感覺,就像有一道無形力牆在保護他似的。

他鬆鬆兩肩,右手指著血劍,「你把劍好似幾得意喎。」

「少講廢話。」我就不相信你能夠完全避開我的攻擊。

血劍連環揮出,化作一道血幕,紅色的劍光把無間完全包圍,無間完全沒有慌亂,不單止沒有慌亂,他根本完全沒有移動,任由劍光映照在他的身上。

劍光淡去,他完好無缺。

「點解會咁?」我不能夠再否定他的能力,他的確有方法讓我斬不中他。

他沒趣的說:「再係咁你永遠都贏唔到我,算啦,咁我就唔再發動能力,直接用蠻力同你打。」

「唔好咁得戚,你只係普通人嘅身體,以普通人嘅體能,邊有可能用蠻力同我鬥?」

他沒有否認,拍掌道:「無錯,一般情況下你可以憑住返祖吸血鬼實力擊殺我,不過你有一樣嘢搞錯咗……」

我疑惑的問道:「喔?係乜?」

我感覺到腹部傳來劇痛,眼前一黑倒地。

「就係我唔係普通人……」

……

「滴答,滴答……」

冰冷的水珠拍打我的臉頰,我嗅到一陣腥臭之味,臭得把我硬生生弄醒,濕漉漉的地板讓我打了一個哆嗦。

「冷巷?」

看來我被強制傳送出來,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

堅尼地城,住處。

我看看牆上的電子日曆時鐘,我只不過外出了三個小時。

我受不了身上的臭味,馬上去洗了一個熱水澡。

在洗澡的過程中,我重新審視自己的實力,目前我已經不懼怕任何光明組織或傳說生物,根本不用急於完成遠吉塔,我應該先到遠吉閣慢慢提升實力方為正途。

我回到睡房,看見床上的Miki,才憶起我叫了她來打發妹妹。

我小心翼翼的睡在她身旁,瞬間呼呼入睡。

翌日。

我醒來的時候,Miki和妹妹已經不在,大概已經去了公司。

我乘著家中沒有外人,再次進入戒指空間。

……

「果然失敗。」光影說。

我默不作聲,徑直走進遠吉閣。

當我站進中央圓圈時,那個光球又出現了。

『掃瞄開始,種族為返祖吸血鬼,實力為得道階,已掌握血脈之力、心之力,強化方式計算中……計算完成,生成訓練場所。』

純白的空間開始融化,取而代之是一個煉獄世界。

我站在一片浮石上,四周都是赤紅岩漿,稍有不慎就會燒成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