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法國來的信件

站在岩漿之中,我不敢妄動,天知曉我的血甲能否硬抗岩漿的熱力,就算它可以,在血甲內的我也不可能受得了岩漿的熱力。

『訓練重點,燃燒靈魂以加強靈魂強度,提升心之力存量。 』

「燃燒靈魂?」

正當我不明所以的時候,一團烈火就往我身上撲來,被烈火燃燒,身上沒有感到灼熱疼痛,腦袋卻感覺到錐心之痛,彷如被上萬根針刺在大腦上似的。





看來光球所說的提升靈魂強度,就是要持續感受這種錐心之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每一秒對我來說都變得無比漫長,要不是我硬撐下來,我的意識早就因為極限痛楚而崩潰。

到底還有多久……

煉獄忽然消失,變回白色空間。

『已到達極限,訓練結束。』





經過長時間訓練,我的身心早已處於崩潰邊緣,聽到結束二字,心情稍為放鬆,全身上下就開始溶解似的,軟趴趴的倒臥在地。

現在的感覺就像拼命跑完馬拉松後,全身力量都被抽光,身體快要崩潰一樣。

先生出現在我身旁,「唔錯,可以完成一次完整訓練,你就係度休息一陣。」

聽到先生的話語,我再堅持不住,睡死過去。

一覺醒來,我還身處在遠吉殿內。





先生說:「你醒拿?」

我站起身,緩緩點頭。

「一星期內你都唔可以再進行訓練,否則你嘅靈魂會因為過勞而煙滅。」

「係。」

我離開空間,出現堅尼地城住處。

我內視自身,察覺不到身體有任何地方變強了,然後我嘗試使用心之力,可以使用的心之力數量明顯提升了。
以簡單的例子來說,在平均地使用心之力增幅三倍力量的情況下,以往我大概可以持續使用心之力戰鬥五分鐘,現在則可以使用八分鐘。雖然聽起來三分鐘只是很短的時間,不過卻讓我的戰鬥力大大提昇,遇到生死關頭,我大可以把所有心之力投放到一拳之上,來個魚死網破,而多出來的三分鐘心之力,可以大幅增強我背水一拳的威力。

時間尚早,還有十五分鐘才到中午。





我駕車前往公司,我猜Miki正帶著妹妹在公司內四處參觀。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

我去到總裁房間,發現妹妹坐在沙發上。

「咦?你唔係參觀咩?」

「係啊……不過Miki姐姐要餵奶,所以叫我坐係度等陣先。」

「哦。」

我發現台面有一封信,是來自法國的信。

信面上沒有蓋上郵印,看來是有人親自送來的,收信人的確寫著我的名字,我把信件拆開,取出信紙,信紙上只寫了寥寥數字:「Please Find Me.」





雖然信件沒有蓋上郵印,但是有貼上法國郵票,所以我才會大膽假設這是來自法國的信。

字跡很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徐先生。」廖遠吉敲大門說。

「入黎。」

廖遠吉雙手拿著一大疊文件,「徐先生,依一疊文件都需要你嘅簽名。」

「哦。」

我接過文件,細心的翻看每一份文件,把文件一一簽好後,就交回廖遠吉手上。





廖遠吉說:「無咩嘢事我出返去先啦。」

「好。」

妹妹看著離去的廖遠吉,問:「哥哥,係唔係成間公司都係你嫁?」

「係。」

「哦!好勁喎!」妹妹雙眼發光道。

「係呢,你唔駛返學嫁咩?」

十六歲應該是中四生吧,不是應該學業上最忙碌的時候嗎?

妹妹用純真的目光看著我,「媽咪話女仔唔駛讀咁多書,所以我讀完中三個陣,媽咪就幫我申請咗退學。」





「唔係啊嘛?」我感到震驚。

看來那位掛名後母是想把妹妹訓練成一位釣金龜能手,助她飛黃騰達,真不知道這種女人為何會選上平平無奇,沒有錢也沒有權的父親。

「咁你有咩打算?」我坐在她身旁。

她低頭說:「打算?無啊,媽咪想我點未點囉。」

「老闆。」Miki敲門道。

「Miki。」

Miki說:「我帶佢去參觀下先。」

「嗯。」

「哥哥,你唔一齊去?」妹妹問道。

我搖頭,輕撫妹妹的頭,她和我很相似,都是一件工具,我們的存在也許只是一場意外,大家都是不該存在的人。

妹妹跟Miki離去,在總裁房內就只剩下我一人,我拿起神秘信件,走到落地玻璃前,沉思片刻都沒有頭緒,於是我用座檯電話跟秘書小姐聯絡。

「我想問係我檯頭嗰封信係邊個送黎嫁?」

「聽接待處同事講,依一封信係一個女仔喺今朝送黎嫁。」

「女仔?」

「嗯,個女仔染咗成頭啡紅髮,戴住個Headset,放低封信就走咗。」

「好,唔該曬。」

在記憶中完全沒有人的外貌符合秘書小姐口中的少女,我把信件放在抽屜裡,離開公司。

人工島。

人工島的工程剩餘三成尚未完成,進度比預計中快得多,也許不用半年人工島就能夠正正式式啟用。

正當我登上人工島時,我就感覺到幾個強大的傳說生物氣息在上空接近。

我發動獸化,用心靈感應通知一眾奴僕躲藏在地下室內。

幾隻巨大蝙蝠降落到島上。

『你哋係乜嘢人?』

蝙蝠們解除獸化,變回一個個金髮藍眼的外國人。

『你就係徐丹青?』他用英文問道。

我解除獸化,說:『係。』

他們一同單膝跪下,『徐先生,王需要你,請你跟我哋去一趟法國。』

我右手托著下巴說:『點解?』

『因為只有徐先生可以幫到王。』

『你哋所講嘅王,係吸血鬼王?』

『當然。』

「卟通。」我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

一道埋藏在深處的記憶開始浮現,一件我本該記起的事。

我記得那是會考後的日子,對,我一個人走到唐樓的屋頂。

……

刺臉寒風,天台的邊緣,在我腳下是一群為生活而庸碌半生的人,而我當然也是其中之一。

很辛苦,生存實在太辛苦了,為甚麼別人都屬有美好的家庭,優質的生活,而我就只有那個使我不堪回首的童年,一對不理會我的父母,一個破碎的家庭?

也許是上天討厭我吧……我也同樣討厭上天。

只要踏出一步,我就可以解脫。

『你甘心就咁放棄?』

「哈……乜到我揀咩?」

『乜你無諗過你都可以擁有,你所想要嘅人生?』

「有……發夢嘅時候有諗過。」

這個一直在我背後說三道四的人是誰?我不知道,我亦不在意,一個將死之人哪有心情在意這些細微的事?

『我可以幫到你。』

我的心臟快速跳動著,他說他可以幫我?

我轉過身看著那人,他是一個年青男子,看來年紀不算大,也只有二十六、七歲之齡。

『徐丹青,放心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