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廖遠吉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

我懷著緊張的心情回到公司,並叫接待處女職員馬上聯絡廖遠吉,叫他來我的房間見我。

我坐在大班椅上,心情七上八落的。

「徐先生。」廖遠吉敲門道。





「你就係『先生』?」我直接問。

他古井無波的說:「係。」

我倒吸一口氣,讓發熱的腦袋稍稍冷靜下來。

我用顫動的右手撐起身體,緩緩站起來。

「點解……點解你會睇中我?點解一直以你要做咁多嘢?」





很明顯,一直以來我的遭遇都在先生的控制下進行。

廖遠吉平淡的說:「當你通過第九層,我自然會同你講。」

我說:「萬事樓都係你開嘅?」

他點頭。

我衝過去抓著他的衣領,「即係你知小美係邊?佢到底去咗邊?」





我感覺到一陣威壓由他身上而出,我不得不伏在地上,五體投地。

「小美係一個好女仔,只可惜命運令到佢同你相遇,你放心,除咗你之外仲有人好擔心佢,所以我破例幫佢做咗少少『修正』,佢依家好安全。」

「除咗我之外仲有人!?」

廖遠吉臉帶微笑,用一種讓人心寒的眼神看著我。

「唔需要咁擔心,」廖遠吉取出一個懷錶,「當你完成遠吉塔,你就會知道真相。」

廖遠吉打開懷錶,「希望你今次嘅『選擇』正確。」

說罷,廖遠吉就憑空消失不見。

他的氣息完全消失,我感覺不到絲毫的空間波動。





我馬上發動一方戒,進入戒指世界。

光影飄浮,「哦,你已經知道我身份。」

我瞪著光影不放。

光影平淡的說:「嗯,咁你應該知道要完成遠吉塔先可以知道真相?」

我堅定的說:「係。」

「非常好,咁我建議你要好好訓練。」

我沒有回答他,朝遠吉殿走進去。





光球依然給我「煉獄訓練」,每一次訓練都會讓我的意識達到磨滅邊緣,然而它每次都在我崩潰前一刻中止訓練,令我實力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

訓練完畢,我就回去草地,盤膝打坐。

堅尼地城。

生父把妹妹寄存在我家,我只好僱用工人,專門照顧她的起居飲食,另外我的生母亦在差不多時候聯絡我。

她和生父的做法差不多,也是約我出去吃一頓飯,看來他們一輩的想法都是差不多。

銅鑼灣,某酒樓。

我看到那個女人的背影,慢慢朝她走過去。

「嗨。」我說。





「丹青!坐啊。」

我坐在她身旁,同檯的還有她老公、兩個男孩、一個女孩。

女孩和其中一位男孩的年紀比我還要大,剩下的那個男孩年紀比我小,甚至比我妹妹還要小。

經母親介紹,她的老公姓張,大兒子和二女都是老公前妻所生,小兒子由她所出,換句話就那個小孩子是我的同母異父弟弟。

我拿起茶杯,「搵我有事?」

母親尷尬的說:「唔係……只係想見下個你啫。」

我還真佩服她說謊也不會面紅耳赤。





「哦,你以前話唔再要我,仲以為你唔會再見我添。」

「丹青,唔好嬲媽媽,我個陣只係……」

我食指放在嘴唇上,「唔需要解釋,食嘢啊大家。」

氣氛一下子被我弄僵,然而他們沒有表露不悅,至少在表面上沒有。

母親說:「係呢……民健佢想轉一轉工作環境,唔知你公司有冇空缺?」

我嘴角上揚,「喔,係啊?哥哥你學歷係?」

張民健恭敬的說:「我係中大生物化學系畢業。」

「哦……原來係咁,咁我返公司搵人睇下有冇職位啱你做。」

張民健笑得像烚熟狗頭似的,嘻嘻哈哈的用公筷把點心夾到我碗上。

他們的目的顯而易見,就是想透過關係來撈點油水。

也許人類都是有這種取向,希望不勞而獲,他們只會羨慕別人所有,希望得到別人所有。

母親一隻手搭在女孩肩上,女孩年齡應該比我大兩至三歲,樣貌算是端正,穿了一身悠閒的白色T恤和淺藍色牛仔褲,一把深啡長髮,目測應該33C左右。



母親說:「希敏做開秘書嫁,如果可以……」

我皺著眉問:「姐姐你都想黎我公司做?」

張希敏尷尬的點頭。

雖然她穿了一身平凡的服裝,但是她那個名牌手袋已經讓我知道她極有可能是一個拜金港女。

我右手托著下巴沉思,「應該可以嘅,等我同秘書聯絡下。」

母親舒了一口氣,接著問:「我聽講你老豆好似都搵過你?」

「嗯。」

「佢同你講咗啲乜?」

「無,佢將阿妹交咗比我幫手睇住,依家阿妹係我屋企住。」

「哦……」母親眉頭深鎖。

母親拉著張希敏的手,「係喎,希敏間房要裝修,佢暫時無房訓,丹青你屋企仲有冇房剩?」

我微微抬頭眼睛向上滾,看著天花說:「本來仲有一間工人房嘅,但係阿妹黎咗之後我請咗一個工人,已經無曬房啦喎。」

「哦,唔緊要嫁,希敏可以同你個妹同房嫁。」

「喔?」

母親搭在張希敏的後背問道:「係咪啊敏敏?」

張希敏不停點頭。

「哦,咁好啊,我無咩所謂。」

兩老也希望從我身上得到好處,以現在的情況看來,母親的進攻更為進取。

堅尼地城住處。

「哥哥。」徐丹丹說。

「妹,依位係我阿媽個女。」我說。

張希敏點頭,「你好。」

丹丹說:「哦,姐姐你好。」

張希敏微笑。

「妹妹,你同姐姐一齊訓有冇問題?」我問道。

丹丹笑著說:「無問題啊。」

「好。」

安頓好張希敏後,我再次進入世界戒訓練。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由以往每隔一星期才可以訓練一次,到了現在只需要休息一天甚至半天就可以再次進行「煉獄訓練」。

一方世界內。

我坐在草地上打坐,每次進行訓練後的打坐,有助穩固靈魂。

「做得唔錯,睇黎你真係可以應付第一層。」先生說。

我淡然說:「你上次都話我可以應付。」

先生說:「我上次係話你或者可以成功。」

「喔?你今次係話真係可以應付?即係你覺得……」

先生搶一步說:「無錯,我覺得你今次可以通過第一層。」

有了先生的一句話,我心底的信心頃刻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