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日高登個POST有180正評,補返一更

***************************
129. 第一層通過

遠吉塔。

「你又黎挑戰拿?睇黎實力仲提昇咗唔少喎。」無間說。

我調整呼吸,把身體狀態保持在巔峰。





要嬴他,先要知道他的能力是甚麼。

我發動所有能力,再握著一把血製飛刀,我輕輕一擲,飛刀對準他腦袋飛去,一如所料,飛刀沒有命中他。

無間往我走來,「要你打低我實在太難為你,所以我決定將要求降低,只要你可以打到我一下就當你嬴。」

『哦?咁多謝啊?』

我右手成爪刺去,他輕擋淡寫的伸出右手,我的爪如像抓中一個泡影,虛無實感,與此同時,他的右手已擊在我左肩上,還好我預先把心之力覆蓋身體,所受到的衝擊力還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殘餘的衝突力足以令我左肩粉碎,要馬上施展「瞬間復原」修復。





「咦,可以擋到我一拳喎。」

在他分手的瞬間,我沉肩甩手,朝他的盲點揮出一拳,可狠仍然沒能擊中,甚至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我沒有放棄,左手如矛刺出,右手握著一把血短劍往他腹腔刺去,左腳以膝撞去,他被我的攻擊完全覆蓋,卻沒有作出任何反應,攻擊依然一一落空。

『點解!』我怒道。

「哈哈,有趣。」





無間取出一把左輪手槍,瞄準我的右肩,「我依一槍,一定會射穿你右邊膊頭。」

「嘭!」

子彈如入無人之境,堅硬的右肩被子彈像切豆腐般輕易穿透,子彈在我的右肩上開了兩個血洞。

怎可能,他的手槍所射出的子彈只是普通的子彈,手槍當然也沒有特別之處,在正常情況下,血甲絕對可以擋下子彈,就算不說血甲,我的獸化外皮也可以擋下子彈。

「意外嗎?好快你就唔會覺得意外。」無間說。

無間收起手槍,右手一掌拍出,我把心之力覆蓋全身,作出最完美的防禦。他的手掌印在我胸膛,九成的衝擊力都被心之力抵銷,剩下的一成衝擊力把血甲完全震碎,還把我內臟震得移位。

「吐。」我吐出一口血箭。





先生還說我可以通過第一層?我怎可能對付得了這種壓倒勝的力量,打又打不中他,又不能夠閃避他的攻擊。

無間站在我身前,俯視跪在地上的我。

「點?要唔要放棄?」

我強顏歡笑,『放棄?我唔會放棄!』

既然嬴不了,我就把所有希望賭在這一擊上,我把心之力全部凝聚在右手上,血甲重重覆蓋著整條右手,以加強右手的承受能力,用盡全身力氣配合心之力朝他揮出一拳。

「嘭!」

擊中了,雖然我不知道為何這一拳會擊中,但是確確實實擊中了無間。

無間腹部中了我一拳,整個人往後倒飛而去,拉出一條長長的血柱。





無間站在擂台外,吐出一口血說:「噗,唔錯,依一拳唔錯。」

『我……我打中咗?』

無間抹口嘴邊的血,「係,你可以上去第二層,我嘅任務亦都已經完成。」

無間右手打了一個響指,就化作一道光慢慢消散。

擂台消失,空間再度幻化,變成一條走廊,走廊的盡頭是一道門。

我解除獸化,我沒有急於馬上逃戰,反而離開遠吉塔,離開戒指世界,回到現實。

堅尼地城住處。





我坐在客廳沙發上,閉目養神,腦海中在回憶中戰鬥的點滴。

「丹青。」張希敏說。

「希敏姐姐?」我說。

「唔好意思,我想問下廁所入面啲洗頭水、沖涼液用唔用得嫁?」

「用得。」

「好,唔該。」

妹妹跟工人去了樓下吃晚飯,只剩下我和張希敏二人,她在廁所洗澡時所發出的流水聲音,影響了我的思緒。

我伸了一個懶腰,回到睡房。





我把玩著右手上的一方世界戒指,想起了戒子的製作人-廖遠吉,到底他是甚麼人,不,他還算是人嗎?我和他之間的差距又有多大?我又能否到達他的境界?

「丹青!!丹青!!」張希敏在廁所中大喊。

我走過去,問:「咩事?」

「可唔可以幫我拎條毛巾啊,我唔記得拎啊。」

「哦。」

我拿起一條抹身巾,敲打廁所門。

她完全拉開廁所門,赤條條的站在我身前,她的胴體一覽無遺。很低級的招數,大概是想引我上她吧,要是我現在就上你,不就落入下風?我可沒有那麼笨。

「毛巾。」我把毛巾送上。

她錯愕的接過毛巾,無趣的關上廁所門。

想不到她那麼快就對我出手,在苦悶的修練過程中,就跟你玩一下。

妹妹跟佣人回來。

「丹丹。」我跟徐丹丹說。

丹丹笑著說:「哥哥。」

「係呢,丹丹你幾時返去?」

丹丹皺著眉,「唔知啊,媽咪叫我係度住多排先。」

「哦,咁好啊。」

父親那邊的計劃暫時推遲,先解決母親那邊的。我撥了一通電話予秘書,要她安排兩個職位給我,當然是為了張希敏兩兄妹,要他們來擔任我所安排的職位,這也是復仇計劃的一步。

三天後,在我的安排下,張希敏和張民健來到公司。

「Miki,你幫我帶佢哋兩個去人事部。」

「係。」

Miki側著身說:「張小姐,張先生,依邊請。」

張希敏和張民健跟著Miki,先去人事部打點。

他們二人來了,我的復仇計劃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在我的安排下,張民健進入了科研部,負責一些完全無關痛癢的研究,而張希敏就成為了我秘書的助手,算是我半個秘書。

所有要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在復仇前我先去一回遠吉塔,看看第二層的守門人。

一方世界,遠吉塔內。

我走進通往第二層的大門,又是一個混沌的空間。

一個身穿僧袍的男人,赤著腳站在前方,他雙手合十,混沌空間就化作一個大堂,是寺廟的大堂。

與無間一樣,我都是看不到他的樣貌,只知道一點,就是他的身形和無間相約。

他用慈祥的語氣說:「施主你好,貧僧法號『佛國』。」

「你好。」

「施主若然想通過第二層,就需要經過貧僧嘅考驗。」

「大師請說。」

「好簡單,受我一掌。」

「一掌?」

「無錯,只要受我一掌你就可以去第三層。」

我皺著眉說:「就係咁簡單?」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