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破碎的家

張民健在我的推波助瀾下,被控以傷人罪,判監三年。

母親得知此事,隻身來到公司找我。

「仔,點解會咁嫁?點解民健會坐監嫁?」

我看著檯面上的文件,平淡的說:「我都想知道,我都想知點解佢要偷公司嘢,點解事敗之後竟然想殺我滅口。」





母親臉有難色,「我知佢咁樣做係唔啱,但係佢都算係你阿哥啊,你都唔想睇住佢坐監嫁?」

「當然,但係佢做錯事,自然要受返相應嘅懲罰。」

母親拍桌怒道:「你點解要咁做啫!如果一開始你就無報警,咁佢未唔駛坐監囉!」

我大笑道:「哈哈哈,佢同你無血緣關係嫁!依家佢插你個親生仔,你都可以怪我比佢插完之後報警?係唔係食懞咗你啊?」

母親生氣得臉紅耳赤,按胸喘氣。





「媽!」張希敏走進來,扶著母親。

「敏敏……我哋走,依個人痴線嫁。」母親抓著張希敏的手臂說。

張希敏看了我一眼,眼神盡是不捨。

「行啦敏敏。」母親拖著張希敏的手往門外走去。

張希敏咬著唇,垂低頭,扶著母親離去。





「姐姐,你真係要走啊?」

張希敏轉身望著我,「我……」

「你走咗嘅話,就以後都無得返黎我身邊嫁啦喎。」我平淡的說。

「哼,留係你身邊有咩用,等你再報多次警捉埋敏敏?」母親冷嘲熱諷。

張希敏內心交戰中,我慢慢走近她門,抓著張希敏的下巴,在母親面前跟希敏濕吻。

母親捶打在我身上,「你做咩啊?佢係你家姐黎嫁!」

我輕舔張希敏的鼻頭道:「家姐?佢只係我掛名家姐,我哋完全無血緣關係,就算我娶埋佢,都完全唔會有任何問題。」

張希敏聽到我的說話,頓時臉紅耳赤。





我一手抓在希敏的巨乳上,「更何況我一早就同姐姐發生咗關係。」

「你!你哋!」母親被我氣得七孔生煙,怒氣沖沖的走了。

我關上大門,抓著希敏的乳房說:「姐姐,你同我一齊真係無問題?」

「無……因為我愛你。」希敏微笑道。

愛嗎?假若我沒有錢,又沒有吸血鬼的誘人魅力,你還會「愛」我嗎?

看著你聽話的份上,也許我會給你一個機會當我的奴僕。

在我的悉心策劃下,母親的家完全散了,她的老公在不久前因心臟病發去世,大兒子在獄中受到我的「特別照顧」,已經變成廢人,大女成為了我的性奴,至於小兒子我卻沒有閒情去處理。





希敏得知父親離世,穿了一身黑衣去父親的喪禮,直到深夜才哭著回來。

我抱著希敏的頭,「唔駛驚,你仲有我。」

「細佬,我得返你……」

我解開她的黑色長裙,雙手抱著她的蛇腰,站在大門旁糾纏,完全沒有理會在睡房內的妹妹或是佣人。

解決了生母一家,就輪到生父一家。

一方世界,遠吉殿。

正當我準備今天的訓練時,卻發現訓練的內容改變了。

『場地更改為世界樹,訓練內容:徒手攀爬到樹頂即算完成訓練,注意,訓練途中不能發動任何能力。』





一道白光朝我射來,我感覺到身體上多了一個隱形的枷鎖,包括心之力在內的所有能力都不能使用。

混沌空間化作一個森林,在我眼前是一棵高聳入雲的巨木,他的樹冠末入雲海之中,它一定就是世界樹。

我拍拍雙手,抱著樹幹,發現根本不可以用一般的攀樹技巧,對我來說,它不是一棵樹,是一堵高牆。

就算我不能夠發動能力,單是吸血鬼的基礎質素已遠高於人類,用來爬樹或是攀石也綽綽有餘,我輕易的爬到幾百米高的位置,卻想不到訓練才剛剛開始。

我感到劇烈的地震,險些兒就被震下去,待地震結束,我才呼了一口氣。有很多比我還要大的果實從上面滾下來,我只能快速的左右平移,嘗試躲開果實,可是這樣的動作讓我的體力快速流失,果實的掉落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

最終,我被一顆果實打中,失去了知覺,到我甦醒過來已發現自己身處在堅尼地城住處的床上。

真是艱鉅的訓練,不知道訓練目的為何?





……

我約了丹丹的生母跟我吃個午飯,她爽快答應,她來到我屋企附近的茶餐廳。

徐丹丹坐在她母親身旁,嘻嘻哈哈的細說這些日子的點滴,我敢肯定這個女人一定沒有看過丹丹這裡快樂的樣子。

「係呢,丹丹佢無阻住你啊嘛?」

「無,我好樂意佢住係我度。」

「咁就好啦……」

我們開始進食,丹丹這個小丫頭吃到滿嘴都是蜜糖,她的行為和性格根本不像十六歲的女孩。

女人乾咳一聲,「咳,係呢,丹青啊。」

「係,有咩事呢?」

「最近我哋住緊嗰棟大廈要大修,仲因為食水含鉛量超標,要換埋食水管,夾夾埋埋每一戶要比成十萬蚊啊,不過咁啱我同你老豆啲流動資金都係曬大陸個股票市場,唔知……」

「十萬啫,」我取出支票簿,寫了一張二十萬的支票,「拿,依度二十萬。」

「咁多?唔駛咁多!」她一邊說,一邊把支票放進手袋裡,還用手巾好好包起,惟恐有甚麼閃失。

「唔多,話曬你都陪咗老豆咁多年,我都要多謝你嘅。」

「哦,好啦咁,多謝你喎。」她笑得見牙不見眼。

我問:「要唔要上黎坐下?」

「好啊好啊。」

計劃正朝我預計的方向發展。

堅尼地城,住處。

我們坐在大廳,閒話家常。

張希敏正在公司上班,所以全屋就只剩下我、丹丹、她生母和佣人。

「係呢丹丹,你唔係話要上游水班嫁咩?」

丹丹望向牆上掛鐘,「啊!!!慘啦,夠鐘啦!!」

聽到丹丹的尖叫,佣人馬上從工人房跑出來,丹丹則跑入睡房,取出早已準備好的背包,和佣人一起離開。

女人說:「乜丹丹依家學緊游水咩?」

「係啊,佢想學咩我都會比佢學。」

「咁好啊你……」

我坐近她身旁,丹丹的生母年紀約莫36左右,換句話說,她在剛認識爸爸的時候就和她誕下了丹丹,那時她亦只有二十歲,真想知道爸爸有何魔力,可以吃到一個少女。

她保養還不錯,從外觀看來和剛到三十的女人相約,也沒有肥胖,雖然胸比較小,也就只有大B,不過腰和腿還是有的。



我一隻手搭在她短裙下的大腿,她身體微震,卻沒有閃躲。

「姨姨你對腳都幾滑喎。」

「哦……係咩?」

我把頭哄到她臉旁,「係呢,阿爸都咁大年紀,仲有冇同你扑嘢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