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200正評外傳

************************
外傳:萬事樓的新職員-犀牛記


犀牛記被血魔所傷,處於彌留之際。

錢判官用鬼力穩定犀牛記的情況,暫時沒有生命危險,錢判官使用神通在空間裂痕中潛行往真正的萬事樓。

在虛空之中,唯獨有一片陸地在飄浮,在陸地之上建有一座大廈,也就是真正的萬事樓。





錢判官右手輕點,犀牛記的身體在他身旁飄浮。

「先生,我已經帶咗佢黎。」

『放低佢就可以。』

「明白。」

錢判官右手一推,犀牛記往萬事樓大門飛去,飄落在大門外。





錢判官完成任務,身體就慢慢淡化,最後消失不見。

萬事樓的大門打開,犀牛記被吸進萬事樓之內。

萬事樓內,犀牛記臥在大堂正中位置。

廖遠吉穿了一件乾濕褸,從陰影步慢慢步出,走到犀牛旁的身旁。他手中捏一法訣,身旁出現八個投影。

『無間,佢就係有機緣之人?』





「係。」

『咁我哋開始。』負責指揮的投影說。

投影掌心合起,十指交疊,『魔法,幫佢粹煉身體。』

另一位投影口中默念咒文,犀牛記就被地獄之火包圍,在火中燃燒。

『佛國,先停住因;無間,控制果。』

『係。』

「無問題。」





『科技,改造佢嘅身體。』

『收到。』

地獄之火熄滅,一位投影走到焦黑的犀牛記身旁,他雙手插入犀牛記體內,只見焦黑東西慢慢掉落,犀牛記的肉身變回光滑,充滿生機。

『役使,進行降魂。』

『明白。』

站在較遠位置的投影雙手合十,然後分開,一個光球就飛入犀牛記體內。

『最後一步等我黎!』

負責指揮的投影一掌印在犀牛記胸膛上,犀牛記隨之而一震,張開雙眼。





八具投影同時消失,廖遠吉微笑看著犀牛記。

犀牛記疑惑的問道:「依度係邊度?你又係邊個?我係唔係……已經死咗?」

廖遠吉打了一個響指,他們就出現在一個草原上。

「你未死,依度係萬事樓。」

「萬事樓?」

「一個可以幫人達成任何願望嘅地方。」

廖遠吉步近犀牛記,「你好特別,你擁有使用心之力嘅條件,而且仲同徐丹青有所交集。」





「心之力?咩嘢係心之力?……你識得徐丹青?」

「識,當然識,等我先同你講解下心之力。」

廖遠吉把心之力的基本資料告知犀牛記,犀牛記聽完講解後,完全沒有概念。

「我知你聽完都係唔明,不過你要留心跟住發生嘅事。」

廖遠吉右手上下比劃,然後點在犀牛記的額頭上。

犀牛記感覺到一種神秘力量由心臟而出,湧進四肢百骸之中。

「你依家體內嘅力量就係心之力。」

「依種力量真係好似你講咁厲害?」





「當然。」

廖遠吉輕拍雙手,一頭暴龍就出現在草原上。

「暴暴暴暴龍!?」犀牛記激動的說。

正當犀牛記準備使用吸血鬼能力時,卻發現自己的血脈之力盡失。

「咦?」

「係喎,唔記得同你講你已經變返做人類。」廖遠吉微笑道。

「吓?我變返做人類?」犀牛記看著眼前的暴龍呆了。

暴龍瞪著犀牛記不放,被牠瞪著,犀牛記就連呼吸都不敢太大力。

「相信自己。」廖遠吉說。

暴龍張開血盤大口,朝犀牛記咬下去,電光火石間,犀牛記只憑著本能揮出一拳,擊中暴龍的鼻子。

暴龍的頭顱應拳爆開,血肉腦漿散落整地。

「點解……?」犀牛記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拳頭。

「依啲就係心之力嘅威力。」廖遠吉說。

接下來幾天,犀牛記在廖遠吉的親自訓練下,快速掌握了心之力的使用方法。

今天,廖遠吉找了個機會跟犀牛記更深入講解心之力。

「犀牛記,對你黎講乜嘢係心之力?」

「心之力?未就係集中精神感應自身而產生出黎嘅力量囉。」

廖遠吉搖頭道:「心之力,所謂嘅心就係你嘅心靈、你嘅意志,亦即係你嘅靈魂,心之力講求嘅係靈魂嘅強度。」

「靈魂?」

「無錯,你啱啱所講嘅方法只係其中一種提取心之力嘅形式,而事實上仲有好多方法可以抽取心之力黎用。」

「咁仲有咩嘢方法?」

「其他嘅抽取方法,人類係用唔到,只有天使或者其他『能量體種族』,佢哋無肉體嘅束縛,反而可以使用到接近100%嘅心之力。」

「吓?但係我自己都感覺到心之力嘅存量喎,乜唔係感覺到幾多就只係代表可以用到幾多?」犀牛記問道。

廖遠吉淺笑道:「當然係,只不過你依家可以用到嘅心之力或者只係你可以用嘅百分之一,甚至更少。」

「百分之一?」

廖遠吉點頭,「無錯,不過只要你肯努力練習,終有一日可以突破到人類身份所帶比你嘅枷鎖。」

犀牛記在接下來的日子都勤於練習,對心之力的掌握日漸加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任誰能夠得到先生的指點,實力定必能夠突飛猛進。

今天,犀牛記如常在練習,不過他一下子就增加了一倍的訓練量,在他與一頭九頭蛇交手時,卻沒有留意到自己的心之力早已耗光,在死生存亡的關頭,廖遠吉及時出現。

廖遠吉輕輕一拍,九頭蛇就生機盡失,萎縮在地。

「先生。」

「做乜你私自增加訓練量?」

「因為我以為自己可以應付到……」

廖遠吉說:「你知唔知道我為你度身訂做嘅訓練內容,係剛好到達你嘅心之力極限,我都有同你講過,如果你用曬心之力之後,要係二十四小時之後先至可以補充返。」

每個人的心之力存量都不同,使用了一個單位就沒有了一個單位,心之力與其他體系力量有一個很大的分別,就是心之力是會每二十四小時會自動補充一次,補充到使用者的心之力存量極限。

例如犀牛記的心之力極限為100單位,當他使用了50單位心之力後,到了明天同樣時間,他的心之力就會自動補充為100/100單位。

「原來係咁,唔怪之得次次訓練都……」犀牛記點頭道。

「犀牛記,你已經成為萬事樓職員。」廖遠吉說。

「吓?先生,你係指我可以加入你哋?」

廖遠吉點頭,把一根合金長棍交到犀牛記手上。

「你成為我哋職員後嘅第一個任務,就係帶住依枝棍去搵徐丹青。」

「搵徐丹青做咩?」

「你同佢之間仲有因果糾纏不清,依一行主要目的係靠你去救佢,我會再藉此清除你哋之間嘅因果。」

「咁依枝棍有咩用?」

「你要拎返朗基努斯槍尖,再同依枝棍組成真正嘅『系統之物』。」

「就咁放埋一齊就得?」

「無錯。」

犀牛記拿著合金長棍,在先生的幫助下破開空間,到達了澳門,靜待那天的到來。

那天,犀牛記早在森中躲藏,當他見到徐丹青快要被食屍鬼王殺死的時候,他就大喊一聲:「停手。」

『區區人類,竟然夠膽阻礙本王?』食屍鬼王說。

犀牛記依先生所說,拿起槍尖與合金長棍結合,變成完整的朗基努斯槍。

及後,在心之力的威能下,輕易解決了食屍鬼王,再把昏迷的徐丹青送回酒店。

犀牛記去到酒店天台,一道空間裂縫就在他前方出現,他進入空間裂縫返回真正的萬事樓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