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重遇

我在飛往紐約的途中經過芝加哥,被一個熟悉的感覺所吸引,隨即低飛下去。

我走進一間酒店,去到某樓層的某單位外,敲打大門。

「係!」

Abby扭開大門,「丹青,真係你啊?」





「Abby!果然係你,你嘅氣息……你已經完成傳承,成為食屍鬼王?」

Abby高興的點頭,「係啊,入黎先再傾啊。」

我剛才在半空所感應到的是Abby父親的氣息,然後感應到幾個第一代氣息,所以我推斷Abby應該身處酒店中。

在酒店房間中,除了Abby父親外,還有幾名第一代食屍鬼,其中一位是曾經和我交過手的歧實詺顐。

「我之前收到情報,有教廷嘅人去咗搵你哋麻煩?」





Abby臉色變得凝重,「係……嗰個人好厲害,就算我哋全部人一齊出手,都只係勉強同佢打成平手,佢根本唔係正常人類。」

Abby跟我憶述,那個男子能夠使用出類似聖光的攻擊,威力很大,到最後動用到食屍鬼王部份傳承力量,才能夠重創該男子,故此,Abby所得到的傳承並不完整,不過無礙她的地位。

「點解你完成傳承之後唔返去香港搵我?」

「因為我哋要先建立一個根據地。」

「係美國?」





「係,我哋打算係紐約定居,依家係度等緊世界各地嘅族人集合。」

「要唔要我留係度幫手?」

Abby笑著說:「唔駛,我哋可以應付到。」

「哦……咁啱我都要去紐約,一齊?」

「好啊!」

我們在芝加哥靜待了一星期,食屍鬼族人陸陸續續來到,我們一行人大約有三百五十位,除了Abby和十位貴族外,全都是第二代食屍鬼。

這樣的動靜無異於宣告自己將會插一腳進去這個地區,於美國定居的傳說生物開始陸續派出使者來找Abby交涉。

今天,就有食人魔(Ogres)、哥布林(Goblin)、冰霜傑克(Jack Frost)三位使者來到跟Abby會面,我為他們租用了酒店的會議室,當所有人都去到會議室後,我理所當然的坐在Abby身旁。






食人魔


哥布林


冰霜傑克

『食屍鬼王……你咁樣做係咩嘢意思?』哥布林問道。

『我哋需要領地。』Abby說。

食人魔咧口而笑,『領地?你唔會唔知美國領地已經被各族所瓜分,根本插針都插唔入。』





『你哋只要比一個小鎮空間我哋就可以。』Abby平淡的說。

冰霜傑克身上冒出冷冷寒氣,沒有人能夠看穿他在冰藍鎧甲下的表情,『你係邊個?』

我感覺到冰霜傑克正在盯著我,我淡然說:『我係食屍鬼盟友,吸血鬼一族-徐丹青。』

『你唔係貴族……』冰霜傑克的話語間都伴隨著很重的吸氣聲。

『無錯。』

不是貴族而身為第一代的傳說生物,全都是實力強橫的天才,否則不可能單靠自己的力量晉升為第一代。

食人魔和哥布林驚訝的望著我,冰霜傑克放下了一枚結冰的令牌後,就站起身。





『冰霜傑克一族可以成為食屍鬼盟友,而且會提供一個位於紐約附近嘅小鎮作為你哋嘅領地,條件係吸血鬼一族都要同冰霜傑克一族結盟。』冰霜傑克對著我說。

我嘴角勾出一個玩味的笑容,『好,我答應你。』

冰霜傑克重重的呼出兩口寒氣,轉身走去。

Abby語氣中帶有皇者霸氣,『咁你哋呢?』

食人魔和哥布林互相對望,異口同聲說:『要等我哋嘅王做決定。』

Abby不屑的說:『如果你哋無話事權嘅話,咁有乜資格過黎同我傾嘢!!?』

食人魔和哥布林被Abby的氣勢嚇倒,不敢正視她。

『走!』Abby說。





食人魔和哥布林雙腳發軟的逃去。

「恭喜你搵到領地。」我說。

Abby笑咪咪的看著我,「都係全靠你啫。」

我微笑搖頭,「如果你唔係咁有皇者霸氣,就算有我,冰霜傑克都唔會願意同你結盟。」

在冰霜傑克提供小鎮的正確位置之前,Abby決定所有人都先在酒店逗留,順便可以和更多種族交涉。

晚上,Abby房間內。

我跟Abby細說了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而Abby則與我分享傳承時的驚險遭遇。

「好彩,最後你都無事。」我說。

Abby點頭,「如果唔係有咁多位貴族幫手,傳承一定會中止。」

我們陷入沈默,沒有說話。

「係呢……」「係呢……」

我倆對望,仰身大笑。

我跟Abby的關係係奇妙,比起情人更像朋友、知己,不過我們之間並沒有被道德所限制,想發生關係就發生關係。

「Abby……」我瞪著Abby,使她臉頰發熱。

這夜我把Abby推倒,覆雨翻雲。

……

一星期過去,除了冰霜傑克外,再沒有其他種族願意和食屍鬼結盟。冰霜傑克亦派出人類奴才把地址交予Abby,並命令這奴才為我們引路。

我們租用了好幾輛旅遊車,朝紐約駛去。

一路上都很平安,我們順利到達紐約附近的一個小鎮,不,應該是小社區。

待Abby把人手分配好,我就要離開了。

一個種族要紮根,就先要把勢力領地安定下來,要做到安定,就需要跟附近勢力結交。

其實所謂的領地只不過是各族之間的共識,領地的用意是把該領地內的人類,歸於該領地種族所控制,其他種族不得染指。不過,若然有人不把你放在眼內,領地就如同虛設,所以為了震懾其他種族,各種族的十位貴族通常都會長駐於領地之內。

我與歧實詺顐一起去跟附近的法坎(Fachen)打個招呼。


法坎

『邊個?』一個頭長獨角,只有一眼、一腳的怪人從木屋跳出。

歧實詺顐說:『我哋係新搬黎嘅食屍鬼,想代王向法坎一族問好。』

『哼,原來係鍾意食腐肉嘅老鼠。』

歧實詺顐目無表情的說:『你咁講係乜嘢意思?』

法坎脫下鹿皮外衣,他只有一隻手,這隻手還要是長在胸口的。

『我係話,你哋係老鼠。』法坎說。

歧實詺顐右手握拳,拉弓待發,『收返句說話,唔係就殺咗你。』

我見情況越演越烈,就充當和事佬。

『以和為貴,一人少一句。』

法坎不屑的說:『你又係邊個?同班老鼠一齊你都唔方係好嘢。』

『我係吸血鬼一族,徐丹青。』

我完全放出傳說生物氣息,『係唔係想切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