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食屍鬼領地

法坎用他的獨眼看著我,『你係想同我交手?』

看來這隻法坎仍然未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

『如果你想,我可以奉陪,不過當你出手嘅時候,你嘅生命將會比我收割。』我笑著說。

『哈哈,就憑你?』法坎不屑的說。





法坎舉高他胸前的手,握緊拳頭,像重錘般朝我頂上敲下。

我輕輕往左面踏出一步,躲開了他的攻擊。

『哼!老鼠嘅朋友果然都只係識得閃閃避避。』

我咧嘴而笑,『你已經出咗手……』

我發動血甲化出一把血劍,血劍變作一道血光,在法坎的脖子前方劃過。





『你!你做咗咩!?』

『永別。』說罷,法坎的腦袋就搬家了。

歧實詺顐驚訝的看著我,我拍拍他肩膀,先帶他回去領地。

就在我們回到領地不久,法坎一族帶領大軍來到我們的臨時領地-一間教堂。

『你哋……竟然夠膽係我哋領地裡面殺死我哋嘅族人?』一位穿著獸皮外衣的法坎說。





Abby問:『證據?』

他們抬出該法坎的屍首。

『有條屍唔代表係我嘅人殺。』Abby不屑的說。

『的確,但係我感應到當時嘅氣息,好明顯係你身邊嗰兩個人。』他所指的就是我和歧實詺顐。

歧實詺顐朗聲道:『佢係我殺嘅咁又點?佢夠膽詆毀食屍鬼一族,就預咗有依一個下場。』

法坎王拍手道:『講得好好聽,換言之我依家睇你唔順眼,可以即刻殺咗你都得?』

法坎王的氣息盡數釋放,把歧實詺顐迫退半步。

我釋放出氣息,把法坎王的氣息壓回去。





『法坎王,人係我殺嘅,你有意見?』

法坎王用他的獨眼瞪著我,一字字吐出:『就-係-你?』

我點頭,嘴角上揚瞪著他。

『好,非常好,你唔係食屍鬼,你係邊個?』法坎王問道。

『吸血鬼一族,徐丹青。』

『我會記住你個名……』

法坎王轉身離開,他的族人們跟在背後,離開了教堂。





「丹青,你……」

我大笑三聲,續說:「唔駛擔心,佢未夠資格做我對手。」

在地球上,有資格做我對手的,恐怕只有萬事樓的傢伙,對了,還有節能集團的李懷,只有他們能夠給予我恐懼的感覺。

我跟歧實詺顐繼續和附近各族交涉,總算跟「鄰居」們都打過招呼了。

去到這步,我的工作已經算是結束,只不過還有最後一件事要做,就是為食屍鬼一族立威。

既然法坎一族主動來當出頭鳥,就拿你們來立威吧。

我知道法坎的領地所在,單人匹馬往領地走去。

『又係你?』一位負責守在領地邊緣的法坎貴族說。





『你要臣服,定係死?』

『臣服?臣服邊個?』

『我。』

『哈哈哈……真係愚蠢。』法坎脫去獸皮外衣。

我發動獸化、血面具,毫不保留的發動能力。

『點解……點解你嘅氣息?』

『臣服,定係死?』





身為貴族,法坎清楚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他跪在地上,低頭不語。

與此同時,好幾個第一代氣息接近此處,是王與幾位貴族。

『你想做咩?』王問道。

『你哋法坎一族,要臣服於我定係滅亡?』

法坎王挺起腰,『要我族臣服於你?妄想。就算你有幾強大,都無可能抵擋到我哋咁多個人嘅聯手攻擊。』

法坎王從獸皮外衣下伸出他的獨臂,『再講,就算要我哋死,我哋都唔會屈服!』

『既然係咁,你哋就去死。』

法坎王先攻過來,他的獨臂如重錘般敲下,我保持獸化、血面具,右手平舉而去。

法坎王攻擊被我接住,他冷哼一聲,然後往後躍去。

法坎王說:『一齊上!!』

連同跪在地上的貴族,所有貴族隨著法坎王一起發動攻擊,我化出兩把血劍,以攻為守。血劍劃出兩道血光,朝他們擊去,法坎王眼神一變,帶領眾法坎往後迴避。

『唔錯。』我說。

要不是法坎王的決定,他們之中最少有四個就要死在我的劍下。

法坎王與族人戒備著我,幾名族人為他們送上武器,是大錘和大刀。

法坎王握著大刀,與族人一起一擁而上,多把重器朝我頭上劈來,我用雙劍架在頭上,硬生生接下沉重一擊。

「噹!」

我憑著龍、鳳精血改造過的身體,對付他們的攻擊仍然可以勉強抵抗,不過要摧枯拉朽的擊倒他們的話,就需要動用心之力。

我把心之力凝於雙手,輕輕一推,就把劍上的兵器盡數推走,在他們未能站穩的情況下,我持劍揮去,當堂有四個頭顱飛到半空,拉出腥紅的彩虹。

『你!!!!』法坎王大怒,握著大刀橫掃而來。

他的刀法很奇怪,以獨腳為中心不停旋轉,就像陀螺一樣轉動,他的刀勢越來越來強,就像能夠疊加威力似的,我不可以讓他再轉下去。

我雙劍掉出,被他的大刀輕易格去,與此同時,我把心之力凝聚於右拳上,狠狠的往地上擊去。

「嘭!」

地面裂開,他的轉動亦因為地形改變而被逼中結。在眾多法坎掉進地洞的時候,我使用了一擊龍吼,把他們都震得頭暈眼眩,接著我化出一把血刀,躍下地洞中盡情收割生命。

法坎的鮮血,把我的金鱗和漆黑身體染上一陣鐵腥臭味,對我來說,這是一種香味。

我的血刀架在法坎王的脖子上,『後悔嗎?』

『成王敗寇……唔需要講咁多嘢,你郁手就郁手。』

『你以為我唔會郁手?』

大刀一拉,法坎王身死於此。

法坎一族精英被我單獨殺光一事很快就傳遍整個傳說生物界,法坎的領地亦歸食屍鬼所有,沒有人再敢看輕食屍鬼和吸血鬼,冰霜傑克一族在這個時候更隆重宣佈他們已經與我們兩族結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更派了兩位貴族來為食屍鬼佈防。

一夜之間,食屍鬼的地位便變得穩如泰山。

完成最後一步,我親去跟Abby道別。

「要走?」

「係。」

「多謝你。」Abby說。

我微笑搖頭,「遲啲再見。」

「嗯。」

我離開食屍得領地,駕車往紐約市區駛出。

紐約。

我在市中慢步,妄想能夠見到那個在我心中的倩影,然而這三天的閒逛中,也沒有找到她。

「或者我應該返去。」

我偷偷潛入機場,走進一台即將飛往香港的飛機上,並匿藏其中。

小美是我生命中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人,她的存在不單止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亦給予我所缺乏的溫暖,沒有她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的我。不過,在命運的作弄下,我辜負了她,到了這一刻我還妄想能夠找到她,跟她再次在一起,這樣的結果只會徒添小美的煩惱。

應該放下,不,只能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