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再戰火鳳

我真是太大意,怎可能聯想不到火鳳能夠復活?在眾多神話之中,都有記載過鳳凰能夠浴火重生,竟然連這樣明顯的線索都可以忽略,我真是太過疏忽了。

今次我一定要把他完全消滅,並取得不死火源換取武器。

我再次動身前往黃石國家公園,經過十多小時的航程再加上獸化趕路,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我站在湖邊,回憶上次的戰鬥。





好明顯龍王和火鳳的實力相約,我在吸食了龍王精血後大幅度提升了肉體強度,繼而再提升了大量心之力存量,才能夠摧枯拉朽的瞬間秒殺火鳳,不過依李懷所說,鳳凰是一種能夠在每次戰死後重生的生物,重生後實力會提升一倍。

換句話說,今次的火鳳實力會比上次強大一倍,這場戰鬥我絕對不可以鬆懈。

我直接躍入湖中,到達湖床,往湖床下方空間闖進去。

火鳳地洞中,一頭比上次還要大的火鳳在半空中瞪著我。

『惡魔,你以為今次還會像上次般好運嗎?』





我發動所有能力,『乖乖地同我去死!』

火鳳鳳鳴一聲,幾道燃燒的羽毛朝我飛來,我不敢硬接火羽,背上肉翅一拍平移到身旁五十米外。

『反應不錯,這招又如何?』

火鳳全身燃燒,地上的岩漿池一起爆發出熊熊大火,把我包圍在中心位置。

我在身旁四周立起血牆,擋住岩漿的高溫。





血牆不停發出「滋滋」的聲響,好明顯是抵擋不了高溫,再拖下去我的情況將會雪上加霜。

『雀仔,乖乖地同我去死!』

我右手握著一把血矛,朝他的胸口擲去,他簡單的拍拍羽翼,血矛就倒飛而來。

很強,他的力量和速度果然都比起龍王還要強。

我右手接過倒飛而來的血予,戒備著四周的岩漿柱。就算以現在吸食過龍、鳳精血的身體,我也可以肯定,我還不能在岩漿中活動。

『百鳥朝鳳!』

四周的岩漿開始波動,一顆顆小岩漿球開始飛往火鳳身旁轉圈,就像行星在包圍恆星公轉似的,淡淡的死亡氣息開始包圍我的身體。

我悄悄把心之力放到皮膚上,以免被他的奇招所傷。





『去!』火鳳羽翼一拍,岩漿球從不同方向往我飛來。

我在周圍化出一道血幕,血幕變作上萬血針朝岩漿球反撲,當血針碰到岩漿球時,就馬上被岩漿的高溫所融化。在這個情況,我不能夠使用血霧,否則當血霧被高溫蒸發時,我一定會被岩漿所重傷,我只好在眼前化出幾層血牆,希望能夠擋下這一擊「百鳥朝鳳」。

血牆慢慢被融化,幸好在完全消失之前還能擋下這一波攻擊,不過這樣的防禦方法要耗用大量血液,單是剛剛的血牆已經用了血池的五分之一儲量。

我要反守為攻。

心之力聚於肉翅,背上肉翅一拍掀起了一道音爆,我飛身到他胸前,與此同時,心之力改為凝聚於右手,握拳轟去。

『同我落返地下!!』

拳頭擊在火鳳胸口,我的到右手傳來一陣灼熱感,卻沒有擊中他的實感。





『你以為同一招式我會中兩次嗎?』火鳳說。

火鳳全身化作火焰,他雙翼展開往我拍來,我馬上倒飛而去,沒有被他擊中。

看來火鳳其中一個特性是把自己化作無形的火焰,無形?對了……

我降落地面,對著他使出一招龍吼。

龍吼把他的胸口震出一道漣漪,我確定他還是處於「能量狀態」,那麼我腦海中的戰術就可以開始。

我躍身而去,這次再使用拳頭攻去,他憑著能量狀態,沒有理會我的攻擊,就在我接近他的時候,我在面具之下的嘴角微微上揚,手中多了一把血製大扇,我把心之力聚於兩臂,扇出一陣暴風。

能量狀態的火鳳就和我的血霧狀態是一樣的,都是改變細胞之間的連結,形成一種只以微弱吸引力凝聚在一起的「特別生物」狀態,這種狀態的弱點就是連結薄弱,受不了氣流攻擊或大範圍的破壞性攻擊。以火鳳的火焰狀態為例,我相信現在把他掉進海水中,他定必半死不活;而我的血霧狀態,被大火一燒,也定必灰飛煙滅。

我扇風攻去,他的肉體頓時被我吹散,散飛太遠的火焰變成灰燼,原因自然是離開主體太遠,細胞之間失去了連結,不能夠獨自存活。





『大膽!』他重塑肉身。

是機會!我右手握拳,把心之力凝聚於拳上一拳揮出。

「嘭!」

他硬生生吃了我一拳,被打飛到牆壁之上,陷入其內。

我沒有停止攻擊,立刻往牆壁飛去,他雙羽護在胸前,防止我用上次的方式殺死他。

我雙手長出尖銳指甲,朝他羽翼不停劃去,我沒有天真到認為可以就這樣擊斷他的羽翼,我目標只是他的羽毛,我要把他的羽毛狠狠的刮去。

火羽飛散,我無間斷的用指甲攻擊羽翼。





『你以為這樣做會有用嗎?』

火鳳高聲鳳鳴,我感到腦袋一痛,就往地上墮下,火鳳從牆壁飛出,縱然被我刮斷大量羽毛,他仍然可以飛行。

從他的不穩定飛行姿態看來,剛剛那拳一定已重傷了他。

我要補上一擊,這一擊一定要再次重傷他。

火鳳頭上出現一個火焰王冠,『火鳳王冠。』

他的氣息開始不斷變強,這個技能一定是和血面具一樣,能夠增幅力量。

我不可以再拖下去,我飛到他身前,一拳送去。

「嘭!」

他用羽翼擋下拳頭,我接二連三的揮拳攻去,他沒有任何反應,任由我擊在羽翼上。

再拖下去我只會輸,我要引他出手。

我慢慢降落,和他保持距離。

『受死吧,惡魔。』

火鳳羽翼張合,一條條火羽朝我襲來,我化出血牆阻擋,可是他的攻擊連綿不絕,三重血牆很快就被攻破,火羽擊在我身體上,通體而過,留下一個個燒焦的血洞。

我往後倒下,能力解除,氣息慢慢消失……

『終於解決你了。』

火鳳降落在我身前,他為保安全,再朝我身上打出一枚火羽,在他確定我已經死去後,就解除了火鳳王冠。

我突然撲起,所有能力同時發動,所有心之力聚於右手,朝他胸口擊出。

拳頭擊入他體內,他難以置信的看著我。

『我係用咗食屍鬼嘅能力-假寐。』

他的身體開始化作灰燼,我在灰燼之中找到一枚如岩漿鮮紅的內丹。

「今次我唔會比你再復活多次。」我把內丹收好,回到湖邊。

「成功啦……終於拎到不死火源。」

一把莊嚴聲音在我腦海中出現:『能夠殺死我族子弟並取得其內丹者,有資格得到我族傳承,而閣下亦會成為鳳凰一族的朋友。鳳凰族與龍族及麒麟族合稱三大遠古種族,每隔一個宇宙紀,三族就會派出子弟去到各次元歷練。目標除了訓練我族子弟外,還有為我族結交有能之士。現傳授鳳凰一族基本傳承予閣下,傳承分別為火鳳王冠、鳳凰火羽……』

火鳳王冠,果然是力量增強技能,透過「特別力量」在體內流動,活化肉體,並在頭頂產生出彷如王冠的火焰。

鳳凰火羽,攻擊技能,在表皮長出火羽飛鏢,穿透力極高,還帶有高溫特性。

真真正正幹掉火鳳後,我就準備動身返回香港找李懷交易,不過在出發之前我心中靈機一動,覺得要到紐約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