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不自量力

他們三個被我吊起,形成一個三角形,大家都能夠看到對方。

我站在中間發問:『邊個可以講比我聽,係乜嘢人要你哋殺小美?』

他們沉默不語。

我一刀劃在某人的臉上,『咁口硬,你哋精精哋就自己講出黎,我可以比你哋死個痛快,否則我要你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們的心跳開始加速,汗腺開始分泌汗水。

我走到第二人的身前,用刀插在他的右肩上,『點樣,你肯唔肯講?』

第二人咬著牙,滿臉青筋。

不愧是江湖中人,肩膀吃刀還只是咬咬牙就算,不過現在才開始重點環節。

『到你,肯唔肯講。』





『我唔會出賣兄弟……』

『哦哦,唔錯喎。』我解開他的褲頭。

『你你你你做咩啊?……』他驚慌的說。

我切開他的底褲,讓他整抽子孫根露出,再用刀背抬起他的陽具,『你咁夠義氣,未等你死得壯烈啲囉。』

我把他的龜頭切去,他痛得扭動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大叫十多秒後,就暈倒了,我又怎可能讓他就這樣混過去。

我用水倒在他的頭上,把他弄醒,再在他的左陰囊下劃一刀,徒手把他的睪丸推出來,吊在他的陰囊外。

『啊!!!唔好啊!!!我講啦!!!!』

『太遲,我都講過你哋講唔講我都有辦法知道真相。』

我摘下他的睪丸,放進他的口中,逼他嚥下去。

『你哋夠膽殺小美,就預咗有依個下場。』我走近第二人。

我笑著問道:『你呢?你要唔要講真話?』





『要……我講我講!係William叫我哋黎殺佢嫁,求下你放過我……』

『哦……果然係佢。』

我把他催眠,再確定了他沒有說謊。

『好,咁你可以安心去死。』我一刀刺入他心臟,讓他痛快的死掉。

剩下的第一人和第二人,接受了我一整晚的酷刑,包括在肚臍切開一個十字,把腸慢慢抽出、用電鑽鑽進去牙齒深處的神經線,再注入冰水、把陽具凌遲等等……到了早上才能夠順利斷氣。

每次我殘殺人類,心中都會感到莫名的快感,當我的力量越來越強,我就越覺得人類是卑賤的生物,殺不足惜。

我回到小美的房間,叫走了負責守備的甜網等人。





「小美……你見點?」

「丹青,我已經變成吸血鬼?」

「係,如果我唔咁樣做,你就會死。」

小美無奈苦笑,「估唔到最後都係靠你救返我。」

我拖著小美的手,「唔係,係你救返我,如果當年唔係有你,我唔會生存到今時今日。」

小美呼了一口氣,「我諗通咗啦,既然命運要我變成吸血鬼嘅話,咁我哋就一齊生活啦。」

「你意思係?」

「我會跟你返去香港,我會見下你班『可愛』嘅後宮。」





我尷尬的以笑遮羞,不懂回應。

「小美你留係依度先,我要去解決一個人。」我輕吻她的額角。

「你係指派人黎殺我嘅人?」

我語氣平靜的說:「係,佢係你男朋友William。」

「噗!男朋友?我男朋友只係得你……」在小美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哀傷。

「佢唔係你男朋友?」

小美搖頭,「佢只係爸爸生意上伙伴,我對佢一啲意思都無。」





「原來係咁……咁我明白啦,你留係度先,我好返快黎。」

「丹青!你要小心……唔好殺人。」

「我會處理。」我燦爛的笑著說。

我自己一個去到William的家,他沒有我想像般愚蠢,早就離開了這裡,那麼我要怎樣找他出來?對了,一於去問問幽靈火車。

我拿出手提電話,『David,幽靈火車堂口係邊度?』

甜網說:『幽靈火車總堂口係皇后區……』

得到地址,我就往幽靈火車的總堂口駛去。既然William逃走了,很大機會是去找幽靈火車來保護他,就算不是,幽靈火車都一定會知道William的所在位置。

幽靈火車的總部是一座辦公大樓,看來他們懂得把從江湖所得轉變成「正當收入」。

我走進大樓,守衛就走過來。

他們不是普通的看更,每一個守衛都擁有健壯的身體,他們的眼神和氣息都是殺過人才會擁有的。

『先生,你黎揾人?』

『係。』

『揾邊位?』

『Chris。』

甜網曾經告訴過我,Chris是幽靈火車的老大。

守衛臉色一變,『閣下係?』

『William的朋友。』我說。

『喔,麻煩你等一等,我去通傳。』

我搖頭,『唔駛咁麻煩。』

我把他催眠,再讓他說出Chris的位置。

一如其他公司,CEO的房間果然是在頂樓的。

『你係邊個?』一位穿著名貴西裝,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人問道。

『我來問下你William係邊度。』

『我唔知道,說算我知道,我做乜要話比你知?』他悄悄的按動桌下的警鐘,看他的樣子還以為我沒有察覺到他的舉動。

我取出血槍,指著他的腦袋,『值得咩?為咗佢而無咗條命,真係值得咩?』

『值唔值得唔到你話事。』

我身後的升降機門打開,十名荷槍實彈的西裝男人走出升降機,呈扇狀把我包圍。

Chris點了一根雪茄,吞雲吐霧道:『睇黎應該我問下你,為咗知道佢係邊而無咗條命,值得咩?』

我嘴角劃出一個狡猾的弧度,『你確定死嘅係我?』

我慢慢步近他,他不敢相信我無視背後的十把槍,就連槍手們都弄不懂我的想法,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靜止不動。

『你再行埋黎就射到你變蜂巢!!』Chris把雪茄掉過來。

我輕易的接住雪茄,它無阻我的腳步,我走到Chris面前,用槍管壓在他太陽穴上。

他開始驚慌,流出冷汗。

『你係傳說生物……?』Chris問道。

『係。』

『雖然我只係人類,不過我背後靠山都唔係你可以惹!』就算Chris正被我要脅,他也不忘擺擺江湖老大的姿態。

『係咩?你後台係邊個?』

Chris說:『布雷路之獸(Beast of Bray Road)。』



我淡然道:『仲有呢?』

『仲有?』他呆了一呆。

『你唔係認為區區一個種族都可以威脅到我?』

『你……』Chris既驚又怒。

『布雷路之獸只不過係狼人變種,對我黎講完全無威脅性,所以你一係話我知william係邊,一係就去死。』

Chris咬著牙,『我唔出賣兄弟,同我射死佢!!!』

背後槍手就像一台台殺戮機器,不假思索就對著我後背狂掃。

當子彈觸碰到我的身體時就整顆爆裂,完全無法射進我的皮膚內。Chris眼神變得堅定,表現出一種赴死的決心,既然如此我亦不好辜負他。

我右手指甲變長,往後劃出一個半月,十顆頭顱整齊的往上飛去,鮮血從無頭屍體的脖子噴出,染紅了整間房間,我滿臉血水的瞪著Chris。

「就等我睇下William匿埋咗係邊……」

我把Chris催眠,他果然知道William的藏身位置,原來那傢伙就匿藏在這棟大廈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