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痛苦的轉化

小美倒在地上,神情痛苦。

我跑過去扶著她,「小美,你有無事啊?」

小美顫動不止,漸漸失去意識。

我抱起小美衝出屋外,往醫院跑去。





「小美!你唔駛驚,我會揾人救你!!」

到達醫院,我把小美交給急症室的醫護人員,在我的催眠下,他們馬上就為小美進行檢查。

我坐在外面,雙手合十放在唇前,閉目低頭。

經過醫生檢查,他們找不到小美頭痛成因,基於安全考慮,他們建議小美暫時留醫。

我留在醫院附近,不敢離開。





我在附近徘徊,去到一間咖啡店的時候,有一群神父把我包圍。

『你身上面有神嘅印記……你對普通人類出過手?』神父問道。

我點頭。

『我哋會洗刷你嘅罪。』

『你哋厭命長?』我平淡的說。





神父們一起誦讀祈禱文,『邪惡嘅惡魔,受死。』

『既然你哋咁大方黎送死,我就幫下你哋手。』

教廷這個組織實在太煩了,還有兩年,還有兩年時間他們就會進行選舉,那時候我就要把你們連根拔起。

我取出血製手槍,把他們一一槍殺。

『佢哋根本就唔係狙魔人,不過如果係嘅話,又點會感覺唔到我哋之間嘅差別。』

看著眼前的屍體,我沒有想過要清理他們,就算被美國警方發現又如何?再說,自然會有傳說生物或光明組織的人會清理他們的屍體。

翌日,我去醫院探望小美。

「小美。」我說。





「你,你到底係邊個?」小美按著頭問道。

「你真係唔記得咗我?」

她搖頭。

我苦笑,「你唔記得我都好嘅……小美,我想同你講一聲對唔住。」

她雙眼瞪大,眼白慢慢變紅,淚水凝在眼眶。

我轉身準備離去。

「丹青!!你係丹青!!」





我全身抖動,跑過去擁抱著小美。

「係,係我啊!」

「丹青!!」小美哭著說。

小美抱著我哭成淚人,我輕撫她的後枕,被找了醫生來為她多檢查一次,確定她已經沒有大礙,我就接了小美出院,把她帶回家中。

「小美,有一件事我要同你講。」

「你講。」小美平淡的說,她還接受不了我跟Donna做愛的事。

「我唔係人類。」

「吓?」





我發動獸化,「我係吸血鬼。」

「你……」

「亦因為咁,所以我控制唔到自己嘅色慾,我仲有好多奴僕,係你離開我嘅時候我仲同其中一個奴僕結咗婚……」

我一鼓作氣把所有的事跟小美坦白,小美一時之間未能夠接受我的身份,我不想強迫她接受,所以我先回去酒店,並把我的電話號碼留給她。

「小美……」我靠在窗前,看著窗外明月。

『老大,酒店揾咗警察黎同你跟進你今朝打爛堵牆嘅事。』

『叫佢哋黎。』





兩位警察進來,二人都是男性,一位黑人、一位白人。

白人問:『點解酒店外牆會穿咗個窿?』

『哦,係咩?』

黑人瞪著我說:『先生,麻煩你合作少少。』

『其實依個問題你哋唔係應該問酒店方面咩?點解會係度盤問我?』

白人取出手扣,『既然先生你唔合作,我哋唯有「請」你返去。』

『好啊。』說罷,我催眠了他們二人。

他們二人在我的催眠下,認為今次的事件是基於酒店疏忽,沒有進行保養以致外牆破裂,當然除了他們二人,我還催眠了酒店的高層,讓他們承認疏忽。

事件算是告一段落,而小美亦給了我回覆。

小美家中。

小美胸部起伏不停,「丹青,我……我接受唔到要同其他人分享另一半……」

「嗯……我明白。」

「雖然我哋做唔成情侶,但係我哋仲係朋友。」她強顏歡笑道。

我臉上掛起勉強的笑容,「係……我哋係朋友。」

我沒有在她的家久留,虛偽的噓寒問暖一下就獨自離開。

我沒有傷感,只有淡淡的遺憾,也許就像跟初戀分開了,過了一段時間,在facebook上看見她跟別人拍拖時所感到的那種遺憾。

『唔好阻住條路!』幾個白人把我推開。

我沒有在意他們,徑直離去。

不對,他們幾人身上有血腥味,是江湖中人獨有的氣味,難道?

我心中一寒,往小美的家跑去。

「嘭!」一聲槍聲從小美的家傳出。

「小美!!!!」我發動獸化,直接撞進小美的家。

我看到小美臥地浴血,氣息薄弱,那幾名白人準備離去。

「停低……」我左手揮出,血霧朝他們襲去,把他們的腳牢牢固定在地板上。

他們發瘋般朝我不停開槍,我無視他們的彈幕,在小美身旁化出血牆擋下流彈,用血甲封上小美的傷口為她止血。

小美失血太多,內臟爆裂,脈搏漸弱,就算現在送她往醫院也只有死路一條。

「小美……」

我咬在小美的脖子上,輕輕吸了一口血。

只要把她轉化,她就能活下來。

吸血所帶來的性慾出現在我腦海中,在這個情況下,我哪有心情性交?

我抓著小美的手,等待她成功轉化。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小美的情況越來越糟,好像有點不對勁……我看過吸血鬼一族的卷宗,吸血鬼轉化人類只需要咬對方一口,把少量唾液混入對方的血液中便能夠成功轉化。難道我的方法是不同的?對了……是性交和內射?

小美命在旦夕,任何方法都要嘗試!

我把血牆加高,擋住白人們的視線,然後脫去小美的褲子,慢慢插入。

我但求盡快內射小美,在腦海中不停幻想以往經歷過最為刺激的畫面,大約一分鐘後,我就成功射精。

我拔出陽具,為小美穿回褲子,小美的氣息仍然在慢慢減弱中。

「唔會嫁……唔會嫁……小美你唔會死嫁……」

我抱著小美,眼淚忍不住落下。

「丹……丹青?」小美輕聲說。

「小美!小美你終於無事拿!」

我放下小美,走到其中一個白人身旁,用指甲劃開他的喉嚨,用一個血碗盛著血走回去,給小美喝一碗血,幫助她復原傷勢。

小美憑著本能,把整碗血喝下,身體亦開始復原。

既然成功轉化了小美,是時候要弄清發生了甚麼事。

我走近剩下的三位白人旁,『邊個派你哋黎?』

『怪物……你係怪物……』

『主啊……』

『唔好埋黎啊!!』

我淡然說:『唯有帶你哋三個返去慢慢問。』

我把他們三人弄暈,把他們和小美一同帶回酒店。

我安排了甜網照顧小美,至於我當然是去審問三位槍手先生。

我大可以使用催眠讓他們說出實話,不過我沒有這樣做。

我輕舔手中的短刀,『好,係時候開始玩講真話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