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神隱

是誰把我帶來了這間和風小屋?
這裡又是不是仍在新宿之內?
我是否又去了另一個時空?

我脫去鞋子踏上小屋的地板,穿過大門走進客廳。

「歡迎你。」





「係你帶我黎依度?」

眼前一位少女身穿和服,髮色金黃,眼神之間流露出王者的高傲,白玉無瑕的肌膚讓人難以猜透她的年齡。

她點頭道:「無錯,係我。」

「點解你要帶我黎依度?」

「因為命運……我需要你黎斬斷命運嘅鎖鏈。」她說。





我輕呷一口眼前的綠茶,「咩嘢命運?」

「當年你……唔係,當年有人為咗一己私慾而破壞多個小千世界,造成數以億計亡靈,眾生生靈塗炭,當中更包括我族九成以上子弟。」

「你係邊一族族人?」

「九尾狐族。」

她拿出一個酒杯,把清澈如水的液體加到杯中,「睇黎『佢』已經完全消失……」





「佢係邊個?」

「你知道嘅,就算你係依一刻唔知道,你遲早都會知道。」

九尾狐走到後園,看著飄落的櫻花徐徐道:「仇恨會引發出更加多嘅仇恨,惡果會生出更多惡因,當年你哋幾個人嘅決定,令到好多不幸嘅事發生。」

她所說的「那些事」大概就是和體內那股意識有關吧,看來那個意識和他的同伴曾經做過一些很恐怖的事。

「就算係咁,同我又有乜嘢關係?」我問道。

九尾狐淡然一笑,「因為佢種下惡因,所以你會承受惡果。」

「佢係佢,我係我,關我咩事?」

「當然關事,因果就係咁奇妙嘅嘢……放心,我哋唔係要追究你,只係需要你作出承諾。」





「咩承諾?」

「保佑我九尾狐族,免受『滅世連鎖』所滅絕。」

從前,我覺得承諾這種東西只不過是空口說白話,不過當我踏進了半神階後,我就知道承諾是伴隨強大的約束,要是違背承諾,將會受到可怕的報應。

我不知道她所說的「滅世連鎖」是甚麼,更不知道我有沒有能力保護她們一族。

「對唔住,我唔可以答應你。」

她身體微微一震,遺憾的說:「嗯,我都估到你唔會咁易應承。」

我感覺到小屋的周圍出現了上百個第一代傳說生物氣息,當中更有幾個氣息比起一般傳說生物還要強大,應該是踏入了半神階的傳說生物。





「你……」我皺眉道。

「既然你嘅存在會影響到我哋嘅平穩,咁就等我哋抹殺你嘅存在。」

九尾狐全身燃燒起一種藍色火焰,然後她就由人形化作九尾狐的樣子,每根粗大的尾巴上都有一個類似鬼火的光球在搖曳。

我發動完全獸化,再配上血面具。

『你哋真係要咁做?』我握著拳問道。

『為咗爭取一線生機,就只可以咁做!』

其他的九尾狐陸續出現,上百第一代九尾狐對我完全沒有影響,不過那三位九尾狐領袖(包括一直跟我對話的那位),實力都不在我之下。

『你哋想殺死我?』我問道。





『無錯。』三位領袖齊聲道。

對方想取我性命,我自然不可以留手。我右手輕輕一握,毒針長矛就出現在手中。

我把心之力輸入長矛內,矛身頓時發出耀目白光。

『系統之物……係佢專用嘅系統之物。』女九尾狐領袖說。

『黎啦!』我握著長矛說。

三位領袖互相對望,一同躍出。

他們一同用口吐出藍色火炎,火炎中心溫度極高,就算我已經馬上飛身閃避,表皮還是感到炙熱刺痛。須知道我的身體強度已達到半神階,就算是岩漿也不會輕易燒傷我的表皮,然而藍炎卻可以烤傷我,那就代表藍炎絕非凡物。





我用毒矛刺出,劃出一道綠光,三位領袖散開迴避,他們身後的子弟卻沒有那麼幸運,被綠光所傷,頓時化作一堆堆血水。

『毒針長矛果然好強勁。』女領袖說。

我肉翅輕拍,飛上半空。

這個空間除了有一間和風小屋外,就是一大片黃土。

九尾狐領袖知道除了他們三人之外,再多的九尾狐亦只是炮灰而已,所以就讓其餘的九尾狐退去。

『雖然你好強大,但係喺依一個空間入面,你絕對唔會係我哋嘅對手!』

九尾狐一起吐出藍炎,我只能憑藉高速飛行躲開攻擊,要是接近藍炎,我大概會馬上被擊倒。

所謂久守必失,縱然我的速度再快,也被藍炎燒傷了好幾處。

我在躲開了藍炎後,馬上發動靈異力。

『毀滅蝗災!』

空間接口出現在我胸前,源源不絕的巨蝗從洞口湧出,巨蝗依照我的意思分成三批攻往三位領袖。

九尾狐不慌不忙的吐出藍炎,大量的巨蝗被牠們燒成灰燼,看來我的靈異力是有弱點的。

戰況對我極為不利,有見及此我只好以身犯險。我欺身進入某位領袖的攻擊範圍內,以巨蝗引開他的注意力,再繞到他的後方,把巨蝗蠱悄悄的擊在他身上,為免他發現巨蝗蠱,我揮出一拳以作虛晃。

九尾狐反應敏銳,瞬間轉身朝我吐出一口藍炎。

我用毒針長矛掃出幾道衝突波,在危急關頭把藍炎打散,縱然如此,我的右手仍比藍炎燙傷,藍炎所造成的傷口不能使用「瞬間復原」修復,這才是藍炎最恐怖之處。

領袖看來沒有發覺到我已經把巨蝗蠱放進他體內,只要待蠱毒進入牠體內深處,就能夠發動蠱毒操控他。

『你哋點解要趕盡殺絕?』我拖延時間說。

領袖們聚在一起,某人說:『只要殺死你,或者就可以得到另一方勢力嘅庇護。』

『另一方勢力……』

難道在我背後,還有一個隱藏的敵對勢力存在?

時間差不多了,我默念《蠱毒經》的控蠱經文,中了蠱毒的那位領袖馬上抽搐。

『發生咩事?』其餘二人問道。

中蠱的領袖開始抵抗蠱毒的操控,只可惜巨蝗蠱比起一般蠱毒還要強大,就算是我自己中了此蠱毒,單憑一己之力恐怕要花上半天時間才有望解除蠱毒。

不過,假若其餘二人協助他,也許能夠在較短時間內解除蠱毒,我不可以讓這件事發生。

我手中長矛如蛇撲出,席捲最近的一位領袖,他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危機仍能作出最好的應對,他身後九尾各扔出一個鬼火,結成一怪異陣式把毒針長矛止在半空。

雖然不能擊中有點可惜,但是只要把他們的注意力引開便行了。

就在毒針長矛被止住的同時,那位領袖終於被我所操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