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九尾狐的苦肉計

我的嘴角掀起了一個不可察覺的弧度,那名受我操控的領袖朝他身旁同伴噬去。

『你做咩!?』女領袖往後躍去,跟傀儡拉開距離。

正在阻擋我攻勢的九尾狐被後方騷動吸引了注意力,他稍一鬆懈,就被我以心之力強行破開了鬼火陣。

『哼!』他冷哼一聲,往後方退去。





我乘著此刻優勢追擊而上,右手握著毒針長矛以雷霆萬鈞之勢刺往逃走中的九尾狐。

想不到他突然止步,回首吐出藍炎,我及時扭動身體在藍炎旁擦過,強忍藍炎所帶來的痛楚刺往他身上。他全身毛髮豎起,化作一道金光消失於原地,可恨我沒有對他造成傷客。

我眺望遠方,那位傀儡正和女領袖激戰中,只可惜受到操控的傀儡難以發揮全部力量,正被女領袖穩穩的壓制下去。

我要把握他們一對一的狀態先了結第三位領袖,否則我就要再次面對以一敵三的劣勢。我把心之力輸入背後肉翅,以比第三位領袖還要快的速度追上去。

『同我停低!!』我用長矛準確的刺下去。





長矛所過之處都被劇毒所腐蝕,九尾狐只能以藍炎暫時止下矛尖。

『破!!』我大喝一聲,心之力繼續輸入長矛之中。

毒針長矛發出耀目白光,片刻間就把藍炎壓回去。

『可惡!』九尾狐閉上口,九條尾巴甩出鬼火,九個鬼火把我圍了起來。

一絲危險的感覺由身邊的鬼火上發出,也許這九個鬼火能夠組成大殺害力攻擊陣式。





我右手輕甩,用長矛刺往最接近的鬼火,可惜鬼火乃是無形之物,長矛無法阻止它的運轉,看來我沒法阻礙鬼火組成陣式,既然如此只好攻擊施術者-那位領袖。

我無視身後正在追趕著我的鬼火,筆直的朝施術者飛去,同時發動靈異力釋放出食肉巨蝗,與我一起攻往領袖。

領袖依舊吐出藍炎,難道他們就沒有第二種攻擊方法嗎?我強忍痛楚扭過藍炎,毒矛朝他腦袋急刺。

他四腳微屈,輕輕一彈就往身後退過百米,雖然我一擊落空,但是巨蝗仍能依據我的意志狙擊他。

領袖雙爪往前輕拍,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就把巨蝗群沖散,我以矛尖破開衝擊波,沒有被衝擊波影響速度,成功接近他。

『受死!』我大喊一聲,毒針長矛隨我刺出。

領袖說:『死嘅應該係你。』

我身後鬼火傳來恐怖的熱度,它們依照一個古怪的軌跡運轉,產生出比藍炎還要恐怖的高溫。





『孤火-極陽。』

我用大量心之力包圍自己,以抵銷周圍的高溫。要盡快破解鬼火陣式,否則心之力將會在數分鐘內耗光。我繼續攻往領袖,奇怪的事發生了,就算他亦身處在「孤火-極陽」的攻擊範圍之內,卻絲毫沒有受到高溫影響,要不他們本身就極為耐熱,要不這個陣式內是有安全位置的。

要是我也會使用陣式,也許能夠以巨蝗使出陣式來加強「毀滅蝗災」的攻擊力。

我苦苦抵抗高溫,另一邊廂,傀儡已經出現敗跡,要不是女領袖不想殺害傀儡,恐怕那邊的戰鬥早就已經有結果。

我只好不再留力以換取一線生機。

我把心之力集中在毒針長矛,先後朝領袖和鬼火陣點出,領袖不敢硬抗我的強力攻擊,只能閃身避去,至於鬼火陣方面,攻擊有如泥牛入海,完全沒有造成半分影響。雖然這次攻勢沒有對領袖造成傷害,但是我發覺到他的迴避方式有點古怪,他先前的迴避都是往身後躍去,今次的迴避卻是朝身旁平移,也許他這樣做是為了維持鬼火陣式,這個陣式應該是有距離限制。

『嘿。』我背後肉翅用力一拍,往後倒飛而去。





『想走!?』領袖急忙追來。

我全速逃去,就算是他也難以及得上我的速度。

我感覺到高溫開始溫弱,在我全速飛行下,很快就逃出陣式攻擊範圍之外。他的陣式果然是有範圍限制,還好沒有陣式並沒有附加囚禁一類的特殊能力,否則他甚麼都不用做也能把我活活耗死。

就算我逃出陣式之外,他也不打算就這樣讓我逃去。我將計就計假裝逃去,使他拚命的追上。

『停係度!』他大喊。

我把身體止住,朝後方刺出全力一擊,把八成的心之力都附在這一擊之上。

『你!?』

我的攻擊很直接,直接得使他沒法避開,他只能眼白白的看著耀眼綠光、白光穿透自己的身體,然後感受身上的血肉慢慢化開,最後變成一灘血水。





一位九尾狐領袖陣亡。

我隨即飛向剩下二人的位置,一定要在傀儡仍受控的情況下和他聯手擊殺女領袖。

『可惡!!』女領袖看見同伴身死,痛徹心扉的叫喊。

她沒有再留手,幾個回合就把傀儡壓制下來,雖然我能夠趕上,不過傀儡已失去了戰鬥能力,被她壓在腳下一動不動。

只剩下不足兩成的心之力,就算還可以用心之力發揮出奇兵作用,也不會是擊敗她的關鍵。

我跟她對望,二人都不敢妄動。現在的情況,她可以憑藉九尾藍炎和狐火來發動各種特殊攻擊,至於我就只能夠使用毒針長矛和靈異力,只可惜食肉巨蝗在藍炎之下連半秒都堅持不了,而且發動靈異力是需要使用心之力的,胡亂發動靈異力只是白白浪費心之力。

『我唔會放過你。』女領袖說。





『我無諗過去到依一步你仲會放過我,當然……我都唔會放過你!!』

我看看她腳下的領袖,也許攻擊他是一個不錯的戰術。

為了勝利,下流就下流吧。

我右手長矛假裝刺往女領袖腳下的那人,她頓時大驚,接著我把長矛甩出,矛尖劃出一道綠光,徑直的刺往那人的頭顱上。女領袖雙爪齊出,拍中毒針長矛的矛身,把長矛打飛,在這個空檔,我把剩餘的兩成心之力集中在右手之上,右手成爪往她的頭顱抓去。

『去死啦!!!』我大喊。

「嘭!!」

攻擊威力之大做成一個衝擊波擴散開去,捲起漫天沙塵。

『點解……』我疑惑的說。

我感覺到女領袖的氣息還在,而我剛剛的爪擊明明是擊中了她,她不可能活下去,到底這是甚麼情況?

待沙塵稍為平息,我發現剛才的爪擊原來擊在一個白色的圓球上,圓球潔白無瑕,是用不知名的物料製造的。

白色圓球上有一位少女站著,她穿了一身黑色套裝,黑色的絲質短袖上衣配上黑色短裙,用居高臨下的眼神看著我。

「九尾狐一族,你哋嘅卑微願望我已經聽到啦。」少女用她稚嫩的聲音說。

我問道:『你係邊個?』

少女打了一個呵欠,「關你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