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富士急鬼屋驚魂錄》(下)

「嘿嘿……」他吐出姆指,發出詭魅笑聲。

看著他指頭和嘴唇之間連有一條唾液絲,讓我感到有點反胃。

我操控巨蝗往他襲去,他不慌不忙的迎上巨蝗,巨蝗沒法碰到他的身體,他亦是惡靈一份子。

我明明感覺到他有心跳、有人類的氣息,到底他是怎做到的?





「嘿嘿……」他繼續詭異地笑。

我皺著眉,「你點解要困我係依度?」

他張開口瞪大眼睛,雙手一拍,「……原來係咁,原來你係唔小心走咗入黎,唔怪之得會咁奇怪……」

他脫下手術袍,走到一旁的櫃子上拿出一本厚重的文件夾,文件夾上寫有「Project: Evolution」的字眼。

他翻開文件夾,掀開數頁,「搵到!假如遇到因意外而進入的外來者……」





「咳咳。」他清清喉嚨,「實驗主持人A12發現外來者,現申請進行排除程式Clear-47。」

『外來者確定,指令Clear-47執行。』一把女性聲音在手術室內迴盪。

他放下文件夾,吐出一口唾液在掌心輕搓,再往頭上一抹,「再見啦外來者……嘿嘿。」

我四處張望,發覺周圍的空間正在呈圓形收縮,直至收縮到我腳下,四周環境變得完全漆黑。

「滴答。」在寧靜的空間中出現一下滴水聲。





強大的吸力從腳下出現,把我往下扯下去,四周漆黑化開,回復正常景象,我臥在鬼屋的入口處旁的椅子上。

「依度係……Mandy!頌恩!」

「你終於肯醒啦咩?」Mandy說。

頌恩呼了一口氣,「頭先玩完鬼屋之後你就暈咗啦。」

「玩完鬼屋?」我疑惑的問道。

頌恩點頭道:「係啊,乜你唔記得咗?」

「我……我記得同你哋講要小心個職員……之後……」

Mandy一手拍在我的胸口上,「仲好講,個職員明明係普通人!」





「普通人!?」我明明感應到他不是人類。

「咁我……我係陪你哋玩完間鬼屋先暈低?」

「係啊。」頌恩說。

到底是誰控制了我的身體跟她們玩鬼屋?那個「Project: Evolution」又是甚麼東西?

我快速調整心情,把剛才發生的事壓在心底裡。

我們很快找到淑盈等人,她們已經玩了兩個機動遊戲,現在正在超大型滾輪式過山車「eejanaika」的隊伍中。

我找到她們後,就帶著她們一行人走到絕叫優先券的隊列中。絕叫優先券每張1000日圓,每個人只能夠在同一個設有「絕叫優先券」的機動遊戲使用一次優先券,使用後就不用等待,馬上能夠進行遊戲。





我可不想那麼麻煩,又要買票,又只能夠玩一次,於是直接使用催眠把職員們迷惑。

我們人數之多直接把整台過山車包起,這台過山車和其他的過山車不同,座位並沒有固定。之前我還以為座位是依照慣性來轉動,當親身落場時才發現背後應該是有程式在控制座位的角度,這種「公轉」加「自轉」的體驗真的不錯。

接下來我們重施故技,用了不到半天時間就把整個樂園的機動遊戲都玩光,剩下的時間我們用來在各個展觀中遊覽。

其中一個展館是EVANGELION WORLD,顧名思義,展觀內全都是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展品。內裡有一個1:1的初號機胸像,每隔六分鐘就會進行一場光與聲的表演,還會配合風和煙霧,絕對值得一看。

當我跟初號機對望時,心生一種熟悉的感覺,以前在很久以前我曾經親眼見過類似的機械人。

我們把樂園中的東西一一嘗試過,到了日落西山後才離開。

參觀完樂園後有一種很滿足的感覺,日後再來東京,一定要再來一次。

旅遊車上。





「啊!!」Angel大喊一聲。

我抓著她的手,「咩事?」

Angel的淚水不停掉落,「死曬……佢哋全部人死曬!」

「佢哋?你係話……」

Angel含淚點頭,間接承認了人工島被人攻擊,而且死傷慘重。

該晚,我自己一人乘夜機返回香港。

凌晨時份,我從香港機場飛往人工島,到達人工島的上空後,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合不上嘴。





「成個島都比人擊沉?」

我辛苦建造的人工島,被人完全摧毀,只剩下幾條樁柱在大海中殘存。

我努力的感應,完全感應不到傳說生物反應或是任何人類反應。

到底是誰攻擊我的人工島?
天鵝少女他們是否一同死光了?

我要知道發生了甚麼事,要知道情報,就要找萬事樓。

我飛往香港,朝最近的萬事樓走去。

萬事樓。

升降機門打開,是一間以陰陽魚作為壁紙的房間,在房間之內只有三張椅子,分別是黑、白和灰色的。

有一位少年坐在黑色椅子上,至於白色的椅子上,則有一位少女。

我坐上灰色的椅子,問道:「我想知道邊個人摧毀咗我哋人工島。」

少年輕舉他手上的天秤,淡然說:「你想得到情報,就要付出代價。」

「我知道。」

少女說:「代價係一蚊港幣。」

「一蚊?」

少年點頭,「無錯。」

我取出一枚一元硬幣,「無問題。」

少年接過硬幣,說:「破壞人工島嘅人係教廷同天師聯軍。」

「教廷同天師?」

「無錯。」

「總共有幾多人?」

「二百三十二位入道階、十位得道階、一位半神階。」

「佢哋竟然有半神階嘅戰力!?」

少年微笑道:「如果你想知道佢哋底蘊,就要再付出代價。」

「代價係乜嘢?」

少年說:「Angel嘅性命。」

我怒道:「唔可以!」

他放下天秤,問:「咁你仲有冇其他願望?」

「無……」

離開萬事樓後,我心中感到一陣寒意,雖然光明組織擁有半神階戰力的確是在我預料之外,但是憑藉心之力、系統之物和靈異力,我倒是有底氣對付區區一位半神階戰力,最令我心寒的是他們兩個組織為何要聯手對付我?我相信他們背後還有更強大的底牌,要是正面衝突,以一人之力定必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既然他們擁有這樣強大的能力,為何仍然默許傳說生物存在?也許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私慾,想透過傳說生物來制衡其他光明組織,或是令到世人需要光明組織存在。

又或許,傳說生物其實都擁有能夠抗衡光明組織的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