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富士急鬼屋驚魂錄》(中)

不,我不會放棄的。

「毀滅蝗災。」

大約十頭巨蝗由我胸口飛出,把我身旁的牆壁吃到一乾二淨,我穿過牆壁往遠方跑去。

病人張開雙手跑來,他顛倒的腦袋配合怪異跑姿,讓人看一眼就會反胃。我沒空理會身後追趕著我的惡靈,繼續用巨蝗破開牆壁逃去。





間隔極為相似的病房,讓我失去了方向感,完全迷失方向。

「先生,你係度做乜?」

我轉身一看,是一位護士。

「咦?」

我發現自己身處在表世界,那些暗紅血跡盡數消失,變回光猛而整潔的醫院。





我四處張望,好像來到了育嬰室。

一個個育嬰箱內,放著皮膚皺摺的嬰孩,在玻璃窗外,是一個個剛為人父或人母的正常人類。

「你……」某個男生看著我。

男生穿著白色T-恤,下身是藍色牛仔褲和白色波鞋。他臉色蒼白,滿額汗水,乾燥的嘴唇在微微抖動。

他抓著我的手問道:「你都係比人捉入黎嘅?」





我疑惑半秒,接著點頭,他頓時高興得落淚。

「太好啦,我入咗黎就快一星期,到依家都未揾到出去嘅路,同行嘅人一個接一個咁死,你……啊!!!又黎啦!!唔好啊!!!」他發瘋般抓著我,一手抱著頭。

我往育嬰室內看,見到那個殺人醫生,他正把一罐電油傾倒在身旁的育嬰箱上,接著拿出一個打火機,打出了一個細小的火苗。他雙眼瞳孔放大,一動不動的看著我,臉上的笑容越發詭異,就算隔著育嬰室的牆壁,也彷彿聽到他在鬼異的怪笑。

這個空間的秘密,或者應該說,這個空間的關鍵一定是在這個殺人狂醫生身上。

我右手成掌拍出,印在玻璃之上,整塊玻璃應聲而碎,與此同時,我推開抓著我的男生,雙腳一蹬躍入育嬰室內。

既然這個醫生是人類,我就一定可以擊中他。

我速度之快只用了不足半秒就飛身到他身前,右手握拳揮出,同時,打火機的火苗已經快將接觸到育嬰箱上的電油。

「停手!」我大喝一聲。





明明我的速度比他要快得多,不過他竟然比我先一步點燃了電油,火焰一發不可收拾,我首當其衝被正面烤過,還好我用心之力覆蓋著表面,把「熱能」抵銷,才沒被火焰所傷。

我腳剛碰地,右手就如閃電擊出,只留下一道殘影。

我感到攻擊落空,「唔見咗?」

那個醫生在大火中消失了,我站直身體,雙掌往兩旁推出,掀起一陣風壓把大火弄熄。

現場除了燒焦的育嬰箱和嬰兒屍體外,沒有其他活人存在。

我躍出育嬰室,剛才的男生和一眾醫護人員或是探病家屬都已經消失,走廊變得焦黑一片,就像被大火焚燒過。

「唔通又進入裡世界?睇黎依個空間嘅規則就係當我見到醫生殺人,就會進入依個災難後嘅空間,然後我就會係依個空間遇到惡靈……」





我坐在地上,認真的推敲每個線索,在這個時候再浪費氣力胡亂行走,也無助於逃出困局,要脫困就必須理解這個世界的規則。

不過,談何容易?

「啊……啊……好痛啊!」

是一個燒焦的人,他全身上下完全焦黑,讓人看不出他的性別,燒焦的軀幹讓他只能像一台機械人般生硬走路。

他沒有人類氣息,更沒有呼吸脈搏,他是惡靈嗎?

他一步一步的走近,每踏出一步,就發出可怕的呼叫聲。

「毀滅蝗災。」我放出巨蝗試試到底能否使用物理攻擊對付他。

巨蝗朝他飛去,依附在他身上並開始咬噬,看來物理攻擊是可行的。





「啊!!好痛啊!!」他左右搖動。

他比起那具無骨病人易對付得多,起碼可以用靈異力了結他。

我為保安全,仍然和他保持著距離,只用巨蝗來攻擊他。

巨蝗瞬間吃掉他的左邊身,失去半邊身體,他難以保持平衡仆倒在地。縱然只剩下半邊身體,他仍然努力的用手抓著地板,朝我爬來。

「好痛……啊!!好痛啊!!」他不停呼叫。

那對黑白分明的眼睛掛在焦黑的臉上,使他的容貌變得更為嚇人。

大約五息之後,他就被巨蝗吃得屍骨無存。





當他被吃光後,一團黑色的粉末開始飄出,慢慢組成新的燒焦人。

「好痛啊……!」

重新組成的燒焦人,繼續用生硬的走路姿勢往我走來,速度還要比剛才快得多。

我心念一動,巨蝗再往他襲去,這次巨蝗卻碰不到他。

糟!他又變成了惡靈狀態。

我指揮著巨蝗為我開路,往後方逃去。

「格格格格格……」

這些聲音是那具無骨人,他突然從一旁撲出,在電光火石之間我打了一個前滾翻,躲開了他的攻擊,繼續跟著巨蝗奔跑。

無骨人和焦黑人在後方窮追不捨,一時之間難以拉開距離。

不可能只有他們能攻擊我,而我攻擊不到他們,一定有方法可以傷害他們的。我相信教廷的狙魔人一定有獨特方法去對付亡靈,也許銀針就是其中一樣武器,只可惜我沒有帶在身。

「啊……好痛啊!」

「格格格格格……」

恐怖的聲音一直從背後傳來,我不敢轉身偷看,一直往前狂奔。

「嘭!」我撞到一個人的身上。

「啊……好痛啊!你唔睇路嫁?」一個女護士說。

我又回到表世界了,那麼殺人醫生定必會出現,只要阻止他就一定可以影響這個空間的穩定,或許能夠直接找到離開的方法。

為了找出那名醫生,我在走廊上全速奔跑,職員或是病人家屬都對我報以怪異目光,更有人破口大罵,在這個關頭,我可沒有空理會這些人的感受。

「搵到你啦!」

我見到那個殺人醫生,他穿了一套手術服,正進入手術室之中。

手術室的大門關上,我雙手按在大門上用力推,以半神階全力推動,竟然無法推開大門半分,既然如此只有使用能夠吞噬萬物的巨蝗。

「毀滅蝗災。」

食肉巨蝗如潮水散出,片刻間就布滿在大門之上,只用了一息時間就把大門吞噬殆盡。

我衝進手術室,看到殺人醫生手上拿著一把顱骨鋸,正準備鋸開手術檯上的女病人頭骨。在手術室的角落,還有好幾具殘缺的屍體被隨意亂放,鮮血仍然從屍體的斷肢流出。

「停手!」

我飛身躍去,一手抓在他的電鋸上,停止他的行動。

他把口罩脫下,用怪異的目光看著我,「你到底係乜嘢人?」

「我唔會比你再殺人!」

「殺人?你亂講乜嘢?我根本就無殺人。」他的話語滲透出強烈說服力,不,他是在發動一種類似催眠的能力。

「哼!」我冷哼一聲,把他的電鋸搶走。

他側著頭,瞳孔收縮,把右手姆指放進嘴裡咀嚼,發出令人麻痺的咀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