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與生物機械人交戰時的失落記憶

每一個空間都存在著不同的「頻道」,每一個頻道之間都不會互通,就像一個個平行世界似的。在「主頻道」以外的頻道,都沒有生物存在,有的只是流落於陽間的亡靈,當然,還有能夠進出於調道世界的「調道者」,不過這是題外話。

今天,在α015頻道中出現了不速之客,是一台生物機械人和一個人類,不,應該是一頭吸血鬼,也就是故事的主角-徐丹青。

生物機械人身上流出銀色液體,她抓著徐丹青的手腕,在二人身外是一個等離子電網,電網正在慢慢收束。當電網碰到徐丹青的後背,他的身後頓時被燒焦一大片,他知道再不停止電網也許就會命喪於此,所以打算作出最後的反搏。

徐丹青握著手上銀劍,在生物機械人的左肩上劃出一道很深的傷口,儘管銀液不停流出,卻完全無阻生物機械人的電網攻擊。





等離子電網越來越細,徐丹青開始感受到死亡的威脅,他進入了一種澄明狀態,在這個狀態下他能夠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流動,血液流動與腦電波產生共鳴,產生出一種名為「心之力」的能量。

徐丹青以為這次死定了,他想不出任何方法去停止電網收束。

『桀桀……死?邊有咁容易死。』徐丹青的腦海中出現一句話語。

聽到這句說話後,徐丹青的意識就進入沉睡狀態,身體的控制權被奪去,變為一直潛藏在他體內的那股意識所掌控。

「呵欠,終於出到黎。」徐丹青伸了一個懶腰。





徐丹青看著眼前的生物機械人,「喔?係生物機械人?驟眼睇,依一種結構同沙利葉整嘅機械人好似喎。」

徐丹青雙眼出現綠色六角符號,心之力開始凝聚於他的胸前。

「毀滅蝗災。」

十多頭蝗蟲從他胸口黑洞飛出,準確的降落在生物機械人身上,並集中咬開她身體某個位置,把生物機械人體內負責製造電網的零件破壞。

「嗯,果然同以前一樣,都係收埋係嗰度。」





徐丹青輕輕一扭,就把生物機械人的手拉開,他朝機械人額上一拍,生物機械人就失去機能,仆倒在地上。

「依度係調道世界?」徐丹青環視四周。

在徐丹青身旁有五個人突兀出現,他們都身穿深藍色的緊身衣,眼神中充滿著敵意。

「你哋係?」徐丹青嘴角上揚的問道。

五人齊聲道:「十人眾。」

「喔,咁快就有五個黎到,依個次元係你哋嘅根據地?」

「唔係。」

「咁即係沙利葉係依個次元入面?哦……唔怪之得會有一部由沙利葉造嘅生物機械人係度。」





某人說:「亞巴頓,你仲未可以出黎。」

徐丹青仰天大笑,「哈哈,點解唔可以?」

「如果你仲要留係度,咁我哋唯有將你意識再次打到沉睡,甚至煙滅!」

徐丹青的臉容變得凶狠,咬牙道:「再次!?上一次根本就唔關你哋事!!」

「毀滅蝗災!」

成萬上億的巨蝗飛出,形成一個巨大的黑色龍捲風,五人朝後退去,各人的眼中都出現不同顏色、形狀的圖案,手上更拿著各種系統之物。

『靈異力發動!』五人齊聲道。





並沒有出現如想像般的爆破場面,不過黑色的「蟲龍捲」瞬間消失。

「大家停手。」

五位十人眾停止發動靈異力,站在遠處不動。

徐丹青皺著眉說:「係你?你係廖遠吉……?」

廖遠吉穿著淺色的上衣和淺藍色牛仔褲,踢著拖鞋在兩方人馬中間出現。

「先生。」五人齊聲恭敬道。

廖遠吉微笑道:「你哋好。」

廖遠吉轉身看著徐丹青,「你唔應該再出現。」





「哦?係咩?」徐丹青說。

徐丹青眼中的綠色六角形並沒有消失,眼神中盡展殺意,他對廖遠吉抱有絕對的敵意。

廖遠吉淡然一笑,雙手結一手印,背後出現了八個虛浮的光影。

「依種感覺係?你唔係本尊?」徐丹青皺眉問道。

廖遠吉微笑道:「要對付你,又何需用到本尊?」

「哦……我明白啦,原來係咁,哈哈哈!!!」徐丹青抱腹大笑。

廖遠吉不發一語,臉上只掛著一個難以看穿喜怒的笑臉。





「毀滅蝗災!」

廖遠吉身後有一光影躍出,光影雙手捏著一個法訣,背後就有百道劍光飛出。

「青河繞天訣!」

百道劍光變成一道道青色光芒,朝巨蝗群殺去,劍光輕輕劃過就能把巨蝗弄得屍骨無全。

某光影說:「科技,轉換成弓狀態。」

另一光影用機械的聲音說:『知道。』

光影身體像機械人一般扭曲摺疊,變成一把高兩米的巨弓。

光影抓著巨弓,把弦拉成滿月,「亞巴頓,再見。」

光影右手一甩,一道金黃色的箭矢就穿過徐丹青的身體,然後在半空中化為光點消散。

徐丹青中箭後臉容扭曲,雙眼反白,倒地不起。

八個光影慢慢淡化,消失不見。

廖遠吉對著五人說:「問題已經解決,你哋可以返去。」

「……但係佢!」

廖遠吉把食指放到唇上,接著說:「沙利葉應該有同你哋講過,我係度做緊乜嘢。」

「我哋知道……既然係咁,我哋就先行告辭,先生再見。」

「再見。」

五位十人眾完全沒有發揮過實力,就離開了這個頻道。

廖遠吉走近失去功能的生物機械人旁蹲下,「你仲有少少用,就等我黎幫下你。」

他右手一翻,就有一台小機械人出現。

「去。」

小機械人跳到生物機械人的身上,從她的傷口進入體內,開始進行修復工作。

「仲要幫佢設定埋護主程式……需要用盡一切方法保護徐丹青,係啦,唔可以比佢紀錄低維修紀錄同埋我嘅資料……」

廖遠吉手上拿著一部平板電腦,不停輸入各種指令。

「好,搞掂,可以送佢哋返去。」

廖遠吉雙手分別搭在徐丹青和生物機械人的肩上,然後消失不見。當他們三人再次出現時,已經位於主頻道的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徐丹青的房間內。

「生物機械人,佢就係你嘅主人。」廖遠吉指著坐在大班椅上的徐丹青說。

生物機械人說:「係。」

「依啲係佢生平資料,你要好好咁服侍佢、保護佢。」廖遠吉透過平板電腦把最後一個檔案傳送到生物機械人體內儲存器。

廖遠吉步出總裁身,換了一套襯衣西褲,繼續他的顧問身份。

生物機械人正在分析剛剛接收到的資料,「主人喜好確認,主人喜歡進行性行為,經分析後決定先執行口交任務。」

生物機械人把自己的衣服脫去,跪在徐丹青身前,為他進行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