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天師的情報

我不能夠耽誤太多時間,否則會讓天師的人察覺到我的存在,那麼要把天師整個組織消滅一事就變得難以達成。

我要盡快問出所有我需要知道的情報。

在催眠狀態中,他很快就供出所有情報。

天師,中國捉鬼天師門,他們的存在是為了維持中國的和諧與穩定,基本上不會到別國執行任務。他們的總部總共有四個,分別位於北京、天津、重慶、上海,至於廣州的總部其實只是一個小部門,只有少量的天師駐守。跟廣州一樣規模的小部門,在中國境內總共有不下於一百個。





這位天師雖然只是一個小部門的頭目,不過他的舅舅可是重慶市天師門的骨幹成員,想不到我的無心插柳之舉卻讓我操控到天師骨幹成員的姨甥。基於他的特別身份,他身為一個小部門的頭領也知道那麼多天師的機密情報。

張總在我安排下已經返回老家,至於他的弟弟(故且暫叫張天師)則坐在沙發上,繼續提供情報。

天師所有人都是修真者,他們所學習的修真法訣是源至九仙山桃源洞廣成子一脈,算是掛名的闡教弟子。根據張天師所說,中國捉鬼天師門還有幾本修真秘笈,分別是內功、符咒兩類功法,它們都收藏在各大總部之內。

全中國約有五千名天師,當中三百位為核心成員,負責組織的日常事務及進行重要決策。天師的負責人名為汪海昇,長期駐守於北京總部。天師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甚至可以說,天師就是中共的其中一個部門,說是部門倒不正確,應該是一種互惠互利的關係。

我得到了大量有關天師的情報,為了防止別人察覺,我把張天師先放回去,並把他的記憶洗去,只在他的心靈深處留下一個心錨,只要他再次跟我對望,就會變成我的傀儡繼續為我工作。





遺憾的是就張天師沒有其他法訣可供我修練,否則我就能學習更多法訣,充實自己的修真能力。

廣州,某酒店。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價,有人是一萬元、有人是十萬元、有人是百萬元,我暫時都還沒有見過能夠免疫銀彈攻勢的女人。

床上,女秘書赤裸的睡著我身下,她只不過收了我一萬元人民幣,就在我面前盡展淫蕩一面。

她胸前肉球有節奏的搖動,使人眼花撩亂,白如羊脂的肌膚被我肆意的撫摸,我在她粉嫩的脖子上留下一道吻痕。她敏感的身體被我用手指挑逗了幾下,就流出大量愛淫,她張開雙腿,等待巨龍進去跟她翻雲覆雨。





「老闆……」她雙眼微張,媚態得很。

我握著她的肉球,問:「甚麼事?」

「快點來吧……我好辛苦啊……」

我輕輕掃起她的瀏海,挺腰而進,把大如拳頭的龜頭慢慢塞進去。她痛呼一聲,咬緊牙關強忍痛楚,她痛得微微抖動,我沒有郁動,任由巨龍停留在她的陰道,待她接受了巨龍的大小後,才開始緩慢的抽插。

「嗯啊!!!」

找一個美女秘書的好處,就是能夠隨時找人來發洩。

……

光著身的秘密伏在我身旁,我一手抱著她,一邊思考著往後的打算。既然廣東總部只是一個小基地,我並沒有打算去對付它,以免打草驚蛇,得不償失。在我心中最大的問題倒是應該如何一舉消滅天師,否則滅了一個基地卻讓三個基地的核心成員逃去,窮盡一生都不可能把他們滅絕。





禽賊先禽王,我決定先把北京總部攻陷,要是一舉成功,接下來就不會遇到更強的阻撓,哪怕剩下的人逃去無蹤,失了去領導人,他們都不再構成威脅。

我乘座高鐵,由廣東前往北京,這次我沒有把美女秘書帶上,反正到了北京我也可以找到另一個美女,甚至是更多的美女。

在乘座高鐵的過程中,我繼續在一方世界中修練,以及為巨蝗們刻上符咒。

北京。

剛到達北京,我先找了一間酒店入住。

我打算直接攻進總部之中,以我的實力應該不會遇到甚麼問題,任務的重點在於擊殺天師的領導人,只要群龍無首,接下來要消滅天師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在酒店中弄清了北京總部的位置以及交通後,一個人乘車去到北京市中心約100公里外的龍門澗風景區,風景區位於北京市門頭溝區西部清水鎮,天師的總部就是隱藏於此。





我把氣息盡可能壓制,同時小心的探測著附近所有人的氣息,要是遇上天師,我就會以奔雷之勢把他們擊殺或是催眠,絕對不可以放走任何一人。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在沒有遇到天師的情況下,我就找到了天師總部的入口,是一間假裝成民居的小樓房。

我走到門前,輕敲大門。

「是誰?」

「是我。」我說。

「你是誰啊?」

「你不認得我了嗎?是我啊!」

「阿強?」





「是啊,我就是阿強,還不開門?」

「來啦來啦。」

大門打開,我一手抓著他的脖子,輕輕一扭,他就馬上死絕。

「估唔到猜猜我是誰真係會有用。」

進入小屋後,屋內擺設和尋常百姓家並無大分別,就只有火爐旁的金屬門比較礙眼,這對金屬門就是升降機門吧。

升降機旁有一石獅雕像,牠那個不合襯的銀白色鼻子讓我感到有點奇怪,也許是個機關。當我輕輕觸碰到它的鼻子後,升降機門就打開,我步入升降機,朝地底下的秘密基地出發。

到達地底後,升降機門才剛打開,外面就有上百位天師正等候我。





「徐丹青,你果然來了。」某天師說。

「你就是汪海昇吧。」我看著那位自己一個站在二樓上的人說。

「眼力不錯,你猜對了。」汪海昇說。

汪海昇俯視著我,在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是半神階才能擁有的威壓。

他的實力是半神階,也許就是那個攻陷人工島的半神階戰力。

我小心翼翼的細心感應,在場之內只剩下一堆得道階甚至是入道階的天師,在現場眾人之中,就只有汪海昇有能力與我一戰。

我右手一翻,毒針長矛就出現在掌心。

「汪海昇,我是來取你性命。」

「那麼巧,我也想取你性命。」

天師們以一個特別的距離整齊分開站立,手中各拿著武器,是殘舊的鐵劍。他們把「氣」慢慢外放,氣與氣之間相互連接,形成一個陣法。

汪海昇輕輕一躍,去到陣眼之處。他右手拿出黃符,黃符開始燃起。

「九仙困仙陣。」汪海昇一字一字徐徐道出。

他們的氣在快速的連結,組合成一個大陣。

我舌尖輕舔嘴角,「依一個大陣,我一定要學識。」

他們的氣越發強勁,以特定的流動方法在轉動及增強中,就連大氣中的浮遊力量都被扯進大陣之中。

「起!」汪海昇大喝一聲。

四周響聲雷動,地板激烈震動,一道道山峯從地而起,往天上急速爬升,變成連綿山脈把我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