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玉佩

山脈連連,山峰高不可見,我站在空洞洞的山谷內,環視包圍著我的山岩。

「依啲唔係真嘅山……」

我在山谷下步行,雖然山岩峭壁都很真實,但是我知道這些山脈都不是真的。

我朝一旁山岩擊出一拳,一道漣漪浮現,並沒有造成破壞。





「係結界?」

我再朝四周揮拳,不管哪邊情況都是一樣,只掀起一陣漣漪。

「如果係咁……」

我發動獸化,戴上血面具,心之力輸送入毒針長矛內,長矛隨之而發出耀目白光。我朝眼前一點全力刺出,綠光、白光劃過山谷,朝同一點擊去,威力之大令到結界難以保持穩定,被我所刺的位置出現一道細小的裂痕,我背上肉翅全力一拍,從裂痕躍出結界。

「怎麼可能!?」汪海昇大驚。





我持矛躍入天師群中,右手握矛掃去,矛尖所過之處就會有人化作血水,左手長出指甲揮去,就有人腦袋搬家。

鮮血越來越多,斷頭、斷肢更是滿地皆是,我就像一頭浴血的猛獸在羊群中隨意撕殺。天師人數銳減,汪海昇只好硬著頭皮攻來,此舉正合我意。

我用長矛朝他刺去,他右手一揮,輕十張黃紙從袖中飛出,全都是高爆符。高爆符全數引爆,我頓時化出血甲,左手製造出一把血劍擲去,血劍被高爆符的爆炸炸飛,而我則受到血甲保護,沒有大礙。

汪海昇手上拿著一片玉佩,他把玉佩捏碎,然後繼續用黃符擲來。有些黃符化作烈火、有些化作洪水、亦有凜冽寒風,各式各樣的符咒朝我襲來。我把心一橫在血甲的保護下躍出,朝汪海昇飛去。

我用毒矛開路,硬抗各種符咒,血甲受不住符咒攻擊碎開,身上陸陸續續出現傷口,憑著我不怕死的猛衝而去,我們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不足五十米。





五十米對我來說本是半步之遙,不過在符咒的阻礙下使我變得舉步維艱。

「毀滅蝗災!」

巨蝗分成兩邊飛去,還留有少部份在我前方開路,作為替身先我一步引爆他的黃符。

他終於進入了我的攻擊範圍,毒矛筆直刺出,我把心之力都集中於這一擊上。

『住手。』

我感覺到空氣變得黏稠,被止於半空。

「老師!」汪海昇恭敬的下跪。

『起。』





「謝老師。」

我不能動彈,問:「你係邊個?」

『你這頭惡魔,竟敢傷我弟子?』

他聲如洪鐘,一字一句都快將我腦袋震碎,弄得我頭暈目花。

『就讓我把你收伏,以淨此地。』

「停手!!」一聲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感到束縛消失,轉身望去。





「係你?七悅異逸?」

七悅異逸點頭,「先解決佢再講。」

七悅異逸發動「三頭六臂」,六臂皆拿著各種法器,他氣息強大,不比我弱多少。

「你已經進入咗半神階?」

七悅異逸點頭,他注視著前方的那個微胖男子。

由於七悅異逸實力已達半神階,所以我們之間可以使用「神識」來溝通,縱然大家使用的語言不同,也能夠明白對方的意思。

「就係你……就係你係度阻頭阻勢。」我對著那男子說。

男子看著七悅異逸,疑惑的問:「你是阿修羅?為何要來混這趟水?」





七悅異逸說:「阿修羅一族將會幫助徐丹青。」

男子呵呵笑道:「想不到阿修羅都會作出選擇……那又如何!!」

男子肉手往我們抓來,在我眼中看來他的手變得無比巨大,從上而下朝我蓋過來。

「你敢!?」七悅異逸從身上取出一面玉牌,往那人的掌心擲去。

玉牌在男子掌心爆開,他頓時把手收回,痛苦的看著我們。

「阿修羅王……可惡的阿修羅王!!」

他怒吼幾聲後,就消失不見。





「老師!老師!!」汪海昇大喊。

我看著汪海昇,雙眼發出神秘力量。

汪海昇苦苦抵抗,在十秒後他終於忍受不住,被我催眠。

「七悅異逸,點解你會係度?」

「我係黎救你。」

「救我?你又知我會遇險?」

「係阿修羅王話我知。」

「阿修羅王?乜阿修羅王唔係你咩?」

七悅異逸苦笑搖頭,眼神中流露出一點無奈之情,「係真真正正嘅阿修羅王。」

看來七悅異逸已經與更高級的生命見過面,不知道他們的實力是否和先生一樣?

我們處理了屍體後,帶著汪海昇離開基地。

七悅異逸問道:「你打算點?」

「先殺曬班天師。」我咬牙道。

「好,就等我幫你手。」

我點頭。

我沒有推辭,面對底蘊深不見底的敵人,多一個戰友就多一份保障。

我帶著他們乘車回到北京市,回去我所租住的酒店中。

「我幫你租多咗間房,就係隔離。」

七悅異逸接過門咭,「你打算幾時行動?」

「起碼要過多兩日,我仲要套取情報。」

「好。」

七悅異逸回到他的房間去,我則帶著汪海昇走進房間,讓他坐在椅子上並開始審問。

「你有沒有冇參與攻擊人工島?」

「有…」

他果然就是那名半神階戰力。

「為何天師會和教廷會組成聯軍?」

「教皇說你的實力已達到我的水平,再留你必成大害,故此就聯手把你除去…」

「天師還有沒有比你強的人?」

「有…」

他不是天師的領導人嗎?為何還有比他強大的戰力?難道他只是一個傀儡?

「有多少?」

「三位…」

「在哪裡?」

「紫禁城內…」

斬草必然要除根,那三個人是必須除去的。

「你有沒有修真秘笈?」

「有…」

「把全部秘笈都交出來。」

汪海昇從道袍中取出三本錦書,我把它們收進戒指之中。

接下來應該如何處理汪海昇?把他放回是行不通的,因為北京天師總部內已經無一活人,也許現在天師們已經知道了北京的情況,甚至正在追查我的下落。要不用他來要脅?怎樣說他都是一個半神階戰力,雖然總覺得他只有半神階的氣勢卻沒有半神階的真正實力,但是他對天師來說應該都是一個很重要的存在。

那麼先把他收在酒店中,再作打算。

一方世界,草原。

我把三本錦書放在草地上整齊散開,三本書分別為《翻天覆山印》、《天心地司大法》、《九仙山連綿功》。前兩者為符印法訣,後者為修真心法,我可是深明「主一無適便是敬」的道理,所以先挑選了《翻天覆山印》作為我第一本修習的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