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175正評加更
*******************
166. 三位天師


我先回到酒店,再進入一方世界修練《九仙山連綿功》。

《九仙山連綿功》是一種修真心法,你可以把它視作一本內功,能夠透過特別的吸收和運轉方式,把天地間的氣聚於丹田,從而提升修真者的境界。

我依照它的口訣去吸收「氣」,頓時發覺氣的吸收速度明顯加快了。





光影出現,「你開始咗修真?」

我點頭。

「有趣,你竟然會學習修真技巧……」

「乜我唔應該學咩?」

「唔係,只係我覺得好有趣。」





我沒有理會他,繼續進行修練。

轉眼就過了一天,當我離開一方世界後,發現七悅異逸曾經找過我。他留下了一張紙條,叫我去酒店的餐廳找他。

我去到酒店餐廳,剛步入門口就見到他的身影。

「有咩嘢事?」

「天師應該有所行動,我感覺到遠方有強大力量接近緊。」





我聚神感應,果然有三點強大氣息從遠方靠近,不過還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外。

「佢哋係幾時出現?」我問道。

「兩個鐘之前,移動速度好慢。」

「嗯……應該係天師背後最強勁嘅三個戰力,我哋要準備戰鬥。」

七悅異逸點頭,眼神中充滿戰意。

單憑我們二人要對付三位半神階,也許會有點吃力,不過我們還是有勝算的。

三小時後,我們在北京城外,迎接三位天師。

三位天師只憑雙腳走來,沒有乘坐交通工具,他們本應風塵僕僕,不過臉上倒沒有顯出任何疲態。





「就是你們攻陷了我們的總部?」天師問道。

我笑說:「是。」

「既然如此,就要殺光你們。」

我全身獸化,血面具戴在臉上,毒針長矛從掌心憑空出現,一個踏步就刺往天師的額上。

這個層次的戰鬥,誰慢了就要死。

「那麼性急怎行?」

我看見眼前的天師化作一堆黃符,接著發生爆炸。





是高爆符,不,是比高爆符更強的爆炸型符咒。

爆炸威力強大,我用血甲包圍身體,再在血甲外放上一層心之力。我在蘑菇雲中躍出,回到七悅異逸身邊。

天師們出現在爆炸後方,身上完好無缺。

「低賤的傳說生物,就由我們來送你們二人下去地府吧。」

他們三人拿出黃符朝天上祭去,三道金光在半空中交疊成一個金色三角形,金色三角形散發出比半神階還要強大的威壓。

我說:「佢哋依招應該係將三個人嘅力量疊加,要小心啲。」

七悅異逸化出三頭六臂,凝重的看著天上三角形。

三角形停止轉動,開始往我們壓下來,我把心之力凝於毒針長矛上,雙腳深蹲而下。





「我將佢打落黎,你去對付佢哋三個,迫佢哋進行近身戰,唔好比機會佢哋再用到符咒!」說罷,我往天上躍去。

三角形給予我無比壓力,要不是表皮外的心之力把壓力稍作抵銷,那麼我早就在沒碰到它的情況下受到重傷。

本來我還想再接近一點,只可惜要是再前進的話,我的心之力就會在幾秒之間耗光。

「喝!」我大喝一聲,毒針長矛朝三角形中心處刺出。

矛針與三角形相碰,毒針長矛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把三角形刺碎。

「怎可能!?」天師們驚訝的說。

我俯衝而下,配合七悅異逸發動一波攻擊。三位天師肩並肩站在一起,各人手持兩道黃符,黃符無火自燃,他們手執黃符上下揮舞。





七悅異逸用六手攻去,他發狂似的用法器敲打在三人身上,三人前方有一層薄薄綠光,把七悅異逸的攻擊完全阻擋在外。

我從上方急降,右手毒矛發出白光,輕易刺破他們的綠光薄膜。

他們剎那間分開,把右手黃符朝我身上拍來。

我發動毀滅蝗災,一大堆高爆巨蝗直接在我們身旁引爆。

這招傷敵一千、自損一千的招式,就只有能夠瞬間復原的我才能夠使用。三位天師儘管有多高強的實力,在近距離受到大量高爆符攻擊,也會吃不消。

爆炸捲起風沙,灰塵四處飛舞,我發動瞬間復原把炸傷的位置都一一修復。

「咳咳……你竟然會用高爆符?」天師問道。

天師們身上的道袍都被炸得殘缺不全,極為狼狽。

七悅異逸在這個時刻發動奇襲,天師冷不防七悅異逸的攻擊,其中一位天師被七悅異逸用法器擊碎左肩,其餘二人馬上用黃符迫退七悅異逸,救回同伴。

我怎可能放棄這個機會,上萬血針如雨落下,刺往他們三人,沒有受傷那兩位天師用黃符擋下血雨,卻來不及阻止我用毒針長矛刺入他們同伴的腦袋中。

「先殺一個!」

我拔出長矛,那位天師身體開始融化,變成一灘血水。

剩下二人可沒有悲傷的時間,七悅異逸像著了魔似的,用六臂不停朝二人揮舞,使二人忙於抵擋攻擊,至於我則把握任何機會,給他們致命一擊。

兩位天師開始漸露疲態,雖然他們可以使出半神階力量的攻擊,但是單憑凡人身體,體力仍然難以維持。

「受死!」我暗喝一聲,毒矛朝其中一人刺去。

那人嘴角掛著微笑,胸有成竹的用三張黃符拍向毒矛,誰知我的刺擊原來只是虛招,我右手輕輕一扭,用長矛把那人暫時壓制住,再用左手朝另一人的脖子劃去。另一人以為同伴已拖延著我,完全沒有留意到這邊情況發展,當他感覺到不妥時已經太遲。

指甲劃過天師的脖子,一道粗獷血痕頓生,皮肉之間破開一條血縫,鮮血從血縫間爭相離去,血雨散落一地,腦袋和身體之間只剩下一丁點皮肉相連,天師生機盡失。

只剩下一位天師。

我跟七悅異逸包圍住他,他突然仰天大笑,吐出一枚通體碧綠的內丹。

天師說:「想不到天師竟然會被你們二人所滅……難道真是天亡我也?要不是我等活在沒有『真元力』的世界,早就能夠真真正正的突破,不用靠著旁門左道的方法來提升實力。反正我就只有死路一條,就拿你們二人來墊屍底!!」

我感覺到天師身體上的「氣」正在急速消失,全都被他掌心上的碧綠內丹所吸收。

「佢想自爆!快啲走!」

他的情況與當日龍王自爆無異,唯一的分別就是龍王頂多是得道階水平,而眼前天師可是以半神階的力量作出自爆,其破壞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