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歸去

爆炸威力也許接近30噸黃色炸藥般巨大,中心溫度之高若非我有焠煉過身體,絕對會被瞬間氣化。

幸好七悅異逸實力也不弱,在高溫情況下亦沒有大礙。我倆一直往爆炸的相反方向逃去,背後所掀起的風壓把我們弄得跌跌碰碰。爆炸足足持續了一分鐘才能平伏,爆炸的中心位置被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地洞。

「好恐怖嘅威力。」我感慨的說。

我的表皮慢慢剝落,在爆炸中心硬吃一記,確實使我受了內傷,要不是我能夠修復身體,也許就真的會被他幹掉。





七悅異逸的情況比我差得多,阿修羅體質雖然能夠讓他擁有較強生命力,不過在復原速度方面比起普通吸血鬼還要慢一點。

「你無事啊嘛?」我問道。

七悅異逸披血道:「無事。」

「我去搞掂埋啲手尾先,你係酒店度等我。」

「嗯。」





當晚,我化作黑夜中的惡魔,接二連三的攻陷天師總部,殘存的天師已經不成氣候,天師名存實亡。

往後的日子,我先解除了汪海昇的催眠狀態,把他雙手雙腳削去,再用最殘酷的方法慢慢殺死他。當中國境內的一切要事都辦妥後,我就帶同七悅異逸回去香港。

……

香港,西貢基地。

香港完全沒有報導有關北京爆炸的事件,看來中國當局已把消息完全封鎖,他們在這方面倒是有著全球首屈一指的實力。





七悅異逸沒有跟我住在一起,他自己一個人租了一間位於太子的劏房,這樣也不錯,否則我想幹「那回事」的時候就不能像現在那麼方便。

一方世界,遠吉塔第八層。

修真一身鮮紅道袍,負手而立,徐徐道:「你要挑戰?」

「係。」

他右手輕輕一扔,黃巾力士就在山下成形,變作百米高的巨人。

「毀滅蝗災。」

漫天蝗蟲往黃巾力士襲去,它們當中有不少已經刻劃上高爆符,在我的操控下,牠們先咬開了黃巾力士的外皮,再依附在黃巾力士的骨幹上自爆。

「嘭!嘭!嘭!……」





爆炸之聲不絕於耳,就連我所站立的靈山都被震得泥土鬆脫,滾下多枚巨石,山下雲海與灰塵混和在一起。

修真輕踏一步,所踏之處不是泥土而是虛空,他就這樣一步一步的步上半空。他右手伸出,掌心向下,只見他往下輕輕一壓,滔天灰塵就被重重的壓在地上。

「你失敗了。」

黃巾力士仍然完好無缺的站在山下。

「點解……」

修真在天上說:「雖然你把符修技巧加進靈異力之中的確可以加強靈異力的可變性,但是這樣的威力是不足夠的,你要知道靈異力的本質,才能夠進過這一關。」

「本質?靈異力本質係乜嘢?」





修真沒有回答,他拍拍手,我就被強制送出遠吉塔外。

我看著眼前的九層高塔,腦海中一片空白,難道我所走的路是一條歪路?

光影出現,「有疑問?」

「咩嘢係靈異力?」

「咁乜嘢係心之力?」

他以問答問,看似答非所問,卻讓我好像想通了丁點。

既然勉強不了,我就繼續進行修真訓練吧。

……





堅尼地城,住處。

我坐在沙發上,一邊看著今天的報紙,一邊露出巨龍讓李詠欣(父親老婆)和張希敏(掛名姐姐)吸啜我的陽具。

「係呢希敏,最近公司有冇咩嘢特別事?」

希敏停下手上工作,只剩下詠欣繼續吸啜,「無乜嘢事,不過黎咗一個好奇怪嘅新同事。」

「好奇怪嘅新同事?佢點怪法?」

「只要人哋問佢嘢,唔理問乜都好,佢就會講『放過我啦好嗎』,搞到無人敢同佢傾計。」

「哈哈,咁搞笑?」





我把精液射到詠欣的臉上,穿起西裝,跟希敏回去公司。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總裁室。

我站在落地玻璃前,看著眼前的無敵海景,也許我現在所擁有的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不過我總覺得現在只是一個起步,我還是那樣渺小。我的目標是強如先生,不,我要比他還要強,只有實力才是一切,甚麼金錢、女人、權力都只是過眼雲煙。

我感覺到心境好像提昇了一個層次,能夠使用的心之力亦大幅度上升。

我拿起檯頭的月曆,距離教廷選舉就只剩下十一個月,十一個月後就是教廷的末日。

我離開總裁房,在公司內閒逛,走著走著就去到科研部外。

在科研部內,各位職員正埋頭苦幹。我去到一間正在進行實驗的房間內,在房間之內只有一位男職員在顯微鏡和電腦前不斷輸入資料。

他口中唸唸有詞,不過聲量之細,就連我的超敏銳聽力都聽不清楚他到底在說甚麼。

他雙手抓著布滿頭油的頭髮,抓出如雪落下的頭皮。

「咳咳……」我假裝咳嗽。

「嗯?」他睡眼惺忪的看著我。

「你係度做緊乜?」

「放過我啦好嗎?」

「吓?」

他轉身繼續工作,手指在鍵盤上飛舞。

「你就係新黎個位同事?」

他背向著我,「放過我啦好嗎?」

我無言以對,只好去找找他的主管詢問聘請他的原因。

我在茶水間遇到他的主管,當然抓著他問個明白。

「點解你會請佢?」我問道。

「你係指阿張生?」

「係掛?總之係最新請嗰位同事。」

主管點頭,「其實佢好勁嫁,對於我哋成Team人黎講有重大幫助。雖然佢唔係幾識同人相處,但係喺工作上面黎講,佢一定比起我哋全部人更加認真、更加有用。」

「佢好勁?點勁法?」

「最近我哋進行緊人工內臟打印研究,所以我係見工個陣都會約略問下黎見工嘅人一啲有關於研究嘅問題。當我問到張生個陣,佢就講出咗好多我諗都無諗過嘅概念,令到成個研究突破咗樽口位。」

「原來係咁,咁我明白啦。」

「徐先生,無乜事我返出去做嘢先。」

「嗯。」

看來我的公司來了一位猛人,以前都聽過別人說,天才的性格就是很古怪,看來果真如此,不知道他會不會幫我研發出更多有趣的東西?

幾個月後,我在修練《九仙山連綿功》的時候,感覺到一種天人合一的平靜感覺,進入了一個奇妙的境界。

「無錯,我終於諗通啦……所謂掌控靈異力就係要將佢發揮到極限水平。」

我站起身,走進遠吉塔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