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希望

一方世界,遠吉閣內。

我正在進行修真訓練,根據遠吉閣的系統所說,我現在的修真境界是處於化氣後期。標準的修真者體系分為四個階段,分別為化氣期、化神期、返虛期、合道期,每一個階段各有前、中、後三個分水嶺,在修真一途上,身為化氣後期的我只算得上是一個初哥。

完成吸收「氣」的訓練後,我回到草原。

光影在我前方出現。





「先生。」我說。

「你嘅實力越來越強。」

我抓著拳頭,「係,不過咁係未夠。」

「未夠?唔通你唔滿足於現狀?」

「當然唔會滿足,尤其係見識過先生你嘅能力之後,更加令我想一路變強落去。」雖然這句話聽起來很像奉承的說話,但是確實是我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光影沈默片刻,續說:「或者要發生嘅始終都要發生……」

「先生意思係?」

「無,只係命運真係鍾意作弄人。」

「命運……?」

我的命運是否早就注定要經歷低潮,再慢慢往高處爬去?也許我就和喜歡撲往燈火的昆蟲一樣,早就注定要飛往烈火中燃燒。





燈蛾撲火是它的選擇嗎?也許只是它的命運。

我離開一方世界,回到西貢基地。我站在基地外的樹頂,看著灰黑的天空。

「呼……」我輕吐一口濁氣,心底還是有種壓抑感覺纏繞不休。

「丹青!」是Angel用心靈感應跟我說話。

「咩事?」

「你黎一黎我間房,我有啲嘢要話你知……」

我往前一跳,平穩的降落在地上,幾個踏步就躍入基地中,轉眼就到達Angel的房間。

「有咩事?」





「丹青……我有咗……」

「有咗?」

Angel臉頰通紅,用右手在肚皮上轉動,「……我有咗BB。」

「你係話,你有咗我嘅BB?」

「當然係你嫁啦!」Angel假裝憤怒,敲了我的額頭一下。

我跑過去伏在她的肚皮上細心聆聽,在她體內有兩個心跳聲。

「我……我就黎做爸爸?」





「係。」

我跟Angel相擁,情深接吻。

「唔知佢幾時先會出世呢?我要唔要準備啲嘢?係唔係要幫你訂定床位先?仲有佢飲血定係食奶粉嫁?……」我滿腦子出現了大量的問題。

Angel拍拍我的手,「放心啦,我會搵班姊妹幫手打點好一切,你就專心準備對付教廷嘅事。」

我用力拍拍臉頰,好讓腦袋清醒。

我不知道吸血鬼懷孕週期是否和人類一樣,不足半年後就是討伐教廷之戰,雖說我有著很大把握消滅他們,不過他們在知道天師被滅的情況下,一定會大大加強防衛,能否手刃教宗要到了當日才能知道。

要是失敗的話,也許我就會身死,那麼就不能夠見到孩兒出世。

我跪在地上,輕撫Angel的肚皮,「好,我一定會好好咁完成依件事,之後繼續陪你同埋BB。」





「一言為定。」Angel伸出尾指。

我用尾指勾著她的尾指,再拿起她的手,親吻她的手背。

Angel懷孕一事轉眼間就在奴僕之間傳開,淑盈帶領一眾奴僕,細心地為Angel安排好一切事務。

「老婆,唔該曬你。」

淑盈搖頭,「係我應份嘅事,既然我唔可以為你生BB,自然要好好睇住你嘅BB。」

她的眼神裡盡是遺憾,我知道她很想為我誕下孩兒,只不過在傳說生物界,就只有第一代傳說生物能夠生育,奈何她只是第四代吸血鬼。

Angel說:「淑盈,不如等我幫下你。」





「幫我?」淑盈問道。

我頓時知道Angel想幹甚麼,「Angel你真係聰明!」

Angel吐吐舌頭,右手放在淑盈的額上,淑盈的氣息則之而變強,由第四代吸血鬼的實力慢慢往上提升,直至變成第一代傳說生物水平為止。

淑盈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依啲係……」

「Angel佢將你變成吸血鬼貴族。」

「Angel,你……」

Angel微笑道:「咁耐以黎全靠你陪住丹青,而且你係佢老婆,好應該都幫佢生個BB。」

淑盈雙眼一潤,淚流滿臉,「多謝你……我仲以為一世都唔可以幫老公生BB……」

我右手抱著淑盈,左手抱著Angel,三人靜默相擁。

「好多謝你哋……」我輕聲說。

接下來的時間,我一方面悉心照顧Angel,另一方面努力跟淑盈「造人」。

七悅異逸已經出發前往梵蒂岡,他會先到當地打點一切,盡量搜集地形和敵方情報,我們只要等待選舉之日,在惡魔攻擊教廷之時來一招棒打落水狗,讓教廷永不翻身。

一方世界,草原。

我眼前有一個無底坑,正是靈異力所製成的無底坑洞。

「你對於靈異力嘅操控越黎越成熟。」光影說。

我點頭,「希望可以憑藉佢,成功解決教廷。」

「放心,只係一件好簡單嘅事。」

「我只係怕教廷背後收埋咗好多半神階甚至乎神階戰力……」

「噗……你以為半神階真係可以咁易比你見到?雖然半神階係大千世界入面並唔罕見,不過唔會係喺你依一種低水平次元中出現。」

「你意思係教廷無半神階戰力?」

「係,亦都唔係。」

我弄不懂他說甚麼,疑惑的看著他。

「當去到嗰一日,你自然就會明白。」

……

還有三個月,三個月後我就會前往梵蒂岡進行最後一個任務,一直以來的謎團或許都會解開。

公司,總裁室。

「入黎。」我說。

希敏拿著一疊文件進來,「主人,依度係我哋最近進行緊嘅研究。」

在我的調教下,她跟詠欣都需要叫我做主人。

「好,放低佢,幫我叫張生入黎。」

「你係指嗰位新同事?」

「無錯。」

「好。」

五分鐘後,張先生身穿著實驗袍,出現在門外。

「請入黎。」我說。

張先生來到辦公桌前,站著不動。

「我想你解釋下有關於依個研究嘅內容。」

我把一疊紙推過去,這疊紙記載了最新研究-「納米脈衝機械人」的基本內容。

「納米脈衝機械人?納米脈衝機械人係一件兵器,殺傷力巨大,影響深遠。」

「我知道,我係想了解更加多有關於佢嘅事,同埋如果要量產有冇可能做得到?」

「放過我啦好嗎?」

差點忘了他的特性,「請你簡單介紹下納米脈衝機械人嘅原理同埋製作時間。」

「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