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尚夏佐

納米脈衝機械人是一種利用納米科技製造出來的小型兵器,它們只有三納米那麼大,能夠在空氣中飄浮,它們可以發射出微弱的生物電流,當有大量納米脈衝機械人聚集時,就能夠在同一時間一起發動脈衝,型成一道脈衝炮把附近的生物都弄至失去意識,身體暫時停止運作。

只是不知道這種武器對於半神階或以上有沒有作用。

「……要製造足以令到一個人失去活動能力嘅納米脈衝機械人,大概需要一個月時間。」張先生說。

「好,咁你就盡快生產。」





「係。」

我繼續翻看納米脈衝機械人的使用說明,能夠想出這種武器的人真是天才。

不經不覺就到了晚上九時,我驚覺已經看了說明書快將六小時,頓時放下說明書,盡快趕回堅尼地城。

「仲答應咗丹丹今晚會返去食飯……」

就在趕回住處的途中,我被一個小騷亂吸引了注意力,把跑車泊在路邊。





一個怪力胖子,正用拳頭攻擊幾名警察。由於這條路比較偏僻,時間也不早,沒有太多人圍觀。

怪力胖子身上沒有怪異氣息,不過他的力量卻絕非正常人類可以擁有。他隨意拿起一根燈柱,朝警察們拍下去。

警察們拔槍射擊,怪力胖子身中多槍後,仍然浴血擊去,他就像一頭沒有痛覺的野獸,在腦海中就只有殺戮。

「我好想知道你嘅力量來源。」刺蝟髮型的少年問道。

少年的上半身是純白V領T恤再披上一件黑皮外套,下半身是黑色牛仔褲配搭啡色長靴。





我被那少年所吸引,他比我年輕一點,膽識卻比起普通人要強得多。在這個情況下他還站在胖子身旁,要不他是個瘋子,要不他就擁有「特別能力」。

我從他身上感應到一種老朋友的感覺,也許他亦有著相同感覺,所以他用眼角朝我這種看過來。

怪力胖子沒有停下攻擊,他左手揮拳擊往少年臉門,少年右手輕舉,輕描淡寫接下怪力胖子儲力一擊。

「係心之力?」我驚訝的說。

剛才我的確感覺到他使用了心之力,而且只用了最少的心之力,完美地抵銷了胖子的攻擊。

警察們看到少年那麼輕易就能擋下攻擊,於是就上前想拿個尾彩。

「警察做嘢!行開!」

少年看了他們一眼,把手收回,退後一步。





怪力胖子被擋下拳頭,惱羞成怒,一掌拍往其中一名警察。警察雙手舉起,妄想能夠擋下這一掌。肉掌輕易拍斷了警察雙手,再壓在他的頭上。警察的腦骨應掌爆裂,耳朵噴出血液和腦漿,鼻孔鮮血流過不停,軟趴趴的倒臥在地。

「廢物。」少年說。

其他警員說:「你講咩啊!?」

「我話佢係廢物,你哋都係廢物。」

少年眼眸內出現赤紅火焰圖案,就連遠在幾十米外的我都感覺到一種由心的恐懼。

「審判火湖。」

幾位警察突然發狂般抓著自己的身體,雙眼張大,瞳孔收縮到只剩下一點,然後一起出現「人體自燃」現象。





轉眼間,他們就燒成灰燼。

少年一拳擊在胖子腹部,透背而出,他手上抓著一塊好像是電腦板的東西。

「望夠未?」他說。

我問:「你係乜嘢人?」

「你係度偷睇,仲要我答你問題先?」

我微笑道:「我叫徐丹青,咁你呢?」

「尚夏佐。」

「點解你識得用心之力?」我問道。





他略感驚訝,「你咁問……即係你都識得用心之力?」

我沒有隱瞞,「無錯。」

我打開車門,走到他身前。

他戒備著我,我舉起雙手道:「唔好誤會,我只係覺得你好似我一位故友。」

我的身體告訴我,他不會對我不利,而且還像一位故友。

他說:「其實我都有依一種感覺……」

我把一張卡片交給他,「上面有我電話,或者我哋可以成為朋友。」





他看著卡片上的資料,「嗯……再聯絡。」

他發動靈異力,把胖子的屍體燒成灰燼。處理好現場後,他就拿著電路板離開現場。

到最後我都是沒有弄懂他的身分,不過我們應該會再見面的。

不知道在地球上,還有沒有其他人能夠使用心之力的人呢?不計算尚夏佐,就只有萬事樓的職員會使用心之力,這樣強大的力量是否有甚麼修習條件?奴僕們又能否一起修練心之力?要是知道當中秘密,就能製造一隊強大的軍隊。

在力量上面,我比尚夏佐強得多,不過在操控方面,他的技巧明顯比我還要熟練。看過尚夏佐使用心之力的方法,讓我在操控心之力上得到更深的感悟。

或許他能夠在教廷之戰中助我一臂之力,不過他會肯嗎?

我回到跑車,拉起手制,繼續駛往住處。

堅尼地城,住處。

「我遲咗。」我說。

丹丹說:「哥哥!快啲過黎食飯啦。」

自從很久以前的車震事件後,我和丹丹就跟普通的兄妹一樣,再沒有幹那種事。在我的資助下,她去了英國留學,只會在學校假期回來。

從小失去家人的我,在丹丹以及眾奴僕的關愛下,好像拾回了以往「家」的感覺,再加上快將出生的嬰孩,讓我的人生出現了改變。

我多了不能敗的理由,也多了更多變強的理由。沒有她們,也許我會安份留在現今的高度。

還有不足三個月就到達討伐教廷的日子,我要盡快取得尚夏佐的信任,讓他來幫我手對付教廷。

可是我到了現在才想起,只有我把卡片送了給他,他卻沒有給我任何聯絡方法,那麼我要怎樣找到他?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我的電話響起。

「喂?」

「係我。」

「你係尚夏佐?」

「係。」

「你搵我有咩嘢事?」

「有一個人叫我搵你。」

「邊個人?」

「你唔識嘅人……佢話我知你應該有嘢要我幫手。」

「的確係……不如出黎飲杯嘢,再慢慢講你知。」

「好,無問題,想係邊度等?」

我看看手錶,續說:「一個鐘之後係堅尼地城XX酒吧度等得唔得?」

「無問題,到時見。」

終於約到夏尚佐出來見面,想不到他竟然會主動聯絡我,看來還想助我一臂之力,果真是天助我也。不過到底是誰要他來找我?

待會除了要說服他跟我去梵蒂岡,攜手對付教廷外,還要好好調查他背後的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