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尤利西斯

我暴跳而出,一手抓往矮主教的脖子,誰知他竟然可以在電光火石間躲開我的攻擊,還用手上銀針分別朝我臉門和胸口快速刺來。我用毒針長矛劃出一道銀光,把銀針逼退。

『你唔係普通惡魔,身手唔錯。』矮主教遊刃有餘的說。

這個矮主教和之前遇過的半神階天師、紅衣主教都不同,後者雖然能夠使用半神階乃至神階威力的攻擊,但是體質卻和一般人類無異。眼前的矮主教卻擁有半神階的體質,就算不動用特殊力量,單以肉體力量都能夠和我匹敵。

我把心之力輸入長矛之內,長矛的攻擊力和速度暴升。





在心之力的幫助下,矮主教開始追不上我的速度,只要能夠刺中他一下,他就會被毒針長矛的致命毒素瞬間幹掉。

『Pater noster, qui es in caelis, sanctificetur nomen tuum; adveniat regnum tuum;……』

矮主教開始誦讀出主禱文,他身上的力量隨之而漸變強大,我感覺到空氣中的懸浮力量開始聚集到他的身上,還是以一種恐怖的速度。

我的心之力只剩下不足四成,不可以讓他成功完成主禱文,否則變成持久戰後會對我極為不利。

『毀滅蝗災!』





巨蝗在我身旁形成一重黑霧,緊隨著我的節奏攻去。

矮主教被我弄得不可開交,主禱文被逼中止,我的力量開始穩穩壓制著他。

『哼,睇黎你實力都唔弱。』他說。

我右手握矛急刺,左手化出血劍連環劈出。

「叮叮叮叮!」





銀針不停跟血劍、毒矛碰上,他的動作在我眼中看來變得越來越慢,久攻之下終於看到他的敗象。

『中!』

毒針長矛劃過矮主教的左手手臂,雖然只不過是皮外傷,但是他的手臂馬上發黑,毒素開始漫延。他果斷的抓著左手狠狠扭斷,才沒有讓毒素傳到全身。

『你依隻惡魔好毒!』

矮主教從身上長袍咬出一條布條,把左手手臂斷口紮緊,暫時止住出血情況。

我把握機會,指揮巨蝗襲去。

『哼,一堆蟲仔。』矮主教低聲咆哮,一個白光十字架在他胸口出現,十字架射出一道光幕,把巨蝗盡數擋在其外。

要是維持現在的戰況,大概在三分鐘內我就可以殺死他,只不過另一邊的情況卻不容我再擔誤下去。





七悅異逸被巨大十字架敲中,除了倒飛而去撞上洞壁外,身上亦出現一大片燒傷傷口。他從洞壁墮下,氣息瞬間萎靡下去。失去了七悅異逸的幫助,尚夏佐只好以一人之力抵抗著黑主教。

尚夏佐單憑心之力,已經足以跟黑主教周旋,不過黑主教卻在有意冇意間攻往受傷臥地的七悅異逸,使尚夏佐不得不分心保護他。

『做乜分心啊你?』矮主教的銀針在我臉旁擦過,幸好被血面具擋下。

我把重心一沉,左手血劍擊在他的銀針上,乘著他右手沒有空閒的瞬間,右手毒矛由下而上的刺往他的胸口。

『亞斯塔祿神術,六十之六十,巴比倫戰神。』

矮主教的力量突然暴增,他用銀針輕輕一挑,就把我的血劍挑走,更令我握著血劍的手腕弄得骨折,我強忍痛楚,繼續把毒矛送到他的胸口。他腳尖輕點地面便化作一個殘影消失在我眼前,當我感應到他出現在我背後嘗試轉身時,銀針刺入我的右後背,從我的右胸刺出。

『啊!』我抓著銀針針頭。





『惡魔,你可以迫到我用神術已經不枉此生。既然我發動咗巴比倫戰神,你就已經玩完,教皇之位亦都屬於我!』

他現在的力量和速度已經絕非半神階水平可以形容,我只能把心之力全力發動,以保性命。

『尚夏佐!佢哋識用神術!要小心啲,搵機會走!』我一邊後退,一邊大喊。

「神術?但係我眼前依個人只係肉體達到半神階水平,無用過信仰之力喎,喂!你!!!」

尚夏佐那邊好似出了狀況,不過在矮主教的瘋狂猛攻下,我根本不能夠分神去看看那邊。

『去死啦惡魔!』

矮主教的銀針對準我的脖子,速度比我還要快得多,我根本不能夠閃避。

「嘭!」





矮主教整個人陷入地板之中,在他身後是拿著巨大十字架的黑主教。

大難不死,我及時躍身後退,跟他們拉開距離。

看來是黑主教發覺到矮主教快要殺死我,而他不想讓矮主教當上教皇,才會從後暗算。

矮主教慢慢爬起身,『你到底係度做乜?』

『你果然都係亞斯塔祿嘅爪牙。』

矮主教淡然的說:『我唔明白你係度講乜。』

『你係亞斯塔祿安插係依個次元嘅人?』





『你……你唔通係?』

黑主教高舉巨大十字架,『無錯。』

矮主教咬緊牙關,銀針如光閃過,刺往黑主教的心臟。

黑主教把巨大十字架放於身前,擋下了銀針。

『亞巴頓神術,百之二十,靈魂引導。』

矮主教的後背出現一輛空無一人的戰車,戰車有一條鎖鏈扣在矮主教的後背,戰馬嘶叫,開始拉動戰車。戰車的鎖鏈從矮主教後背拉出一個虛白影子,矮主教的臉色在剎那間變得蒼白。

『你係亞巴頓嘅信徒?』

『無錯,我已經係度等咗亞巴頓大人好多年。』

我看清楚黑主教的樣子,竟然覺得他好像有一點眼熟。

我脫下面具,解除獸化,「係你?尤利西斯?」

黑主教不由一怔,激動的看著我,「亞巴頓大人,好耐無見……」

我搖頭道:「我唔係亞巴頓。」

從亞巴頓留下的少量記憶中,我記起了他,亞巴頓的護衛尤利西斯。好明顯他還隱藏了實力,在記憶碎片中,他的實力明明已經到達了神明第三階。

黑主教無奈一笑,看著我說:「無錯,亞巴頓大人已經比沙利葉害死……不過你已經繼承咗亞巴頓大人嘅所有嘢。」

『你依隻亞巴頓嘅走狗!!』矮主教用銀針插入地板,艱難的抓著銀針,以免被戰車拖走。

矮主教背後的戰車仍然在往後猛拉,他後背的虛白影子被戰車拉出大半,那個影子大概就是他的靈魂吧。

尤利西斯提著十字架走到矮主教身前,他高舉十字架,『就等我送你上路。』

十字架重重的敲下去,把矮主教的腦袋打得凹陷,要不是矮主教的體質達到半神階,我相信單是這一擊就足以把他打成肉碎。

矮主教腦部受創,他再難以堅持,雙手一鬆就被戰車拉走。他的靈魂被戰車扯出,跟隨著戰馬消失於密室內,他的身體瞬間變得慘白,完全失去了生機。

尚夏佐走到我身旁,「你叫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點頭。

「你係唔係教皇?」

「唔係。」

「咁教皇係邊?」

「教皇仍然未選出。」

尚夏佐右手輕撫下巴,「咁你會唔會做教皇?」

「唔會,我只會跟隨亞巴頓大人。」

尚夏佐拍手道:「既然無人做教皇,即係教皇已經死咗,好,咁你嘅任務已經完成。」

我目瞪口呆,「乜係咁嫁咩?」

尚夏佐笑著說:「當然係啦,既然你任務完成,我就早你一步返去香港。」

「多謝你嘅幫忙。」

尚夏佐搖頭道:「唔駛客氣,或者第時我需要你幫忙呢?」

尚夏佐提起七悅異逸,「依件嘢我幫你送返去先。」

尤利西斯右手放在左肩前,半躬身道:「亞巴頓大人,莫伊拉係教皇室等緊你。」

「莫伊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