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亞巴頓的後手

我眼前畫面變得變幻莫測,是一個純黑的空間,沒有上下左右,也沒有前後,是一個「無」的空間。

『你來了。』

「你係邊個?」

『我就是你。』





一個俊美男子在我身前出現,他一頭及肩長髮,眼晴內有綠色六角形的圖案在轉動,手上抓著毒針長矛。

『我是亞巴頓,也就是你。』

「亞巴頓?」

『沒錯。』

他的右手往我抓來,提著我的下巴,『你的靈魂跟我的是完全一樣,卻過了一個和我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看著他的眼神,感覺到一種讓人很無力的憂鬱感在他眼底劃過。

『你能夠看到「我」,證明我的最後一絲神識都被毀滅了……嗯?廖遠吉正在訓練你,沒錯,他只可以訓練你,這是他的制約。』他平淡的說。

「你識先生?」

『先生……怎可能不認識他,他也是有份殺死我等的人。』

亞巴頓閉目片刻,張眼續說:『我會把我的過去告訴你。』





亞巴頓,七大惡魔之一,掌管色慾。當年七大惡魔暗地裡進行一個名為「滅世連鎖」的計劃,透過特別的方法去破壞各個小千世界,製造不可逆的連鎖毀滅現象,把眾多小千世界消滅,從而吸收散失的能量以強大自身的實力,目標就是突破「神明七階」到達那個「不可知」的領域。

結果在沙利葉的計劃下,滅世連鎖落得失敗收場,各大惡魔亦相繼殞落。

『我亦於最後一戰中被駱許情與她的四位孩兒重創,身死道消。』

「依啲都係你嘅事。」

『不,這是我們的命運。』

「你係你,我係我,而且我嘅命運由我自己黎決定。」

『你覺得你的命運真的是由自己所決定嗎?』

我的命運……一直以來的經歷,都像有無形之手在操控著。





「係。」我違心的說。

『我以往亦認為吾命由我,只可惜事實往往是殘酷的。』

「你咁講係乜嘢意思?」

『我們的存在只是為了平衡,天道本來就沒有為我們留下一線生機。』

他抬起頭,彷彿在看著遠處。

『為了讓你有機會爭一線生機,就讓我用預先留下來的一點力量,幫助你日後能夠更容易突破至神階。』

他猛然瞪著我,手中長矛瞬間刺穿我的胸口。





「你做咩!?」我抓著透胸而過的矛身說。

『希望你能夠成功……』

亞巴頓全身破碎成多個光點,光點飛往我的身上,胸中毒矛慢慢退出,留下一個紫黑色血洞,在我身旁聚集的光點透過血洞進入我的心臟,一種難以解釋的感覺由我心臟出現,並開始漫延到四肢百骸。

這種感覺不單止是肉體在改變,就連心靈都出現了不能以筆墨形容的改變。

……

『大人?』

我恢復知覺,幾位惡魔仍然在我身前單膝跪下。

『嗯?』





尚夏佐拍拍我的肩膀,「你做乜發曬呆?」

我解除獸化,「無……」

我望向眾惡魔,「你哋叫邊個做大人。」

惡魔低頭說:『你啊,亞巴頓大人。』

「亞巴頓已經身死道消,不復存在。」我淡然說。

『……即係你?』

「我唔係亞巴頓。」





他們一同站起身,『雖然你唔係亞巴頓大人,但係你救咗我哋一命,我哋都欠你一個恩情。』

想不到惡魔是那麼重視恩情的生物。

「咁你哋想點?」

『我哋黎到依個世界係為咗進行考核,不過我哋已經因為求救而失去資格,唔可以再留係度。雖然係咁,但係依個恩情一定會還比你!』

「哦。」

既然他們不能夠留下來的話,對我已無任何作用。

「既然係咁我哋走先。」我說。

惡魔們讓出一條道路,讓我們三人通過。

「剩低嗰個主教仲未死,如果佢仲可以用到神術嘅話,記住要第一時間就走,亦都要放棄今日嘅機會。」我一邊走,一邊說。

尚夏佐笑說:「緊係走啦,你當我哋傻嫁咩?」

在前往找尋主教的途中,我內視自身,並沒有察覺到有何改變,不過我確實感覺到亞巴頓對我身體進行了改造……很矛盾的結論。

在不遠處,瘦削主教伏在地上,他臉色蒼白,臉上佈滿汗珠。

『紅衣主教,你死期已到。』

我站在遠處外,小心的戒備著,我不會排除他是假裝體力透支,臥在地上引我入局。為保安全,我釋放出幾隻食肉巨蝗,指使牠們飛去主教身上。

巨蝗依附在主教身上,開始大口大口的咀嚼著主教的血肉,不消十秒主教就化作一堆白骨。

「礙事嘅人都死曬,係時候去搵教宗。」我說。

我們繼續往地洞的更深處走去,地洞越走越窄,慢慢變成一條走廊。走廊內有小量照明燈,在微弱的燈光下令到氣氛變得有點兒可怕。

「前面。」我說。

他們一同點頭。

我們都感覺到在前方有兩個很強大的氣息,氣息的其中一位主人應該就是教宗。

我們發動所有能力,朝那方走去。

在走廊盡頭是一道鐵門,鐵門上刻畫了一個十字架,在十字架的四周都寫上了我看不懂的文字。

『上。』我握著毒針長矛,快速的朝鐵門斬出一個交叉,鐵門變成四片廢鐵掉到地上。

『惡魔,竟然夠膽阻止莊嚴嘅教宗選舉?』

兩名老者在密室內筆直的站立,他們雖然滿頭白髮,但是卻還保持著一身肌肉的壯健身軀。

一位老者皮膚較黑,較另一位老者高出一個頭,故且稱他為黑主教;另一位主教雖然比黑主教矮一個頭,可是身上的肌肉比起黑主教還要結實得多,暫稱他為矮主教。

黑主教說:『睇黎佢哋出現都係神嘅意旨。』

矮主教點頭道:『無錯,既然係咁,邊個殺到佢哋就做依一屆教皇。』

『呵呵,好主意!就咁決定。』黑主教拍手說。

我提起長矛對著他們,『老嘢,唔好咁多嘢講!』

『年輕人果然心火旺,咁容易心浮氣燥。』黑主教說。

矮主教取出兩根超長銀針,『好耐無郁動過,有你哋黎做對手真係好。』

『矮嘅交比我,你哋兩個對付黑嗰件。』

尚夏佐的眼牟內出現赤紅火焰圖案,「無問題。」

七悅異逸化出三頭六臂,全身力量集中在其中一對手上。

黑主教從地上抬起一件比他還要高的十字架,『就等我好好咁招呼下你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