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生開始,張露希甚少未曾離開過商場都市,一直都在裡面生活。所以當她踏出商場都市的一刻,幾乎要後悔自己的決定太衝動魯莽了。

  「鳴咳咳咳咳咳!」

  撲面而來的風沙讓張露希喘不過氣來,肺部痛苦得讓她禁不住跪下來。這時她看到一個防毒面具出現在視線的範圍,立即戴上,呼吸才暢通無阻。抬頭站起來,才發現遞防毒面具給自己的,正是那個為首的男子──何智全。

  「謝謝。那你的呢?」

  「我們不用。因為我們的Suit包含有防毒功能。」



  「吃了一驚嗎?」

  對於王焰君的問題,張露希只能以點頭回答,放眼望去,眼前的香港和宣傳上的香港一點也不一樣,一片灰茫茫的,遍佈灰塵,抬頭也看不到一丁點藍天,這真是她熟悉的香港嗎?也難怪以前每一次她提出,要直搗黃龍,把香港解放陣線連根拔起時,都會被否決。

  「早在二十年前已經是這樣,因為大陸的廢氣飄到來香港,這樣的環境根本不可能住人,所以香港管理公司才把所有人都安置到商場都市。這秘密只有極小數高層來知道。」

  「不對,我曾經去過維多利亞公園,也到過舊旺角區,那裡應該是露天的。」

  「是嗎?妳看一下。」



  順著王焰君的手指,張露希看到,本應是露天的維多利亞公園,其實上面有一個超大型的天幕蓋著。

  「從裡面看,天幕會顯示出一個虛擬的藍天白雲。」

  「所以,一切都是假的嗎?」

  王焰君不置可否。

  隨著眾人走,張露希來到『香港解放陣線』的基地。說是基地好像誇張了一點,因為事實上那只是一條村子,四處還可見到小孩子在嬉。由於有大量的樹林保護,這裡的空氣好得多,終於可以脫掉防毒面具。



  來到基地的第一件事,是去面見香港解放陣線的領導人。由王焰君帶著張露希和一眾剛被人從監獄救出來的人,走到村子盡頭的房間,房間內坐著的就是香港解放陣線的領導人周家宜。

  「沒想到竟然是張露希,真是太好了。」周家宜握著張露希的手說。

  「我不知道能夠做到什麼,但我會盡力的。」

  「妳的加入比任何人都更加鼓舞我們,讓我們再次確道香港管理公司的邪惡,連她這樣的人才也留不住。」之後,周家宜一把就抱著卡奈:「妳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看到堂堂領導人逐一抱著被人從監獄救出來的戰友,到最後還關心剛剛完成任務的王焰君等人。張露希終於明白她為什麼是領導人了。一直以來,張露希都很難想像,名字這麼有家的感覺的人會是恐怖組織的頁頭領。但實際見面就明白,她非常有威嚴,也關心下屬,處事公正,和張露希以前的上官陳總裁相比毫不遜色。

  她手下有不少得力助手,像是何智全和王焰君,還有電腦專家卡奈和負責戰略制定的阿妮塔等,所以一直以來香港解放陣線都是香港商場管理有限公司的最大威脅。

  跟著輪到參觀這條小村,同時也要為張露希找間住所。根據王焰君的說法,這裡原本是一條原住民村落,曾有一段時間受到包括開發商的破壞和村民不自律,而導致環境非常差,尤其是河流污染嚴重。大約在三十年前,有一個村長銳意改革,從團結村民清理河流,到阻止發展商開發等,終於令這區再次回復生機。而那人,正是周家宜的祖父。



  之後,當商場都市興起,村子改為自給自足。從使用水力及風力發電,自己耕作打魚,到植樹保護空氣等,維持了一個不靠政府的地方,保住了反抗政府的命脈。

  「不過,就算有郊野公園的樹林在,也很快支持不住了。」王焰君說,並讓張露希看了一個剛被砍下,早已枯萎的樹的切口。

  「妳看,最近年的樹輪越來越密,這是樹木快速生長的證據。」

  「這不好嗎?」

  「這個情況不好。」卡奈說,「因為空氣的二氧化碳過來,令樹木生產過多能量和營養,從而令生長加快。但生長過快的樹木,壽命相對會減少。大陸如果繼續污染下去,終有一天會再也無法走回頭。」

  聽著卡奈和王焰君的話,張露希的腦海閃過一個想法,但卻又抓不到。這要過了兩天她才想到:

  「對了。香港商場管理有限公司不是一直宣傳說,所有商場都市都是用太陽能的?如果空氣污染這麼嚴重,那怎可能使用太陽能?」



  「妳說得對,所以會有什麼可能?」

  「會不會是大陸控電給商場都市?」王焰君問。

  「又或者是香港有自己的發電設施?」

  「不可能,」張露希搖頭說,「當年為了標榜太陽能發電,可是把所有發電廠連電力公司都拆了。」

  「但也可能只是欺騙世人,實際在別的地方建了新的發電廠?」

  「也許,」周家宜頓了頓,轉頭問另一個女子,「阿妮塔,妳能不能調查一下?」

  「好的,沒問題。」

  「妳可以帶卡奈去。」說著周家宜和阿妮塔望向卡奈‧沙曼,她點了點頭。



  「我可以再帶上張露希嗎?」

  突然被人點名,然後成為眾人焦點,張露希不太習慣。她以前一直是那種接受命令,再去執行的人。現在卻竟然要她選舉,一時之間有點不知所措。見眾人望著自己,等待答覆,便先點頭再說。

  「好,那妳們小心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