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張露希是精英中的精英。自小已就讀名校,然後進入國內知名大學就讀,畢業後回港加入香港商場管理有限公司,並以27歲之齡成為最年輕的副總裁。

  她父親只是一個小小的保安員,母親是辦公室的秘書,兩人都沒什麼特別,而且是年老得女,所以他們把希望寄託在唯一的女兒身上,也所以,她的名字會叫希,希望的意思。從小到大,她一直都被教導要聽話,要循規蹈矩,這樣一步一步,就可以爬上人生的高位。他倆親眼看著自己的女兒成為副總裁,最後含笑而終。

  一路走來人生順風順水,接下來的未來也應該是這樣吧。畢竟,她已步上平穩之路。之後再買屋、再找個老公結婚生子,一直到走完人生的旅程,再回望自己的一生,平淡得讓人想笑。她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加入恐怖組織。不知道如果父母還建在,他們會說什麼?

  看到王焰君轉彎,而不是直往出口走,張露希略感好奇。

  「不,我們是要去救人。」



  「救人?」

  王焰君沒有回答,而停在其中一個牢房前。張露希一看,卻看到一個印度人。

  「卡奈‧沙曼?」

  「妳終於來了嗎?」卡奈留意到王焰君身後的張露希,「喔,還真是稀客呢。」

  「原來如此,」張露希點了點頭,「原來她不是小人物。」



  「嘿,她可是我們的電腦專家。」

 
  除了卡奈,三人還救走了其他被捕的恐怖份子,再和和男子監獄的人會合。花的時間比王焰君想像的多,來到監獄外果然已被人重重包圍著。超過二十名全副武裝的保安,身上穿上Suit,手持Suit變化出來的武器,而領軍的正是朱經理。

  「束手就擒吧,恐怖份子。」

  「那個就是保安部的朱經理?果然和豬沒分別呢,妳看他的身形。」王焰君對卡奈說,卡奈立即捧腹大笑。雖然張露希也覺得王焰君說得對,但她可不會笑。朱經理的樣子和好色程度都和細野不二彥筆下的猿飛肉丸有得比,所以才被人叫作『肉丸』,人是很胖,但一點也不慢。

  「給妳一個機會報仇,想不想?」王焰君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支鐵棒,交給張露希。張露希揚一揚眉,抄過鐵棒,然後手舉到水平位置,側著身子,以鐵棒指著朱經理。朱經理抬起一邊眉頭:



  「妳已經無路可逃,還來挑釁?」

  「我死也會帶你一起走的。」張露希冷冷的說,全身放鬆,好像滿是破綻似的。

  「我才不會讓妳稱心如意!」

  朱經理一舉手,他身邊的保安立即舉起槍械。

  「砰!」

  正當張露希以為自己會被打成蜂巢時,爆炸卻在保安的身邊發生,王焰君的同伴掩殺而至。他們早已潛伏在附近,伺機而動。

  「你們真慢啊。」



  「抱歉抱歉,」為首的男子道歉,但語氣卻沒絲毫的內疚,「剛剛看到好戲,不禁等了一下。」

  「現在這才叫好戲啊。」王焰君笑說,她指的是張露希。

  乘著爆炸,趁朱經理驚惶失措的一刻,張露希衝上去,以鐵棒直刺向朱經理,把他打得手忙腳亂,手腳也打中了好幾下,要不是有Suit保護,他已經變成廢人。

  朱經理用自豪的身法和Suit的能力拉開距離,環顧四周,保安正在和恐怖份子交手。雖然保安人數上有優勢,但剛才的爆炸讓他們都受了傷,現在反而處於下風。現在只有先制住眼前人,再拖到增援來吧。朱經理一咬牙,撲上去。張露希卻還是維持最初那個,以鐵棒指著自己的姿態。

  當朱經理衝過去,想要撥開鐵棒時,卻發現自己撥了個空,同一時間,臉部已吃了一記攻擊;但當他想繞開鐵棒時,不知為何鐵棒總會在眼前出現;就算他想用身法,加上suit的力量來突破,還是會被鐵棒擊中,而且每每打在身體最脆弱的部份,例如關節或臉部。就算suit會卸掉大部份的力,還是痛得朱經理哇哇叫。

  「還真厲害呢……,就是這招讓輸到再也不想見到她?」為首的男子問。

  「我才沒輸,只是未贏過她。」王焰君不服氣的說。

  「不也一樣?」



  「才不。只能說我很厲害。不信你自己試試,保證你過不了三十招。」

  「真的假的?」

  「別看她的姿勢奇奇怪懿,那是西班牙的古武術流。你知道西班牙在中世紀是西歐最前線,曾被伊斯蘭世界統治數百年?所謂的古武術流,就是集西方中世紀及伊斯蘭世界的武術精華,堪稱中世紀最強武術。而張露希她,可是憑重現失傳已久的武術,而得到高鐵城的陳兆強總裁賞識,才能爬到副總裁的位置。」

  雖然早知道,但大部份保安還是第一次看到張露希出手。堂堂保安部的經理,被一個連suit也沒穿的人打到落花流水,足以令他們幾乎戰意全失。

  「氣消了嗎?」當朱經理倒地不起,臉部腫得和豬頭沒分別時,王焰君走過去問。張露希只聳聳肩,把早已破爛不堪的鐵棒丟掉,走上前問:

  「剛剛在監獄,是你讓人來殺我吧。」

  朱經理惶恐的點點頭。



  「是誰叫你做的?是李曉華嗎?」

  「不,是陳總裁。」

  「是他嗎?」聽到這個答案,張露希還是掩不住,有點落寞,「那叫他自己來吧,如果他想要我的命的話。」

  留下這句話,張露希跟隨著王焰君,從另一邊的秘道逃離商場都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