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夜》

第十三章:她的短髮

ocoh說:「喜歡短髮女生,我的小說裡出現過不少這樣的人物,如阿妍、阿九、麥慧晶。她們狠下決心剪掉長髮,短髮予人爽朗的感覺,格外注目,代表一種獨有的個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捧著小天找來的浴巾和睡衣褲回到三樓,我們聊上十分鐘,感覺愉快輕鬆。我想起在地球有過的生活,常常有認識新朋友的機會,但投契的不算多。活在世上,有一個放不下的遺憾,酒肉朋友太多,知己兄弟太少。

我是否想多了?



身後傳來一陣模糊的腳步聲,從遠到近,聲音漸漸增大,我站在308號房的門前,自然地提高警覺,沒有立即開門。聲音使我不自覺的停步,我竟然對來者有所期待,將會現身的人物到底是小天還是別人呢?

「你是誰?」傳來一把年輕男人的聲音。

聲音從背後傳來,彷彿直接敲打在我的背上,我保證自己記得這把聲音,只是料不到會在這個地方遇上他,這意外的情景立即搖動了我的部分想法。

一轉身,剛才的想法卻一掃而空,眼前出現了一個高大的陌生男人。我仔細的打量了他一遍,這個人身穿整齊的衣服,包括灰色的長袖恤衫、黑色的修身長褲、一雙復古的綠色皮鞋。他長得高大,但略嫌瘦削,而且臉色蒼白,這的確是黑暗城人的表面特徵。

單從聲音來判斷,我會以為他是我認識的那個人,當看到真實的模樣後,我可以肯定我們不曾有過一面之緣。



「你好,我是葉琦。」我先用假名作自我保護。

「你好,我是阿政,最喜歡閱讀。」此時,我注意到他帶著一本書,大小如一般的筆記本,書的名字卻悄悄的躲起來,被他的手背阻擋著。

「閱讀?這使我想起一個朋友,他跟你有相近的愛好。」初次見面的兩人,第一個話題就是沉悶的閱讀,打開話匣子從來不容易。

披著一頭長髮的阿政說:「是嗎?現代人都不喜歡閱讀了,大家都沉迷和追求刺激的感覺,要他們呆在床上閱讀的難度很大啊。」看起來,他又認真、又執著,是個不好惹的傢伙。

「哈哈,我也是這種人,不太喜歡看書。」我試圖以笑聲緩和嚴肅的氣氛。



「我想認識你的朋友,他可能也是個有趣的人。」他帶著銳利的眼神說話,不是順帶一提,不是開玩笑,我確信他是認真的。

我推說:「其實,他只是個怪人罷了。」說實話,我那有能耐促使兩個世界的人結為朋友呢,他們根本不可能遇上對方。

「怎麼這樣說?」阿政追問,他的固執來得不明不白。

「別人都不愛書本,他卻埋頭苦幹,除了看書,還會花時間來寫小說,這樣的人不是很奇怪嗎?」我坦白想法。

阿政輕皺眉頭:「千萬不要這樣想,他只是實踐心裡的想法,不隨波逐流,這種人其實很難得、很了不起,你應該珍惜這個朋友,尊重他的想法,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思想,也值得尊重,你也不會希望別人批評自己的喜好,對嗎?」

眼前的這個人話很多,卻不是全無道理,我點頭回應:「說的也是,他雖然個性古怪,但的確是個善良的人。」

阿政走前數步,然後回望我。

「葉琦,我要回到自己的房間了,就在走廊盡頭的314號房。希望我們可以再見,記著我的名字是『阿政』便可以了。」



「沒問題,阿政,我會記得你。」

這個人的聲音使我想起奧治,語氣和舉止也很相似,但長相大有不同,他是個帥氣男子,散發出一股獨特的魅力和神秘感。短暫的相處足夠使我相信他學識豐富,他溫文爾雅,談吐和想法都很迷人。回到那個世界後,我要花些時間鑽研一下奧治的小說,或許會有另一番體會,或許會想起阿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別過阿政,回過神來,我立即用通行卡進入自己的房間,第一個目光落在睡床上,張小夜不在,她還在洗澡,女生一般會花半個到一個小時在這種事情上,甚至是花更多的時間,這是她們悠閒的一種。趁著這個空檔,我馬上換上小天交給我的睡衣褲,又有了新發現,原來所謂的男女裝差別不大,極其量是尺碼不同,款式看上去是沒兩樣的。

換好衣服後,我輕閉雙眼,軟弱無力的躺下來。在看不見任何影像的一瞬間,我竟然分不清真實與虛幻,熟悉的地球與陌生的黑暗城,到底那一個才是真實世界呢?

或許,兩個都是假的。

回想醒來後發生的一切,輕輕揉眼,又給自己的肩膀按摩,舒緩一下身上的疲勞。老實說,葉琦的確很瘦,身上的肌肉和贅肉都不多,我有必要懷疑這是一副患有厭食症的身體,就算不曾吃過東西,我也沒有肚餓的感覺,這表示葉琦在平日吃的分量根本不多,難怪他這麼瘦弱。

「待張小夜洗好澡,我們應該好好休息一下,讓身體作好準備,迎接明天的旅程……」心裡想著這個事情,為明天而期待,為結果而擔心,迷迷糊糊的,不由自主的,我再次昏睡過去。



不論靈魂或身體,都需要休息和睡眠,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葉琦……葉琦……」她喚著那個人的名字,我隱隱約約的聽見,卻不願意就此醒過來,我在賭氣。

張小夜發現自己喊錯了,連忙改口,這一次喊對了名字:「家豪……家豪……在嗎?」我記得這把曾經屬於依婷的聲音,這一夜,它屬於張小夜。

「在啊,你需要浴巾和替換的衣服嗎?」我向廁所那方喊道。

「對啊,你很機靈,辛苦你了。」阻隔著我們的木門使聲音薄弱,但她的讚許依然傳遞成功,我喜笑顏開。

「還有牙刷,我也有拿回來。」享受著讚許,有賺取更多稱讚的渴望,所以我故意提到牙刷,就像喜歡引起大人們注意的小孩子,我們都討厭被忽略的感覺。

張小夜語氣驚嘆,大聲說:「噢,是我大意了,竟然想不起牙刷這麼重要的東西。」

我心裡暗道:「不要緊,我早就為你準備妥當。」



每個人都有粗心大意的時候,就算是給人聰慧感覺的張小夜也不例外。牙刷是現代人類生活的必需品,刷牙成為我們從小養成的老習慣,又是起床後和睡覺前的指定動作。

回到具有莫大安全感的棲身之所,讓緊繃的身心放鬆下來,暫時擱下過度在意的事情,享受難得奏起的慢板音樂,當作洗滌心靈的河流。

房間裡有放音樂嗎?

沒有、沒有。

我只是想起在地球聽過的爵士樂,單是旋律已經使人陶醉。爵士樂源於黑人、貧窮和自由幾種元素,吸引人之處莫過於它所投射出來的熱情,隱約表達了創作者的解放意識。

假如在想象音樂的人是張小夜,我猜她只會想起葉琦所唱的《回到過去》,我的評語是不堪入耳。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回來啦,害你等待這麼久,已經睡著了嗎?」又是張小夜的聲音。



「嗯,差不多進入了熟睡狀態。」

我緩緩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她,她的臉龐逐漸清晰起來,看到的依然是張小夜的輪廓,稍為看清楚一點又覺得有些不協調,感覺沒有先前般陰沉,多了幾分活潑,整個造型煥然一新。

我揉揉眼,不確定的說:「難道……你不是張小夜嗎?」

「我當然是,你在開玩笑嗎?」她目不轉睛的看著我,我滑稽的表情使她啼笑皆非。

我說出心裡懷疑:「怎麼你的樣子改變了?」

張小夜笑說:「哦,原來你在說這個,你很遲鈍呢,這只是髮型的問題啊。」

這一句使我恍然大悟,如張小夜所言,不協調的地方就是她的髮型。洗澡過後,她回到我的眼前,突然化身成一個短髮女生,引起思想裡的矛盾和衝突,我甚至懷疑這根本不是她。

短髮的她看起來是年輕了、爽朗了,這是不錯的改變,但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頭髮這東西真不好理解。

「你怎麼突然剪掉長髮?」我明白這個問題十分愚蠢,很不合理,但非說不可。

張小夜笑說:「原來你是個天生的笨蛋,那只是一個極為逼真的假髮,料不到可以輕易騙過你。」也料不到我的笨拙真的逗笑了她。

「哎呀,真的嚇倒我……我以為你是長髮的,怎會一下子想到那是假髮呢,我覺得自己很無辜啊。」說後,我隨即拍打自己的臉頰,清醒頭腦。

豁然開朗的張小夜告誡我:「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女生,說話可以是假的,頭髮可以是假的,什麼都可以是假的。」這種話出自她的嘴裡,我心悅誠服。

「對啦,她們的身材和樣貌也可以是假的。」我在說話的同時猛力點頭,彷彿在附和她的想法。

「你喜歡長髮還是短髮的女生多一點?」這可是一個糾纏男生們一輩子的問題啊。

「短髮,很酷,很有型啊!」我不假思索。

張小夜抿嘴說:「葉琦只喜歡長髮,所以多年以來我都是長髮的。在他離家後,我才決心改變髮型,但又害怕他發現後會不高興,於是買了幾個假髮來配戴。」

「是從那裡來的決心?」

「小時候,父母都堅持女生要留長髮,後來認識了葉琦,他同樣對長髮情有獨鍾,我愛上了他,唯有保留長髮的造型,迫不得已。已經……這麼多年了,我希望嘗嘗新鮮和自由的感覺,誰也渴望擁有偶爾的任性,對嗎?是嗎?」她有點像在感懷身世,偷偷尋求我的認同。

我換個輕鬆的語氣說:「哈哈,我也要買個假髮來偽裝長髮男了。」這當然是個讓氣氛變得更愉快的玩笑。

「怎麼會有這個想法?」兒戲的玩笑意外地引起張小夜的好奇。

我隨便編個藉口:「因為不曾嘗過長髮的滋味,渴望試一次,但真正的長髮似乎不容易打理,所以假髮會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選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到那笑瞇瞇的眼神、開朗的笑容,我知道她滿意這個回應。

短髮的張小夜使人眼前一亮,除掉假髮後的真髮是淺淺的咖啡色染髮,讓髮型更具層次感,配合白皙的膚色,有著圓潤的感覺,她的眼睛也頓時明亮起來,短髮把她整個氣場都改變過來。

沒有多餘的羈絆,簡潔而清爽。

我把許多的讚美埋藏心裡,沒幾句就結束了關於髮型的話題,我知道我們都累了、睏了,不要想太多、聊太多,要馬上享受珍貴的休息時間,在合適的時候做合適的事情。

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我們同睡一張陌生的睡床,關掉燈光的感覺很舒服,黑暗城裡面還有黑暗,我們有默契的背靠背。假如身邊的人不是張小夜,我或許會有擁抱她的衝動,但她就是張小夜,是千真萬確的她,使我的內心產生出一種不敢冒犯的自我抑制。

她是堅貞不移的張小夜。

由於葉琦身體虛弱,沒多久我就睡著了,心裡期待著新一天的到來,由張小夜負責駕車前往葉琦家,先取得重要的補充墨水,再啟動神奇的鋼筆法寶,最後把葉琦的靈魂換回來。我最為好奇的是的鋼筆的真正用法,可以是簡單的在筆記本上寫幾隻字,又可以是在空氣中畫幾個圈,她會懂的。

事情不明朗,答案未浮現,想法總是天馬行空、自由自在,我也有過在天上飛的渴望,偶爾的任性在我想象的海面上盤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