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崎-
 
 
 
 
 
  來到案發現場,小崎在走廊已經嗅到一陣很濃烈的藥水味,令她有點眩暈的感覺。她摀住鼻子和嘴巴,憋著氣跑進其中一個門被打開了的單位,發現了一具抱著肚子面容扭動的男性躺在地上,小崎輕輕按下他的頸動脈,証實他已經死去了。小崎拿出手槍四處調查,眼前的景象讓她差點大量吸進令人眩暈的奇怪氣體,一名男子竟然被關在一個魚缸裡,單靠著一支隨處可見的膠飲管來維持生命,還不止,小崎認得這個男人就是鬧得滿城風雨的縱火狂。
 
 


 
  她確定萊德一定曾經來過這裡,而且還把變態女殺手帶走了,或許連藍稜也一樣。於是她立刻離開該大廈,致電回警處說已經找到縱火狂了,但小崎的目標並不是他,而是萊德!
 
 
 
 
 
 
 
 


 
 
-藍稜&橘子&萊德-
 
 
 
 
 
 
 


  萊德閉上眼睛,專注地感受腦海浮現出來的畫面,這些畫面正是橘子腦內的世界。而且他不止能夠窺探別人的大腦,還能夠用面前的電腦加以控制,包捨修改別人的記憶,加插一些從沒發生過的事,還可以任意將別人的人格抽走,剩下一個空洞洞的軀殼。
 
 
 
  腦海出現的是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萊德控制自己的意識慢慢向前邁進,四周都充滿著濃烈的血腥味,一不小心就會便血腥味嗆到,腳下踏的每一步都黏稠稠的血跡和肉塊,真像走進一條人類的大腸啊~
 
 
 
  萊德嘴角上揚手指飛舞,四周的血腥味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樣好多了。於是他繼續前行,首先出現的是一個赤裸的中年男人,他的下半身在扭動著,發出了淫穢的啪啪聲,他醜陋的陽具正在抽插的,是一個少女的下半身,腰部以上的身體完全不見了,大腸跟其他內臟散落一地,子宮更暴露在外面,還清楚看見陽具每一下刺進都令子宮變形。萊德皺了一下眉頭,難道構成現冷血無情的橘子,是因為小時候被侵犯過慘痛回憶所致?哈哈哈~真是有夠大眾化的原因啊。
 
 
  上半身之所以不見了,是因為不想提起這段回憶吧?!那麼幫妳一下好了~萊德再次輸入指令,少女的上半身即時回復原狀,果然正是小孩時期的橘子,她開始激烈掙扎,眼睛發出哀求的眼神,而那中年男人竟然變得更加興奮了,加強了抽送的力度。
  
 
 


 
 
 
 
 
  哈哈~幹了好事的心情特別好,萊德繼續前進,場境變成了孤兒院,橘子正是被欺負的對象,每天都被困在廁所,還被其他小孩拳打腳踢,想不到小時候橘子只是個膽小鬼。可是萊德發現影像好像有點奇怪,怎麼好像有部分情節被刪減了呢?每次橘子被拖進廁所,或是被施以暴力對待時,畫面總是突然快速飛進,然後停頓在被欺負完之後的畫面。
 
 
  呵呵呵~大概是因為過度忍受被其他人欺凌,心裡一直只想著快點結束!快點結束來撐過每一次的被欺負吧?!才不會讓妳得逞呢~這種有趣的場面要慢慢感受一下才是嘛。於是萊德將已刪除和快速飛進的情節減慢了,還加倍了負能量的輸出,意思是除了受苦的時候變長了,而且每一拳打在身上都特別深刻,令這段回憶永世難忘!哈哈哈不錯吧~
 
 
 
 
 
 


  一直向前行,萊德被一幅又高又厚的牆阻擋住前進了,喲呵!他不禁高呼起來,原因阻擋在眼前的一幅用屍塊堆砌而成的牆,屍體大多都被分成幾十件,不認真細看根本難以分辨是人體的那個部位,屍塊與屍塊之間的隙縫就用半凝結的血漿封起來,真是有心思的人體建築啊~萊德心裡讚嘆。一直沿著牆邊走,發現四面都被屍塊牆圍起來了。
 
 
 
       原來如此,橘子是想借助殺人的快感來築起城牆,封印自己慘痛的回憶。
 
 
 
 
 
 
 
  這種行為當然不被萊德批准了,於是萊德輸入指令,將屍牆破壞!不消一會,屍體連接著的地方開始出現裂痕,然後部分殘肢因鬆脫掉在地上了,牆壁出現缺口,再也承受不住重量令屍牆快速倒塌,一塊塊已經腐爛的肉塊從不停地掉下來,屍牆開始逐漸潰爛,萊德相信只要四面圍牆完全消失,就足以令橘子的整個人格都崩壞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點快點快點!!」萊德興奮地踹向屍牆,不斷有屍塊掉在他的頭上。
 
 
 
 
 
 
 
  可是萊德漸漸發現不對勁了,怎麼掉下來的屍牆又再重新建築起來呢?而且還比上一道牆更厚,連些微的缺口也無法找得到。可惡啊!到底是誰在這裡搞鬼,難道橘子的腦海裡還住著另一個人嗎?
 


 
 
 
 
 
 
       「別再破壞了,這牆是我建造的,用來保護橘子免受回憶所困。」一道男孩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來。
 
 
 
           「是誰?!」萊德第一次看見竟然有人住在別人的大腦裡。
 
 
 
                  「我...叫藍斯!」
 
 
 
 
 
 
 
 
 
 
 
 
  「這孩子到底是什麼回事?!竟然出現在別人的腦裡,還敢反抗我,真無禮啊!」萊德錯愕,但除了用自己發明的儀器之外,照道理別人是無法進入大腦的。
 
 
 
 
 
 
 
  萊德也有遇過一些保護意識力特別強的人,在大腦裡反抗萊德的入侵,但每次都是用大腦主人的形象出現的,始終只有自己才是最懂得保護自己的人。倒是沒有試過在大腦裡出現另一個人呢,難道...這個變態殺手橘子,腦裡一直覺得,最能夠保護自己的,就是眼前這個男孩?
 
 
 
 
 
 
  「沒可能!他在橘子記憶中有出現過嗎?」萊德四處張望,橘子的回憶就只有自己被欺負和強姦的慘痛經歷,而這個男孩從來沒有出來營救過,一次也沒有!萊德快速地翻閱橘子的所有記憶,在橘子的腦內環視四周。最後,在萊德的腳底下,找到了一個奇怪的畫面。畫面被橘子收藏在腦袋的最深處,是從不會拿出來回憶的記憶...
 
 
 
 
 
 
               但同時也是保存得最鮮明的記憶...
 
 
 
              就像是寶藏一樣,珍重地埋在腦袋深處。
 
 
 
 
 
 
 
 
 
  萊德蹲在地上,探視著腳底下的畫面,畫面是一個設施簡陋,而且有一點髒的公共浴室,牆上勾著每條都寫上名字的毛巾,而下方則是放滿了牙刷和梳子,應該是孤兒院的浴室吧?!而浴室瀰漫著熱騰騰的蒸氣,橘子正站在其中一個花灑下,任由熱水打在自己的身體上,橘子的臉頰因水溫而微微泛起紅霞,雖然沒有展露笑容,但不難看出是幸福的表情。熱水打在橘子的身上,清洗黏在身上已經乾涸的血跡,而背對著她,有一個男孩正蹲在浴室的去水位,專注地令屍體消聲匿跡。
 
 
 
 
 
 
 
            而這個男孩,正是出現在眼前的藍斯!
 
 
           「這、這就是橘子最珍貴的記憶嗎?」萊德難以置信。
 
 
 
 
 
 
 
 
 
 
 
  「但,我是這裡的神啊!而你只是一個低微的回憶,只要我動一動手指,就能輕鬆將你?掉!」萊德獰笑,現實中的他也一樣,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起來。
 
 
「記憶可不是你隨意說消除就消除的!」藍斯接近。
 
 
  「哈哈哈哈哈!!你能幹什麼?!反抗啊!有本事就來阻止我!!」萊德平擺雙手,一副自以為是神的樣子。
 
 
「嗚...」藍斯蹲在地上,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的身體忽明忽暗地閃爍,快要被萊德消除了。
 
 
  「從來沒有人可以在腦裡阻止我作任何事的,你也一樣!」萊德大吼,在辦公室內的他也激動得同樣大叫,他跑上去一腳踹在藍斯的臉上。
 
 
 
 
 
 
 
 
 
  「可是...我可以啊........」藍稜從昏迷裡醒過來,竭力地爬到萊德的辦公桌面前,用盡最大的努力將電腦的電線拔除。
 
 
 
 
 
 
 
  藍稜在昏迷期間,一直跟橘子的腦部連接著,他看見橘子小時候的經歷,感受到她的遭遇。雖然被她奪去性命的人不計其數,或許萊德能夠消滅這個殺人兇手的人格,令她失去所有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誰是正義、誰是邪惡藍稜自己也分不清楚。但、但藍稜知道,隨意奪取別人珍貴的回憶,就是錯誤。
 
 
 
 
 
          「抱、抱歉了,或許我會嘗試跟活的青蛙交談吧...」藍稜跟萊德承諾。
 
 
 
 
 
 
 
 
 
 
 
 
 
  「消失!消失!消失!消失!消失!消失!消失!消失!消失!消失!」萊德瘋狂地踢著蜷縮在地上的藍斯,突然踢了個空,自己差點失平衡仆倒。
 
 
「?!」藍斯站了起來,感覺舒暢多了。
 
 
  「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你還不給我消失?!」萊德向藍斯撲了過去,可是藍斯就像煙霧一樣穿透過去,是指令出了什麼問題嗎?沒可能的。萊德手指大力地敲打鍵盤。
 
 
 
 
 
  
 
  「肆無忌憚地偷窺女孩子的秘密,不是紳士的行為喔~」是橘子的聲音。
 
 
「吓?為什麼?為什麼?」萊德四處張望,卻不見橘子的身影。
 
 
  「呵呵呵~~~要罰囉~」橘子的笑聲刺耳得像在鋼弘上拉鋸的聲音,四面的屍牆突然波動起來。
 
 
「是、是地震嗎?」萊德失足跌倒在地,屍牆上的肉塊像有生命般重新堆砌起來,隨著橘子的笑聲而塑造出一個巨大的人形。
 
 
 
 
 
 
       而出現在萊德面前的巨人,正是腦袋的主人!橘子!
 
 
 
 
 
 
 
 
 
 
 
「別、別過來!!!」萊德站了起來,可是巨型的橘子每走一步,地面都像要顛覆了一樣,令他蹌踉地逃跑。
 
 
  「嗚啊!」萊德想要拚命張開眼睛,可是他做不到,輸入的指令完全無效。
 
 
 
 
 
 
「抓到你了~~~」橘子手掌一拍,便將萊德像蚊子一樣壓倒在地上。
 
 
  「放開我!!放開我!!」萊德掙扎。
 
 
「拜託你了。」橘子對著藍斯微笑。
 
 
「嗯~」藍斯點了點頭,替橘子解決屍體是他最樂意做的事了。
 
 
 
  首先是總會亂動的右手,藍斯抓住萊德的右手,猛力一扭,骨折清脆得宛如樹枝折斷的聲音。接著是雙腳,為了防止萊德在掙扎時令自己受傷,藍斯抬起了他的腰部,往盤骨的位置一抽一扯,萊德的雙腳頓時軟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最後是肋骨,是麻煩的部分,會阻礙到將骨肉攪碎的過程,所以要在分屍前將它們全數折斷,藍斯雙手按著萊德的左胸,使勁地按,一瞬間萊德體內傳出啪喇啪喇的骨頭折斷聲,斷掉的肋骨刺穿內臟,萊德吐了幾口鮮血。
 
 
           一連串的分屍程序,由肢解到分割成一小塊,最後將肉塊逐一溶解,變成一灘血水。整個過程中萊德都沒有醒過來,現實中的他正昏倒在椅子上,無意識地抽搐著。
 
 
 
 
 
 
 
 
  橘子慢慢地張開眼睛,擦拭嘴角的口水,打著呵欠伸一伸懶腰。她睡眼惺忪地環視四周,這裡是什麼地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可是剛才睡得好甜喔,還發了一個好夢呢~所以就不用太計較了啦。
 
 
  橘子跳下床,望望昏迷在椅子上的萊德,和又再陷入昏迷的藍稜。她笑笑,可是卻不打算理會他們「今天是不適合殺人的好日子呢~」,慢慢離開辦公室。
 
 
 
 
 
 
 
 
 
  十分鐘後,小崎拿著手槍破門而入,將躺在地上的藍稜扶起,她看見萊德面容扭曲,身體不時抽搐,頭上還戴著一個連接別人腦海的儀器,但在手術床上卻空無一人。小崎知道這個位置原本是躺著那冷血兇手。可是到底剛才發生什麼事呢?大概要等萊德清醒過來吧。
 
 
 
 
 
 
  藍稜只是昏睡了半天,在醫院裡檢查過沒有大礙,落一份簡單的口供就離開了,小崎沒有追問他有關兇手的事情,她覺得沒必要再將這個男孩捲入事件,找出兇手是警察的責任吧。而萊德,足足在醫院昏迷了兩個星期,終於等到他清醒過來,小崎便到他的病房裡,查問他當天在辦公室的經過。
 
 
 
 
 
 
 
  「好可怕喔~巨人!是巨人呢!!之後轟隆轟隆地跑啊跑~砰砰砰一聲,那個嘻嘻、嘻嘻,對!那個男孩也追過來了,他嗶嗶嗶嗶地把我分開了!積木~砌積木!」
 
 
 
 
 
 
 
 
 
一星期後:
 
 
 
-藍稜-
 
 
 
  「我、我絕對不會交租的!」藍稜歇斯底里地吼,額頭上的青筋都被他吼出來了。
 
 
「但之前不是說好的,每個月要準時交租啊!」把倉庫租出去讓藍稜當作住宅用的,是一名年過四十的大嬸,她被藍稜吼得有點害怕了。
 
 
  「我把錢都用來買蛙蚪了!!!」藍稜吼得理直氣壯,就像沒交租才是對的一樣。
 
 
「瓜豆?什麼瓜豆?」大嬸。
 
 
  「牠是我買回來的青蛙,是我的朋友啦!妳要我跟蛙蚪無家可歸嗎?!!」藍稜吼到眼眶開始紅起來了,還不時指著家裡的瓜豆?蛙蚪?。
 
 
「我不管你的是瓜豆還是青瓜!下個月記得要補回這個月的啊...」真是倒楣,竟然遇到神經病了,大嬸只好離開。
 
 
 
 
 
 
  「呼呼...」藍稜喘息著,終於靠自己的力量守護到身邊的朋友了,讓他覺得好高興。他關上門,走到房間裡唯一的木桌子旁,彎低腰看著那個半圓形的小玻璃缸,裡面養著一隻名叫「蛙蚪」的青蛙,是藍稜用整個月的房租買回來的。
 
 
  名字的由來呢?藍稜覺得由蝌蚪變成青蛙,在字面上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同一種類的生物,所以就硬是將蚪這個字放進蛙裡,結果叫起來還滿順耳的。
 
 
  藍稜有寫信介紹他的新朋友讓母親認識,而且他也找到工作了,就是擦拭在工廠區內把被人胡亂塗鴉的牆壁。這份不用太接觸其他人,而且還可以在灰塵紛飛的環境下工作,令藍稜每天都覺得很暢快。
 
 
   每天回家後他都會跟蛙蚪聊天,而蛙蚪也心總是懂性地「呱」一聲給予回應,藍稜覺得好滿足呢~呱呱。
 
 
 
 
 
 
 
 
 
離開辦公室後:
 
-橘子-
 
 
 
 
 
 
  感覺還有點睏,橘子也不知道回家的路,只好一邊隨性地走著,累到就跑到別人的家睡,如果那家的主人回來了發現她,又或是被當場趕走的話,就繼續赤著腳走,她暫時不想殺人,因為不想打擾那個有點窩心的夢。途中遇到了不少有心人,讓橘子在家裡過夜,或是請她吃晚飯,橘子總是不懂說感謝的話,就在別人的飯桌上大快朵頤。但也有遇過不少對橘子身體動邪念的人,橘子就將他們摔過半死,如果是壞一點的,就摔到差一點點就死的程度吧,在遺忘那個夢之前,她還不想殺人,她覺得殺人之後,那個夢入面的屍牆又會被堆滿,把「他」遮蓋住。
 
 
 
 
  終於,花了一個星期的時候,終於讓她用走路的方式回到她的「家」,可是...家裡一片狼藉,被警察用膠帶封著,而且家裡的所有東西都被搬得一乾二淨,她的金魚...她的魔術師...全都不見了!
 
 
 
 
 
 「可惡啊,是那個叫小崎的臭八婆嗎?」自從在那個奇怪的辦公室醒來後,橘子的腦袋出現了很多奇怪的記憶。橘子未曾見過這個叫小崎的女人,可是卻知道小崎是想要追捕她的警察。
 
 
 
                橘子的腦袋,似乎跟藍稜雙方面接通了。
 
 
 
 
 
 
 
 
 
-萊德-
 
 
 
 
 
  萊德被醫生證實因受了太大刺激,而令精神錯亂了,現在就跟典型的神經病無疑。由於他的情況特殊,而且被警方定為高度危險人物,所以被送往一間正常人跟正常的精神病患者也沒有機會進去的精神醫院。
 
  萊德進去後,換上了病人專用的衣服,手腳都被綁起來了,脖頸戴著一個頸圈,能夠探測到脈博,當脈博頻率超出某個標準時,頸圈就會有幼小的針刺進病人的頸部注射麻醉藥。而萊德現在正被帶到跟這裡的主診醫生會面。
 
 
 
 
 
 
  「嗨~孩子,說出你的故事吧~」醫生盤起二郎腿,不停地抖腳,完全沒有醫生的形象。
 
 
「嘻嘻~老師早晨!!」萊德像小學生般敬禮。
 
 
  「喔!?原來是我的學生?」醫生揚起眉毛,伸手摸摸他的頭,然後用姆指往他的頸椎位置戳進去,萊德本能反應地頭部仰後,張開嘴巴。
 
 
「咳咳、咳咳咳...」襯著張開嘴巴,醫生將藥丸丟進萊德的口裡。
 
 
  「那天,我遇到一名擁有記憶分裂的男孩....」萊德像錄音機一樣,將之前發生過的事完整的講述出來。
 
 
「呵呵呵~好有趣,真是有趣的故事。」醫生輕輕拍掌,剛才萊德所說的分裂男孩和冷血殺人少女,他都想逐一跟他們會個面。
 
 
  「原來是、是Dr.Goth嗎?」萊德將整件事說完之後,彷彿變回正常人一樣,還認得眼前的人,正是他以前跟隨過的醫生,口中曾經比喻過,是熱衷將人類解剖來研究的生物學家。
 
 
「抱歉孩子~你的時間到了。」Goth 將姆指拔掉,萊德的眼神頓時間失去焦點。
 
  「嘻嘻嘻~~~巨人的積木~~~」萊德露齒而笑,回復失常的狀態。



(完)